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Q黑大》越過十年的思念 之三

 隔了一段時間,將第三篇黑大寫出來了(喂)
 
黑尾與大地雖然已經三十歲了,但黑尾在面對大地時總會回到高中的時光。
那時候很在意的心情,到三十歲的再會才搞清楚是喜歡的心情,回想起來才發現是初戀。
因此面對大地時,黑尾總會回到高中時代生澀的自己,越是想耍帥,越是顯得遜。
...我是這樣想的(你)
 
注意事項
§ 配對為HQ黑尾鉄朗 X 澤村大地
§ 年齡操作。三年級畢業後經過十三年,澤村大地與黑尾鉄朗皆為三十歲的上班族。
§ 前提為當年的春高沒有實現垃圾場的決戰
§ 黑尾很遜。
§ 會有四篇。本篇為第三篇。
 
 
■  ■  ■  ■  ■
 
  生日前夕,黑尾正式與澤村交往了,接下來兩人過著熱戀般的生活──黑尾很希望能如此敘述自己的生活。
 
  澤村的工作需要輪班,二十四小時作動的生產線需要機工人員的待機維護。雖然有專值夜班的同事,澤村偶爾在假日還是要值班。比如黑尾生日的禮拜天,澤村就在上班。
  小小的改變,出現在兩人的通訊方式上。
 
  『黑尾。』
  「喔。」
  在黑尾的提議下,原本互傳文字訊息,轉變為每天晚上固定時段通電話。黑尾原本擔心這樣會不會令澤村感到厭煩,澤村在電話中以愉快的笑聲說不會。
  對於這樣的進展,黑尾的內心感到滿足。
  當然,是就現階段而言。
 
  『我這禮拜週末兩天都休息,你有空嗎?』
  「有啊。」
  『那你想要去哪逛逛?我們一起去。』
  澤村在電話的另一頭詢問。不過對這個問題,黑尾沒有任何的想法。
 
  「我想一下。」
  當初答應北上的出差,單純只是想製造與澤村見面的機會。而且主要是來工作的,黑尾沒有想過要去哪裡玩。
 
  『久久你來這邊一趟,身為在地人沒有帶你去任何地方過意不去吧。再說......』
  短暫的停頓之後,從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深呼吸的聲音。
 
  『我們已經交往了。你生日那天我在上班,也沒有去哪裡晃晃...』
  是約會──黑尾這時才意識到這件事情。這個想法快速敲擊著黑尾的心臟,令黑尾手足無措。
  這會是兩人第二次見面,也是值得紀念的第一次約會。
 
  「呃...嗯...讓我想想。」
  黑尾趕緊思考有哪裡可以去。可是對仙台不夠了解,黑尾現在只能想到在車站裡畫著伊達政宗的觀光推廣海報。
 
  「......仙台城?」
  『仙台城遺跡啊...我記得仙台車站有循環觀光巴士會到,要查一下。』
  「...我只能想到這個而已,抱歉。」
  『哈哈,隱約感覺得出來。不用道歉啦,這算是個不錯的方向。其實我也沒去過,來計劃一下吧。』
  就這樣,星期六的會合地點定為仙台車站的正門大廳,至於行程,之後再說。
  互道晚安後,結束了今天的通話。
  黑尾上網看看仙台城遺跡有什麼可以玩的地方。查到那上面有一些商家可以逛,還有用仙台三大名產之一的毛豆所作成的鮮綠色甜點可以吃。
  對著網頁點來點去,還看到另外兩個名產──烤牛舌和牡蠣鍋──的店家。好像不錯,有機會來也試試看好了。
 
  「......嗯...」
  回想方才的對話,澤村好像有說週末兩天都休息吧,這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
  應該沒有吧。那傢伙只是隨口說出而已...應該吧...是要讓我有所期待嗎──黑尾不禁開始想,該不會要過夜吧。
 
  過夜就要做愛吧。
 
  「...嗚哇!」
  黑尾不禁在筆記型電腦前掩面大叫,捲起身軀躺倒在地上左右翻滾。
  約會那天是兩人開始交往的第一個禮拜,如果要過夜會不會太快。
  雖然認識很久了,來往較為密切也是這半年的事情,能算數嗎。
  也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黑尾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澤村僅僅一句『週末兩天都休息』還是讓他陷入猜測的混沌之中。
 
