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十八強奪

 
18.強奪 奪いたい
 
  「唔、弗雷...你在幹嘛。」
  夜晚,就寢之前,阿貝爾趴躺在床上,對著床頭的檯燈看書。劍聖讀得正專心,卻被來自腹側的一陣堪稱搔癢的刺痛所打斷。
  從浴室走出來的弗雷特里西爬上床,雙手扣住阿貝爾結實的腰桿,來到刺有圖騰的背肌。
  望著完美的肌理線條,弗雷特里西禁不住誘惑而張口輕咬下去。
  剛洗好澡的男人壓在阿貝爾的背上,肌肉精實的身軀只穿著黑色的裡褲,未乾的髮梢還帶著些微的水氣。相貼的肌膚傳遞著彼此的溫度,以及潛藏於其中的躁熱。
 
  「今天我也好好地守住了小貝的背吧。」
  「...嗯。」
  今天在死都黑爾頓撞上怪物群,發生遭遇戰。阿貝爾負責對付怪群的首領屍龍,卻未察覺一隻侯月鬼振翅飛翔在空中,欲偷襲專心於對峙的阿貝爾。
  所幸這個致命的突擊被弗雷特里西察覺。當侯月鬼竊喜地自空中俯衝而下,交叉的雙劍強硬地檔下沉重的爪擊。然而交鋒的衝擊令弗雷特里西的刀背撞上額頭,留下了深紅的血痕。
 
  「你的額頭還好嗎?讓我看看。」
  「只是小擦傷,沒什麼。」
  壓在背上的男人沒有放鬆力道的跡象,似乎不想轉變兩人的姿勢。阿貝爾順從弗雷特里西的意願,任他擁著自己。
  閉上翠綠的雙眼,鼻頭貼上阿貝爾雙肩胛骨的中心點,弗雷特里西作出沉穩的深呼吸。
  洗髮精醒鼻的清涼以及香皂乾淨的香氣,還有專屬於阿貝爾的氣味。這些經由鼻腔運輸到肺臟,進入了弗雷特里西的血液。
  弗雷特里西享受著安靜的時刻,只有他們兩人,不受任何人打擾的時刻。
  索求無度的男人反覆地作出呼吸,直到自己的絮亂心情平復為止。
 
  「我只是不希望小貝受傷,也不想要這片刺青受到損傷。」
  「...只是個罪人的印記,不需要你這樣保護。」
  「即使如此,它也是小貝的一部分,我覺得很美。」
  即使這片刺青象徵著阿貝爾生前的罪孽,弗雷特里西也早已全然接受。
  如果沒有犯下那些罪行,阿貝爾便不會加入連隊,也不會於死後墜入星幽界。
  雖然很諷刺,刻劃在阿貝爾背上的殘酷印記,確實是弗雷特里西與阿貝爾相遇的因素。
 
  「............」
  每當睜開雙眼與那羊頭骸骨空洞的眼窩四目相交時,潛藏於弗雷特里西的心底,總會浮現一股莫名的情緒隱隱地鼓噪著。
  它帶著急迫、狹隘卻熾熱,宛如灰燼中深紅的餘焰在弗雷特里西的心底悶燒。
  焰紅色的情緒帶領著口唇,親吻阿貝爾無法抹滅的印記。漆黑的雙翼、骸骨的眉心、銀白的劍身與劍頂。
  啾、啾、啾、啾──宛如某種儀式,規律的單音以緩慢的節奏,持續地在房內響著,直到帶著傷疤的男人停下。
 
  「...弗雷?」
  弗雷特里西的臉頰靠上阿貝爾的寬背,環住戀人身軀的手臂更是收緊。因為不想讓自己現在的表情被阿貝爾看見。
  弗雷特里西其實知道,心底那股焰紅的情緒,其名為『妒忌』。
  妒忌在阿貝爾的身體上留下這片印記的人,妒忌長久存於阿貝爾背上的這片印記。
  妒忌在阿貝爾的心中,這片印記所代表的意義與重量。
  弗雷特里西知道這樣自尋煩惱的思考沒有意義。
  但偶爾,偶爾,弗雷特里西還是會妒忌。
 
  「沒什麼。小貝,暫時這樣...再讓我靠一下。」
  所以弗雷特里西不會將這份情感說出口,更不會表現出來。
  帶著傷疤的男人早已決定要守護金色的獅子,讓他不再受任何人的傷害。
  弗雷特里西緊緊擁住阿貝爾,默默地在內心發誓。
  ──在你心中留下記憶,只有我,就足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