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十四不足


14.不夠 足りない
 
  廚房中,弗雷特里西守在爐前,火熱的圓底大鐵鍋正咕咚咕咚地煮著鮮紅色的番茄肉醬,是今晚義大利麵的醬料。
  長柄湯杓伸入鍋底緩緩畫了一圈,撈起一匙紅色的醬料。在嘴邊吹涼,帶酸的香氣滑進鼻腔刺激了食慾,吃下一口嚐嚐味道。
  入口的是番茄的酸甜,與月桂葉的味道結合,能完美地刺激舌瓣的味蕾。混和些許內臟的絞肉帶著彈性,使咀嚼富有口感。
  很好──弗雷特里西露出滿意的笑容。醬料中還加有紅蘿蔔、西洋芹與洋蔥等等大量的蔬菜。不過在丟進鍋前已被切成丁狀小塊,如今也通通煮到爛透成為料理的隱味,阿貝爾一定吃不出來。
  然而,在仔細琢磨口中的味道之後,覺得好像少了一點什麼。只剩起鍋前最後的調味,弗雷特里西思考要加入什麼材料來佳化這份美味。
  這個步驟就靠個人的發揮。雖然會苦惱,但弗雷特里西很享受這段思考過程。
 
  「弗雷!弗雷你在嗎!」
  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走廊傳來的呼喚聲聽起來很急。廚房的門被重重地推開,弗雷特里西看到阿貝爾出現在門前。
  滿頭大汗的阿貝爾右手把持著大劍,天藍色的眼珠閃著焦急的色彩。
 
  「怎麼了?小貝,發生了什麼事情?」
  弗雷特里西直覺判定發生什麼緊急事故,全身的神經警戒了起來。腦內開始盤算要趕緊通知人偶大人與在房間閱讀的伯恩哈德,還有跑回去換上武裝需要多少時間。
 
  「...嗯?嗯......嘶...呼!」
  面對弗雷特里西急促的質問,阿貝爾有些驚訝地瞪大天藍色的雙眼,作起平緩氣息的深呼吸。
  弗雷特里西不明白是什麼情況,內心的困惑顯露在帶有傷疤的臉上。
 
  「緊張什麼。我只是想要找你一起練習對戰。」
  「...喔!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事啦!只是...大家想休息了,但我還想繼續...又想到很久沒跟你對峙...」
  原來如此,還好沒事──重新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戀人,厚實的胸膛因呼吸大幅起伏著,長髮因落下的汗水貼上頸項,濕透的黑色背心與壯碩的肉體更為密合,連下半身的褲子都帶著些許的濕氣。
  阿貝爾看起來就是一副做完激烈運動的模樣,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完全是自己多心了。
 
  「如果你還要忙就下次?我看你還在煮晚餐。」
  「已經好啦。到晚餐時間在煮麵就好。走,我們去練劍吧!」
  安下心來的弗雷特里西露出笑容,答應阿貝爾的對戰邀約。番茄肉醬已經好了九成,接下來利用餘熱悶著,最後的調味上桌前再作即可。
  然而,當兩人並肩走在長廊時,因為劍聖汗濕的姿態實在太過誘人,弗雷特里西朝阿貝爾結實的臀部愉快地捏上一把。毫無預警的阿貝爾先是一驚,接著惱羞地扁著唇給予捏臉反擊。
 
  練習場中沒什麼人,只有將外套脫下蓋住頭的里斯橫躺在靠牆的長板凳上休息。弗雷特里西直接往練習用的武具架走去,雙手各握一把刀,為了試手感而揮動著。
 
  「那麼...要怎麼練呢?我拿一把就好,還是要雙刀?」
  阿貝爾這時才想起原本要弗雷特里西回房間帶上武器,卻因為在走廊上遭受衝擊而忘了。雖然不打算多說什麼,面頰仍惱怒地染上淡淡的醞紅。
 
  「你拿雙刀吧。其實是想要拿真劍啦...比較有感覺。」
  「所以剛剛和別人都是來真的嗎?」
  「嗯,對啊。」
  「......這樣啊。那你要換劍嗎?還是我回房間拿?」
  「回去有點麻煩,就換吧。」
  阿貝爾有注意到弗雷特里西話語間微妙的停頓,但接過男人手中的兩把練習用劍時也看不出其他的異狀,便暫時沒有放在心上。
 