  「............」
  說到做愛,黑尾還不知道男人之間的性愛要怎麼做。
  雖然黑尾一直認為只要感覺對了,無論男女自己都可以擁抱對方,不過到目前為止的對象都是女性。
  自己與澤村雙方都是男性。就擁抱與被擁抱的位置來分,黑尾想要擁抱澤村。但是澤村的想法是如何,黑尾就不知道了。
  黑尾爬起身在電腦前坐好,在網路的搜尋列上打上自己想到關鍵字。
  任何的事情總要先做點功課,上場時才顯得帥氣──黑尾如此想著,並在網頁上點開自己蒐尋到的影片。
 
 
■  ■  ■  ■  ■
 
 
  「抱歉,等很久了嗎?」
  「沒有。剛到而已。」
  為了避免遲到,黑尾比約定的上午十點早二十分鐘到達仙台車站,澤村則是早三分鐘到,這就是在地人與外地人的差別吧。
  對於有沒有機會留宿,黑尾內心以『會留宿』作為前提出了這趟門。
  不過有所準備也很奇怪,所以黑尾什麼都沒帶,真的有必要去便利商店買留宿用品就好了。
 
  「今天的髮型也很厲害,遠遠就看到你了。」
  「嘻嘻,這是誇獎嗎?」
  「算是。」
  「算是...」
  「就是誇獎啦!」
  怎麼聽都不像是誇獎吧,黑尾露出苦笑,伸手順著立起來的頭髮。
  這髮型從小時候就是這樣,由於自己的髮質很硬,如果要改變這髮型會花上許多時間,不如維持它。
  黑尾曾經為髮型煩惱過,不過被朋友們認為很有個性,也有獨特的帥氣感。雖然會給形象添上幾分不正經,黑尾並不在意。
 
  「除了去仙台城遺跡之外,還想去哪?」
  「嗯...沒有特別的耶。不過上網有看到觀光巴士一日卷,只要搭三次就回本了,去一些景點還有優惠,看起來很划算。」
  「我也有看到那個,就買吧。」
  購買兩張循環觀光巴士的一日卷之後,兩人一同走出車站,加入等待巴士的隊伍中。
  隊伍排得頗長,因為是週末的關係吧,有些面孔明顯是外國的觀光客。
  黑尾和澤村搭上第二班巴士,選了後段的兩人座坐下。黑尾要澤村先入坐,而自己坐在靠走道的位置上。
  對於黑尾這樣的座位安排,澤村有一點意見。
 
  「應該是你要坐窗邊吧。」
  「為什麼?有什麼關係嗎?」
  「因為要讓你看風景啊,坐窗邊比較容易看外面。」
  「坐在這個位置不但能看風景,也可以看到澤村啊。」
  黑尾的話令澤村的表情停滯。皺起困惑的眉頭後,澤村的嘴角拉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這傢伙啊...」
  「嗯?」
  看到澤村單手遮掩著面孔以及發紅的耳根,黑尾才意識到自己講了令人害臊的話。
  這樣的反應好似回到青春期一般,黑尾莫名地也跟著害臊。
 
  「我...我只是講出我所想的事情而已...嗚噗!」
  胸側毫無預警遭受肘擊,當然是澤村幹的。
 
  「別再說更多令人害羞的話,好好看看外面啦,真是...」
  「咳咳...好的,澤村大人。」
  「沿途會經過很多景點,你看地圖,有晚翠草堂,是一位文人土井晚翠的故居。再一站是埋葬伊達正宗的瑞鳳殿,你有興趣嗎?」
  「還好耶,晚翠草堂看網路上是小小的。瑞鳳殿...有點想跳過...」
  「那再來是博物館,說在博物館那站下往仙台城走,沿途可以看到漂亮的景色,要不要這樣做?」
  「嗯,好啊。」
  「那就這樣決定了。中餐就在那邊看看隨便吃吃吧。這條線後面還有植物園、美術館...」
  應該是為了掩飾害羞吧──看著一直為自己介紹景點的澤村,黑尾注意到那持續發紅的耳根。
  紅紅的,應該很燙吧。
  內心萌生親吻的慾望。黑尾看了看車內,確認沒有人會注意到這裡。
 
  「晚餐看看要不要回仙台車站那邊吃,車站附近有一家好吃的牛舌店,黑尾你覺得怎樣?」
  「...........」
  「黑尾?」
  嘴唇輕輕地壓上發紅發燙的耳殼,在離開時留下冰涼的觸感。
  突然的舉動,令澤村的臉變得更紅了。
 
  「抱歉,因為很紅,好像很熱的樣子,所以就...」
  「...是很熱沒錯。」
  附和黑尾說詞的澤村沒有生氣,只是抿著唇。
  耳根的紅暈擴散了,如同兩人之間有點尷尬、又帶著甜蜜的氣氛。
  看著這樣的澤村,黑尾的心臟在胸口中揪緊。
 
