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十九誓約

 
19.誓約 指切り
 
 
  「嘶呼...嘶呼...嘶呼...」
  阿貝爾自主深沉地呼吸,以求因戰慄而興奮的身體能冷靜。
  三人合力打倒守衛於祭壇高台的強敵『聖域的凱旋門』。監視一切的巨大機械已化為廢鐵碎裂在地。
 
  「辛苦各位了。接下來我自己調查看看。」
  然而要如何通往聖殿,還需要尋找方法。
  人偶開始研究塗於石板的圓型圖騰,而伯恩哈德跟隨在主人的身旁一起研究。
 
  「難得這世界的天空那麼藍,就躺一下囉。嘿咻。」
  放鬆的弗雷特里西直接大字仰躺在石板地上。高台的左右沒有其他的建築物,映入眼底的是飄著純白雲絮的蔚藍色天空,遼闊到令人胸襟大開。
 
  「接下來,是去見炎之聖女,然後小貝就有機會復活了。」
  「是啊。」
  「...聽起來小貝並不是很開心耶。可以復活不是很好嗎?」
  「目前只有我、艾伯和古魯可以復活,這樣...嗯...」
  阿貝爾沒再繼續說下去了。弗雷特里西明白阿貝爾的言下之意,以開朗的語氣回應阿貝爾。
 
  「我知道啊,但也是早晚的事情。復活後,你可別自己一個人跑掉囉。」
  「我怎麼可能會拋下你們自己走掉,大家都是夥伴啊。你們才別讓我等太久。」
  「也是喔!哈哈哈!」
  弗雷特里西聞言大聲笑了起來,阿貝爾跟隨男人的視線一起往藍色的天空看去。
  看著蔚藍的天空,阿貝爾開始設想即將發生的事情,人偶會找出通往炎之聖女處所的方法,而自己會在那裏接受復活的儀式。
  雖然已經想好復活之後的目標,但要說心中沒有任何不安是騙人的。
  復活之後的世界是怎樣的時代、自己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復活,這些都還是未知數。
  最重要的是,復活之後,會不會忘記自己在星幽界的一切。如同當初,死亡之後被帶領到星幽界的情況一樣。
  懷抱著這些無法明瞭的煩惱,阿貝爾盤腿而坐,帶著複雜的情緒持續地望著天空。
 
  「那邊的世界變成怎樣了呢?還會有連隊嗎?」
  「...我那時候就沒有了。The eye之後大家都散了,還有一些人被導都清算。連隊與其說是解散,不如說是破滅了吧。」
  「對耶,布依列斯和馬庫斯就是審判官。嗯...以前中隊的夥伴應該也都不在了吧,都在任務中死了。哎!搞什麼嘛,這樣我這舊時代的人復活,到底要做什麼呢。」
  弗雷特里西的口氣很輕漫,但是阿貝爾聽得出話中潛藏著無限的惆悵。
 
  「至少還可以回班賽德看個一眼吧,你不是很想回去嗎。」
  「這是當然啦,那是我復活之後最想作的事情,也是唯一能作的事情了,到時也要拉伯恩一起回去,小貝也想去看嗎?」
  「好啊。我也想回馮迪拉多一趟,看看現在是什麼樣子了。」
  也許家人都不在了,阿貝爾還是想要看看以前熟悉的街道變成怎樣的樣貌。
 
  「嗯。只是...我覺得這邊...雖說早知道只是暫時的,但我已經把這邊當我的家園,而小貝卻要先走了,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耶。哈哈...」
  因為這句話,阿貝爾回過頭看向躺在一旁弗雷特里西。
  雙手收在頭後的男人持續地望著藍色的天空,雖然面上帶著微笑,翠綠的眼瞳卻透露出寂寥的神色。面對全新的變化,自己會不安,同樣地,弗雷特里西也會不安。
  阿貝爾自覺,此時有些話必須要講清楚。
 
  「弗雷,你起來一下。」
  「嗯?怎麼了嗎?」」
  阿貝爾將躺在地上的弗雷特里西拉起來,兩人相對而坐。
  弗雷特里西不知道阿貝爾想要做什麼,整理好盤坐的姿勢望著面前態度慎重的劍聖。
 
  「弗雷,我重申一遍。」
  「嗯。」
  「我會等你。我一定會等你。我們要再一次一起冒險,一起度過難關。復活之後,我一定會等你。」
  「.........嗯。」
  「不要想多餘的事,我會等你,我一定會等你。你是我最信任的夥伴,同時...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阿貝爾親口說出的這句話,令弗雷特里西的胸口熱了起來。
 
  「我跟你約好,一定會等你。」
  阿貝爾伸出右手到弗雷特里西的面前,豎起了小拇指。
 
  「我們來勾手指,下誓約。」
  「...用這種小朋友的方式嗎?」
  「唔,不然呢。不要就算了。」
  「我要、我要!我要啦!」
  害怕阿貝爾將手收回去,弗雷特里西急忙地握住阿貝爾伸出的右手,豎起自己右手的小拇指勾了上去。
 
  「那要說誓言嗎?」
  「...當然。也是一種儀式,跑完全套才算數啊。」
  「嗯...好!三、二、一...」
  在弗雷特里西的倒數下,兩個大男人互相勾著對方的小指,同時吸了一口氣。
 
  「勾勾手指蓋個章、打破承諾吞千針。」
  兩人互壓彼此的大拇指腹,完成了約定。在外人眼中宛如小朋友的誓約,對彼此卻是意義深重的。
 
  「弗雷特里西,你要快一點喔。」
  「嗯。」
  「我會等你的,你要快點追上我。」
  「......嗯...謝謝,小貝...」
  「笨蛋。約好了喔。」
  阿貝爾靠上弗雷特里西的額頭,雙手帶著溫柔的力道蓋上男人的臉龐。
  看到帶著傷疤的男人終於露出燦爛的笑容,阿貝爾也跟著一起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