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20141107恐怖雙子生日紀念


 
  「不開心!不開心啦!」
  「是是是,不開心。」
  里斯扛著醉醺醺的弗雷特里西,預定將他送回房間。
  今天是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的生日,理所當然地應該要慶祝一下。
  不過壽星只有一位而已。
  雙胞胎的伯恩哈德已經成為復活的戰士,跟隨同樣已經復活的阿貝爾一起去了現世,一個月只有幾天會回到大宅院之中。
  而這一天,在弗雷特里西心中最有重量的這兩位,正好都沒有回來。
  慶生會的開始還挺正常的,弗雷特里西致辭感謝大家,大家一起吃大餐、切了蛋糕,一如往常是快樂的派對。
  然而派對結束後開始喝酒的時候就不太正常了。
  弗雷特里西的酒量並不小,但比起以往,今天喝得特別猛烈,即便是同桌夥伴好言相勸也不減速,唯一的壽星很快就醉倒了。
  在瑪格莉特的提議下,里斯將醉倒的弗雷特里西扛起來送回房間。王牌還注意到一件事情,今天的弗雷特里西很難得地沒有喝酒脫衣服。
 
  「可惡...只有一個人的生日會!」
  「至少大家有陪你啦。」
  「但我第一次過只有一個人的生日會!我都是兩個人耶!」
  里斯這時才理解彼此對『一個人』的定意不同。
  王牌隱隱覺得是弗雷特里西講的是阿貝爾,然而醉醺醺的男人說的是伯恩哈德。
 
  「還有小貝啊!嗚嗚嗚...小貝不在...」
  果然還是有想到阿貝爾。糟糕開始哭起來,越來越麻煩了。
  里斯趕緊將弗雷特里西的房門打開,把醉到快睡著的男人往能躺兩個大男人的床鋪上丟。
 
  「好啦,送你回房間啦!」
  「嗯呀~床鋪~生日會~床鋪~」
  真的醉得不清,說話都失去邏輯了。
 
  「就把你放回房間啦。醉鬼,生日快樂。記得睡覺要蓋被子喔。」
  「歇歇!歇歇你!掰掰!」
  雖說這語氣聽得有點令人生火,但能理解弗雷特里西內心感受的里斯無奈地微微笑了。看著弗雷特里西安穩地在床上大字躺平,里斯便離開了房間。
 
  「......唔...」
  一個人靜下來之後反而覺得身體很熱,弗雷特里西將上衣脫去隨興地往床邊扔,打了赤膊再度倒回大床上。
  因酒精而熱紅的肌膚感受到來自被單的涼意,雖然是理所當然的自然現象,但在此時的弗雷特里西心中不是滋味。
  弗雷特里西的心中甚感不快。重要的人都不在身旁,這個生日實在無法打從心裡快樂起來。
  也真是的!就這一天而已!怎麼沒有回來──思想變成了任性的孩子,弗雷特里西一個人越想越悶,大男人坐起身對著孤獨的房間叫喊了起來。
 
  「小貝是笨蛋!伯恩是笨蛋!都是大─笨─蛋!」
  「...你說誰是大笨蛋來著的?」
  弗雷特里西的酒意驚醒了幾分。聞聲不見人,是伯恩哈德的聲音。
  在只有月光透入的房間內左顧右看,誰也沒看到。不久窗邊突然一陣青白的閃光,身穿連隊制服的伯恩哈德憑空出現了。酒醉的弗雷特里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覺這是一場夢境。
 
  「看你這樣子,又喝酒了嗎?唔,看來是的。」
  「是伯恩...是伯恩耶!伯恩憑空出現了!還對我訓話...是我在作夢嗎?」
  伯恩哈德立馬給弗雷特里西一個毫不留情的巴掌,心靈的驚嚇與臉頰的辣痛讓弗雷特里西完全醒了。
 
  「真的是伯恩...殘酷的伯恩...不是作夢...」
  「快把衣服穿好。等等其他人也會回來,快點。」
  「其他人?」
  「阿奇波爾多、人偶大人,還有阿貝爾。」
  伯恩哈德迅速地打開衣櫃,隨意丟出了一件白色的上衣給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臉還因為酒意而通紅,趕緊聽令穿上衣服。雖然覺得平時兄長就很嚴厲,但今天好像特別的兇狠。
 
  「伯恩啊...不要對弗雷這麼兇啦...他跟你一樣是壽星啊...」
  一樣又是聽到聲音沒看到人,這次是阿奇波爾多的聲音。接著又是一陣青白的閃光,阿奇波爾多出現了。
 