  「那個...牛舌。好啊,就去吃吃看。」
  澤村點頭做為回應,並無語地摸著發紅的耳根。
  看著澤村的同時也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黑尾覺得這個方向真是棒透了。
 
 
  『...下一站博物館,國際中心前。博物館,國際中心前。要下車的乘客請按下車鈴。』
  「到了,準備下車吧。」
  「喔。」
  許多乘客都在這一站下車。澤村和黑尾看著貼在巴士站的地圖,仙台城遺跡的標示還寫著小小的附註『青葉城跡』。兩人的目的在西南的方向,看起來是有點距離。
 
  「好像挺遠的。」
  「嗯,不清楚呢...網路上說古代的武士都是走這個路線進城。」
  「聽起來很酷。那就走吧。」
  邁開步伐,兩人並肩在人行道走著。
 
  「是說,以前那位很強的二傳手及川徹的學校叫青葉城西吧,在附近嗎?」
  「差不多,想去看看嗎?」
  「不了,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今天的天氣很好,氣溫雖然低不過陽光令人覺得溫暖。黑尾抬頭望向青空,撐起胸膛作著深呼吸。
  道路兩旁種滿了樹木,不過因為入冬的關係只剩下枯黃色的枝幹,黑尾注意到連地上都看不到落葉。
  不過這個季節可以看到深灰的巨石城牆的牆腳堆著昨晚下的白雪,配著青藍的天空與光禿禿的樹木,也是一番風情。
 
  「走走路也不錯呢,好久沒有來這種地方了。」
  「我也是。就因為這樣想所以才刻意選這條路。」
  「嗯?我本以為澤村是戶外派的。」
  「如果要說興趣的話,是戶外派的沒錯。我辭掉前一個工作後跑去環遊本島一週。」
  「...澤村君的自我探索之旅?」
  「嗯,類似吧。其實是拉麵之旅,哈哈。」
  「這點就很像你了。」
  「...我就喜歡吃拉麵嘛。」
  「嘻嘻,有機會去東京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啦。」
  沿途經過一個深綠色的湖泊,澤村說過去因為仙台沒有滑冰場,冰上選手在冬天時用這個的湖泊練習。黑尾無法想像,只覺得很厲害。
 
  「...雖然很突然,黑尾似乎有點強勢?」
  「是很突然沒錯!而且為什麼是問句!」
  「...因為只是個人感想,正在尋求你的同意。」
  「呃...我比較好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想。」
  「因為...你在公車上...親了我的耳朵...」
  澤村的聲音越來越小,講到最後又自己害臊了起來。
  這麼可愛是要我怎麼辦啊──黑尾在內心大喊著,不過表面當然要裝得很平靜。
 
  「因為...覺得很可愛,就...就這樣啦。」
  「真是隨便的回答。」
  「...不要問太詳細啦!我也會害羞好嗎。」
  「原來你也會害羞啊。搞什麼啊,你這傢伙。」
  吐槽的同時,澤村的手肘往黑尾的腹側撞上一回。雖然挺痛的,卻給黑尾帶來好心情。
  在愉快的一來一往吐槽中,兩人走上原為仙台城本丸的護國神社鳥居前,到達目的地。
  神社販賣部旁的紅架子掛滿寫著願望的繪馬,黑尾上前隨意挑了其中一個看看,繪馬的背面印著代表性人物伊達政宗騎著馬的剪影,翻過來的正面寫著那人小小的願望。
 
  「隨意看別人的心願有點...不太好吧。」
  「還好啦,反正神明也會看。這個願望挺有趣的,澤村你來看。」
  「什麼東西?」
  黑尾特地等澤村走到自己的身旁,笑嘻嘻地用手指將頂住的繪馬翻面。
  上頭寫著『希望通過地區預選!加油!』,是用黑色麥克筆寫上的字樣,相當有力道。
 
  「真青春啊。」
  「嘻嘻,就是說啊。不過這時候結果已經出來了吧。」
  「是啊,希望這位的願望可以實現。不過寫『希望』決心不夠,要寫『絕對要通過地區預選!』這樣才對吧。」
  「澤村爸爸真是嚴格啊。想買繪馬許個願嗎?」
  「不了,願望是得靠自己的手捉住的東西,寫下來只是加強暗示而已。」
  「說得也是。」
  參拜完神社,接下來是地標性的伊達政宗像。
  黑尾跑到伊達政宗像下方,作著一個莫名得意的表情要澤村幫他拍一張照片。
 