  「要開始囉!」
  「喔!來吧!」
  兩位戰士擺好架勢,各自整理呼吸。
  阿貝爾發起先攻,右手舉起劍一個疾步使出劍擊,弗雷特里西抬起刀擋開這一刺。阿貝爾的左手補上第二記,仍被弗雷特里西擋了下來。一瞬間阿貝爾的胸懷大開,弗雷特里西壓低重心,肩頭往該處一撞,將不穩的阿貝爾撞得退後三步。
 
  「咳咳!」
  「小貝也太心急,這樣破綻很多喔。」
  「唔、我知道啦!」
  隨意抹平胸口的緊迫感,阿貝爾作了一口深呼吸,握緊手中的雙劍重整架勢。看著阿貝爾沉澱下來,弗雷特里西面上微微地一笑。
  這回輪弗雷特里西攻過來,阿貝爾採取守勢。就雙劍的武者來說,弗雷特里西的速度與靈巧度略比阿貝爾高出一籌,實戰經驗也豐富許多。
  身體逐漸習慣弗雷特里西的速度,阿貝爾將反擊參入守勢之中。然而面對阿貝爾高強度的攻擊,弗雷特里西皆是採取閃避或使其偏斜,不硬是吃下。手裡的武器雖是練習用的,但壞了也很令人傷腦筋。
  刀劍交擊的響聲越來越頻繁,兩人間的熱度越來越高,連呼吸的頻率都必須抓緊。
  阿貝爾不自覺地露出愉快的笑容,與弗雷特里西切磋果然是相當過癮的事情。
 
  「小貝看起來真開心。」
  「當然。因為和你對峙很有樂趣,我喜歡。」
  雖然知道阿貝爾這時所說的是喜歡與自己切磋,弗雷特里西的心仍不由自主地緊縮起來。
  ──這樣是犯規的啊,小貝。
 
  「那我要上囉!」
  沒料到這時候阿貝爾會突襲過來,來不及退開的弗雷特里西急忙地架出粗糙的防禦。
 
  「唔!」
  乒地一響,原本交叉擋在胸前的雙刀被擊飛落地。劍鋒抵上弗雷特里西的鼻頭,男人很乾脆地舉起麻掉的雙手投降。
 
  「是我輸了。哈哈...」
  「......你這傢伙最後是不是分心了。」
  「嗯...有一點吧。但還是小貝比較強啊,這是真的。」
  「...呼...都你在說。總覺得還是有點不夠。嗯...里斯不見了。」
  「他睡醒就離開了。好啦小貝,今天就到此為止吧,趕快去洗個澡換衣服,準備來吃晚餐吧。」
  聽到晚餐兩個字,阿貝爾才察覺自己肚子餓了。現在也差不多貼近晚餐時間,而阿貝爾從中午過後就開始與人練習對戰,消耗了許多。
 
  「晚餐吃什麼?」
  「番茄肉醬義大利麵,還有簡單的生菜沙拉。」
  「番茄肉醬嗎!難怪剛剛就覺得很香...嗯...好,我等等洗完澡就過去吃。」
  「那我先去煮麵,小貝你慢慢來喔。」
  總算讓阿貝爾打消繼續練習的念頭了。看著阿貝爾往房間的方向走去,弗雷特里西也往廚房的方向邁開腳步。
  由於最後手握的武器被硬生生地彈開,被衝擊的雙手還有著刺痛的麻木感。
  不過弗雷特里西並沒有因此而感到不悅,反而覺得很開心。
 
  「最後的調味...就放這個好了。」
  弗雷特里西從櫃中拿出一個小罐子,轉開瓶蓋從中取出幾顆鵝黃色的荳蔻,將其研磨成碎塊。
  這些帶有略微灼人氣息的小果仁有著濃郁的香氣以及微量的苦味,並有著辣味可以刺激食慾。
  同時,也能振奮精神。
  今天的阿貝爾似乎精力有點旺盛,想起他對比武意猶未盡的身影,弗雷特里西獨自露出笑容。
  這些多餘的體力,怎麼可以花費在其他人身上,太可惜了。
  手指拿起一小塊磨碎的荳蔻,放上伸出口唇的舌瓣。
  些微灼舌的濃郁氣味,果然能提振食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