  「喔,過來就恢復原本的樣子了。真是意外。」
  「多虧了你,我對酒鬼的印象是越來越差。喝著喝著喝到竟然在戰鬥中自己倒下。」
  「可、可是,不喝就覺得怪怪的嘛...不是也丟出去當炸彈了嗎...還過得去啦...」
  「被一隻蝙蝠打倒的西部老頭應該還過得去。」
  「至少要說是白銀蝙蝠啦...下次我會喝少一點,難得一年一度的生日就別生氣了嘛...特地回來了,開心一點?」
  「如果你不喝,那我考慮一下。」
  身為罪魁禍首的阿奇波爾多雙手合十地向伯恩哈德賠罪,雙臂盤胸的男人皺著眉頭,也只好算了。
  應該不是自己的錯覺,在弗雷特里西不知道的地方,兄長與阿奇波爾多的感情變好了。
 
  「是說這裡是...弗雷特里西的房間?」
  「是我和小貝的房間。」
  「喔喔,難怪...」
  話語停在語意不詳的地方,弗雷特里西不明白阿奇波爾多的意思。
 
  「...從現世到星幽界的時候,人偶大人需要透過一個人來開傳送門。」
  「嗯。」
  「那個人需要在腦海裡想著星幽界的一個地方,而傳送門就會開在那裡。之前大多是我,而這次是透過阿貝爾...就是這樣。」
  經過伯恩哈德的說明,弗雷特里西瞪大翠綠的雙眼,心情難以自制地高昂了起來。
  這代表當阿貝爾想到星幽界的時候,第一個想起的是自己與他兩人生活的房間。
  應該是最後一道青白的閃光出現了,金髮的劍聖抱著人偶現身了。
 
  「我回來了。」
  「小貝。」
  是小貝,小貝回來了──就在阿貝爾將人偶放下的下一秒,弗雷特里西隨即上前與朝思暮想的戀人相擁,用雙臂感受懷中溫暖且真實的存在。
 
  「小貝...你回來了。」
  「...嗯。」
  弗雷特里西將鼻頭貼上阿貝爾的頸項,輕輕地聞著屬於劍聖的氣味。原本滿肚子無法見面的哀愁,在這個瞬間煙消雲散。
  兩人之間的甜蜜氣氛,讓阿奇波爾多看得都難為情了起來。
 
  「好了,好了。到此為止其他之後再說。阿奇波爾多說有東西要送給我們。」
  「喔對...順利帶回來了。是我和阿貝爾一起準備的,我們找了很久。是你們出生年製造的......酒。」
  承受著伯恩哈德威壓的視線,阿奇波爾多將裝有醇液的黑瓶交給了興奮的弗雷特里西。
 
  「喔喔喔!太棒了!我們馬上打開來喝吧!」
  「現在?」
  「當然,還有一個小時這一天才結束啊。伯恩,沒問題吧。」
  伯恩哈德聳了聳肩,似乎是同意了。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準備了起士和麵包,四個玻璃杯輕輕地敲在一起,只有四人的深夜慶生會開始了。

  賽弗特雙子,生日快樂。
 
■  ■  ■  ■  ■
 
(後續)
 
  小小的慶祝會結束後,阿貝爾跟著弗雷特里西回到久違的房間。兩人繼續說著話,主要是阿貝爾對著弗雷特里西敘說著現世的狀況,弗雷特里西坐在床邊只是安靜地聽著。
 
  「現世其實也沒什麼變化,沒過幾年。啊,不過對你來說應該過了很多年吧。」
  「嗯。」
  「艾伯還有古魯他們...回到他們應有的位置上,兩人在國家上面又繼續對立打起來了。雖說我有些無法體會那種背負巨大責任的感覺,但看著也覺得有點心酸啊,畢竟在這邊大家還一起吃飯。」
  「嗯。」
  「說到吃飯...那邊的飯吃起來普普通通的...每到用餐時間,都會想起你煮的菜。嘛...從這個角度講,別讓我等太久耶。」
  聽到阿貝爾如此明白地表示喜歡吃自己的料理,弗雷特里西高興的心情表現在臉上。
  果然『食』這一塊還是很重要的──再度體會到阿貝爾的可愛之處,弗雷特里西自然開始盤算這幾天要煮什麼給回家的阿貝爾吃。
 
  「...弗雷。」
  「嗯?」
  阿貝爾跨坐到弗雷特里西的大腿上,雙手環住男人的頸,內心的羞赧讓焦急的劍聖表情彆扭了起來。
  弗雷特里西等到了他要的變化,帶著傷疤的男人享受著關於劍聖的一切。
 
  「...現在,你還要讓我等多久?」
  「意思是我終於可以拆禮物了嗎?」
  「...你是故意的嗎。」
  「可能吧。聽小貝講話也是非常有趣的啊。」
  原來自己的行為都在弗雷特里西的盤算之中,惱羞成怒的阿貝爾捏住弗雷特里西的臉頰,身為壽星的男人還是笑著接著這個甜蜜的攻擊。
  一個翻身,趨於上位的弗雷特里西讓阿貝爾安穩地躺在屬於兩人的大床上,親吻了劍聖柔軟的嘴唇。
 
  「再等我一下就好,就快了。」
  「...你是說現在還是說復活?」
  過了約一秒,弗雷特里西理解了阿貝爾的意思,這真的是最棒的調情了。
 
  「無論哪種,都超乎你的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