  「拍照就拍照,作怪表情幹嘛。」
  「好玩嘛。澤村也來拍吧。」
  「嗯........不用了。」
  「難得來了,拍嘛。拍嘛!拍嘛拍嘛拍嘛。」
  「好好好。給你拍就是了。」
  被黑尾推上去的澤村貌似帶著賭氣,雙手盤胸表情嚴肅的站在伊達政宗像下方。
  拿著智慧型手機的黑尾悄悄地將角度拉低由下往上拍,使得照片中的澤村氣勢更有威嚴。
 
  「我覺得不錯。」
  「......好像頑固的老爹。」
  「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你真的很煩。」
  參觀完介紹仙台城歷史與維修過程的見聞館,兩人走到以前天守台的位置俯瞰仙台市區。
  仙台城被落光樹葉的樹木所圍繞,雙眼走過護城河進入建滿高樓大廈的市區,而過去伊達政宗的花園現在也是一片黃色。
  也許是季節的關係,黑尾無法覺得眼前的景色稱得上好看,不過寬闊的視野可以淨化心靈這句話不是假的。
  只是心靈被淨化的同時,肚子也餓了。
 
  「黑尾,我肚子餓了。」
  「噗!好啦時間也差不多。就去那邊的店看看吧。」
  進入放有暖氣的土產店,由澤村占座位,黑尾往熟食區走去。
  除了標準的和式簡餐之外,也有販賣烤牛肉串與烤牛舌。雖想到晚上預定要吃專賣烤牛舌的餐廳,黑尾還是各買了兩隻,再點了兩份烤飯糰和豆腐味噌湯的組合。
 
  「澤村,來。」
  「我們晚上也會吃牛舌耶。」
  「沒關係啦,看到什麼吃什麼啊。」
  塗有醬汁的牛肉帶著燒烤的油脂香相當誘人,肚子餓的黑尾一口咬下,肉汁散佈在舌頭上令人滿足。牛舌的口感很嫩又有嚼勁,無論哪個味道都相當不錯。想到晚上的餐廳是專賣店,應該比這個更好吃吧,令黑尾更期待了。
  吃完鹹的就有點想吃甜的。兩人逛到販賣甜點的攤位,黑尾的目光被綠色的毛豆餡所吸引,其中一品是裹滿鮮綠色毛豆餡的白麻糬。
 
  「那個顏色好厲害。」
  「是毛豆餡,也是名產。要吃吃看嗎?」
  「...來一隻試試看吧。」
  宛如參加試膽大會的口氣讓澤村漏笑了。
  黑尾從店員的手接過綠油油的毛豆麻糬,雖說和果子本來就是五花八門的顏色都有,黑尾還是不禁發出「喔喔...」的低聲讚嘆。
  讚嘆歸讚嘆,黑尾只是盯著手上的毛豆麻糬,遲遲沒有動口。
 
  「怎麼了?」
  「沒有,就...」
  「吃啊。」
  「......其實我不太敢吃耶。」
  澤村再度皺眉露出一臉麻煩的表情。
  無論澤村因自己露出什麼表情,黑尾都覺得很開心,但今天自己似乎太給他添麻煩了。
 
  「你拿好。」
  澤村說完,接著黑尾感受到一個拉扯。
  澤村拉過黑尾拿著毛豆麻糬的手腕,對著鮮綠色的甜點張嘴直接咬下咀嚼起來。
 
  「嗯......不像紅豆有種特殊的味道,麻糬還不錯。還你,安心的快吃吧。」
  澤村的行為令黑尾僵住了。
  在各種方面上,黑尾覺得澤村帥呆了。
 
  「澤村大人是真男人啊...」
  「還好吧。吃甜的就想喝點什麼了,我去買。等會兒準備去巴士站等車吧。」
  「嗯,好。」
  在澤村選飲料的時候,黑尾將手中被咬一口的毛豆麻糬吃下肚。
  不會太甜,有不同於紅豆與白豆餡的特殊味道。
  這樣算間接接吻吧──黑尾舔了舔唇,嘴上還殘留著甜甜的豆餡。
  澤村回來時除了手上有兩罐無糖綠茶,還買了兩顆仙台出名的伴手禮『荻之月』。為了減少行李黑尾馬上就吃了,是有點甜的奶油蛋糕。
 
  「走吧。」
  上了巴士,黑尾一樣推澤村坐入靠窗的座位,而澤村放棄吐槽這件事。
  下一個地點預定是八崎大幡宮。看了看觀光巴士的地圖,大概是整個觀光巴士路徑的半圈,看來要坐一段時間。
 
