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阿貝趴頭娃娃紀念

 
  「人偶大人,你在找什麼?」
  「在找一隻以你作為藍本的小娃娃。」
  「之前的那只嗎?」
  「不是,和之前那隻手提的不一樣,這次是趴著的。」
  應該又是從布勞那邊得來的物品吧──那名侍徒總會弄到一些具有戰士特徵的飾品與娃娃拿給人偶。
  決定幫忙尋找的阿貝爾一起在人偶的房間內翻箱倒櫃。雖然之前才整理過,將一部份多餘少用的物品搬進倉庫。但過了一段時日的累積,人偶的房間再度充斥著各種書本與魔法道具。
 
  「真奇怪...剛剛才拿到,我記得有帶回房間...」
  打開收納飾品與娃娃的壁櫃,找來找去就是缺了剛得到的阿貝爾娃娃。
 
  「說不定沒帶回房間,回來前有去哪裡嗎?」
  「有去廚房一趟,弗雷特里西還給了我一些水果乾,我吃掉了。」
  「那我去看看,可能在廚房裡面。」
  房間內找不到,很可能東西就在廚房裡。人偶留在房內繼續尋找,阿貝爾一個人前往廚房。
  開了廚房的門,弗雷特里西不在裡面,應該是回房間休息了。
  阿貝爾尋遍廚房,沒看到類似娃娃的東西。停下動作想了想,弗雷特里西可能會知道東西在哪,至少他看過那個小娃娃長什麼樣子吧。
  此時阿貝爾突然驚覺一件事。之前手提娃娃的時候,弗雷特里西便把玩了好一陣子,那娃娃還放在他們的房間裡,和弗雷特里西的小娃娃放在一起。
  而對於這個小娃娃,弗雷特里西有沒有可能產生不亞於人偶的激動情緒。
  應該不會被他拿去幹嘛吧...不可能吧──阿貝爾因自己的推測而皺眉。
  然而,現實總是充滿驚奇。
 
  「你在幹嘛。」
  「嗯?躺著休息啊。」
  「不,弗雷,你臉上擺著什麼。你在幹嘛。」
  阿貝爾回到房間,看到弗雷特里西躺在屬於兩人的大床上休息。但多了一樣東西擋在弗雷特里西的臉上,正是趴躺的阿貝爾娃娃。
 
  「人偶大人正在找你臉上的娃娃,拿給我,我拿去還他。」
  「之後再還啦,我相信人偶大人會借我的。」
  竟然作出孩子王霸占玩具的發言,但這不是阿貝爾最在意的點。
  弗雷特里西將小小的『自己』放在臉上,特別是娃娃的造型與阿貝爾相同事裸著上身,那部位正好蓋著弗雷特里西的嘴,看起來亂不自在的。
 
  「...那至少把娃娃從臉上拿下來。」
  「這樣才可以感受到小貝娃娃的重量啊。在臉上壓迫感很過癮喔,讚。」
  「讚個頭啊!」
  「而且這個位置只要舌頭伸出來正好舔上小貝娃娃的胸部,相當方便...嘶嚕!」
  被阿貝爾娃娃壓在下面的弗雷特里西刻意作出舔舌聲,阿貝爾聽得胸部一陣涼了。
 
  「你是變態嗎!」
  「嗯。」
  「...不要這麼冷靜地承認啦!」
  「我只是太過誠實而已!」
  偶爾也遮掩一下啊──阿貝爾放棄將內心激烈的吐槽講出來,無力地垂著肩膀盯著在床上愉悅地搖擺雙腿的弗雷特里西。
 
  「還有還有!這個小娃娃還有另一種賣點。」
  「...什麼賣點。」
  弗雷特里西一個翻身從床上坐起,順手將從頭上滑落的阿貝爾娃娃捧在手掌中。
  男人讓小娃娃的上半身穩當地躺在掌心,下半身的雙腿自由地於掌緣垂落而下。
  在阿貝爾的面前,弗雷特里西流暢地將阿貝爾娃娃身上小小的褲裙脫了下來丟到一旁。
  正當阿貝爾的腦袋還在嘗試理解弗雷特里西在做什麼的時候,男人竟然將掌中阿貝爾娃娃的裙擺掀起,顏面直接埋入小娃娃毫無遮蔽的下半身中。
 
  「你、你!」
  「這個小貝娃娃的屁屁製作得非常細緻。」
  「什、什麼!」
  「屁屁渾圓又白皙,連中間那個部位顏色也和本人相同,是漂亮的肉紅色啊...聞起來也有一種香味...唔嗯...嘶嘶...」
  「你、你到底在幹什麼啦!別鬧了啦!」
  阿貝爾將自己的小分身從弗雷特里西的魔掌中搶過來,拎起被丟在一旁的褲裙,將它穿回去。
  雖然是娃娃遭受到男人的魔爪,但阿貝爾卻有自己被弗雷特里西侵犯的錯覺,被猥褻的娃娃本身還是一臉俏皮的模樣。
  而且被弗雷特里西這麼一說,連阿貝爾都好奇『自己』的裙底風光是如何,還原度真的有那麼高嗎。
  不過自己又看不到後面的部位,也不想刻意去看。不知不覺,阿貝爾又被弗雷特里西牽著鼻子走了。
 
  「...弗雷,你該不會也對另一隻娃娃作過相同的事情吧!」
  「嗯?你是說手提娃娃嗎?沒有啦!」
  聽到弗雷特里西直接了當的這麼說,阿貝爾稍微安了一點心。
 
  「我只是舔過那只娃娃性感的腋下而已,沒多作其他的事。」
  「你真的很過份耶!」
  原來早就作過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事情,阿貝爾漲紅著臉,羞憤地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只是想確認看看這些娃娃的還原度高不高而已嘛,我在這方面很嚴格喔。」
  「就算要確認...也不用作這樣的事情吧!」
  「可是這樣可以滿足一下啊...雖說沒有本人好...不過小貝就在眼前耶,既然小娃娃要還人偶大人,那我就要小貝本人。」
  「............」
  「過來,小貝。把褲裙脫下來。」
  阿貝爾依言走到弗雷特里西的面前,男人露出溫柔的微笑,雙手伸向阿貝爾腰間的褲頭。
  接著,金髮的劍聖高舉的雙手合十,接著十指交握成拳,朝弗雷特里西的頭顱重重地打下去。
 
  阿貝爾小娃娃總算順利地回到人偶的手上。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