  「雖然預定下一站是大崎八幡宮,沿途還有很多點,你有想去的嗎?」
  「嗯...還好。」
  對黑尾來說,去哪裡不是重點。能和澤村一起相處,這樣就夠了。
 
  「既然如此,還是去大崎八幡宮吧。」
  澤村看向窗外流動的景色,而黑尾看著身旁的澤村。
  沿途澤村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都會發聲告訴黑尾來一起看。這樣的動作,令黑尾覺得好可愛。
 
  「澤村。」
  「嗯?」
  「既然你說我強勢,就照你說的作吧。」
  黑尾的右手將澤村的左手拉到兩人之間,十指交錯的緊握著。
  拉過的一瞬間,澤村停滯的表情讓黑尾得意的笑了。
  他應該會抗議吧──要說是被虐也好,黑尾就是期待澤村會如何反應。
  結果卻令人意外。看著黑尾的澤村抿著唇微皺起眉頭,接著撇頭看向窗外了。
  嗯?該不會生氣了吧──就在黑尾心頭發慌的時候,交握的右手傳來過大的力道壓迫著手指。知道是澤村的惡作劇,雖然痛到想抗議,黑尾還是沒有放開對自己使用暴力的手。
 
  「你可要持之以恆啊。」
  「...我會啦。」
  聽到黑尾的回應,澤村露出了笑容,同時放鬆了欺負黑尾的力道。
  兩隻手繼續在兩人間交握著。黑尾的心情如同現在右手的感覺,火熱又發疼。
 
■  ■  ■  ■  ■
 
  「專賣店就是不一樣,比中午的還要好吃。」
  「對啊。還好有預約,生意真的很好。」
  用完晚餐,隨性的觀光行程也即將結束了。
  走在前往仙台車站的步道上,黑尾滿腦子都是今晚到底會不會在澤村的住處留宿。
  如果自己提議也很怪,意圖太明顯了。但是按照現在的發展,澤村似乎不會詢問這件事。
 
  「現在是八點半...澤村,你明天要上班嗎?」
  既然如此,就營造澤村會詢問自己的情勢就好了──腦裡當然記得澤村在電話中說過自己連休兩天,黑尾就是故意要這麼問。
 
  「沒有,明天休息。」
  「是喔。」
  「我在之前有講過吧,我沒講過嗎?」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黑尾不明白澤村講這句話的用意。是識破自己故意詢問的意圖,還是真的在確認。
 
  「好像有吧,應該是我忘記了。」
  「嗯,總之我明天放假啦。黑尾呢?」
  有希望──黑尾暗自在心中叫好。
 
  「今天沒接到工作的電話,代表明天正常放假。」
  「哈哈,那很好啊。」
  「.........是啊。」
  咦,就這樣嗎。怎沒有接『要不要去續攤』這句話,或是『要不要來我家呢』這句話。
 
  「是說你們也會有需要假日上班的狀況啊?」
  「很少,如果要趕著把客戶案件如期交出,就會利用周末加班。」
  「這樣喔。」
  眼看距離仙台車站越來越近,而話題卻離期望越來越遠。
  黑尾心急了。是不是澤村覺得時機太早了,還是真的要自己提出要求呢。
  也許是時候未到吧,畢竟開始交往才一個禮拜而已。聊到放假話題時,黑尾認為澤村應該有察覺自己的意圖,但是沒提出邀請。
  在兩人進入仙台車站的時候,黑尾作了放棄的決定。雖然知道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擅自期待,黑尾還是不免有失落感。
  看著在自己前面對自動售票機投著硬幣的澤村,黑尾想到接下來兩人就要各自坐上相反方向的電車回家,快樂的初次約會就告終了。
 
  「黑尾,來,你的。」
  「.........唔?」
  「車票啦。」
  黑尾接過澤村遞過來的車票,上面寫的目的是離澤村住處最近的車站。
 
  「......反正明天我們都放假...到我家去喝酒吧。當補償你上禮拜的生日,如何?」
  「咦、咦?」
  「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也可以退票啦...」
  黑尾看著澤村的臉,表情有點僵硬,好像怕自己不答應一樣。
  但怎麼可能不答應。
 
  「...當然好啊。」
  興奮的心情,讓黑尾的胸口又緊了起來。
  通過驗票閘門,正好一台電車駛進月台。
  黑尾與澤村兩人一起走進夜晚的電車中,準備前往相同的方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