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十二痕跡

 
12.痕跡
 
  從在那天以來,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默默地飼養著倉庫中的小狗,沒有與任何人透露。
  然而,也很神奇地沒有其他人發現這窩小狗。除了牠們很安靜沒有亂跑外,阿貝爾認為,是那間倉庫距離主屋較偏遠又沒在使用的關係吧。
  兩個禮拜過去了,每天弗雷特里西在晚餐之後作一碗切碎的雞胸肉,主要給身為母親的黑狗吃。小狗也會跟著多少吃些,但還處於依靠母親奶水的階段。
  今天弗雷特里西進入倉庫時,阿貝爾已經先到了,盤腿坐在水泥地上望著小狗們。
 
  「小貝。」
  「喔,來啦。」
  弗雷特里西將裝有雞胸肉的碗公放在距離不遠的地上,碗公落地的聲音引起黑狗的注意。
  等弗雷特里西在阿貝爾的身旁席地而坐,黑狗才站起身,離開玩耍中的孩子。靈敏的鼻子對著碗中的雞肉聞了聞,雙眼銳利地朝弗雷特里西抬了一下,緩緩地張口吃下。
 
  「今天我來的時候地上也有些微的血跡和羽毛。」
  「每天都出去打獵嗎。把小孩放在這,牠真的很信賴這間倉庫。」
  「...應該是覺得很安全吧。」
  阿貝爾講這句話的時候笑了。
  也許有得到黑狗的一點信任吧──動物並不會講話,然而黑狗沒有對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懷有敵意,在兩位大男人的面前吃飯、照顧自己的孩子。
  阿貝爾覺得自己有得到黑狗的信任。他知道也許這只是錯覺,但阿貝爾還是覺得很高興。
  由於天氣處於轉變的期間,這陣子的風還很涼,倉庫中的水泥地很冷,阿貝爾用舊的衣物與寬大的紙盒製作一個可以容納牠們全家的布窩,完成後推到牠們的旁邊,隔天看到便狗兒們都進去睡了。眼前的小狗們在盒子中跳進跳出打鬧玩耍,這景象令阿貝爾感到很滿足。
 
  「牠們很喜歡你作的窩。」
  「嗯。」
  「今天好像又變大了些。小動物長大跟吹氣球一樣快。」
  三隻幼犬長得都不相同。體型最大的一隻與母親一樣是黑色的,只在胸前有一塊白毛。第二大的是黑白參雜,特徵是像穿了襪子一樣的黑腳掌和黑尾巴,還有右眼的一圈黑毛令牠看起來像被打了一拳,這隻總挨在母親身邊。而體型最小的則長著一身白毛,很愛和最大的玩鬧,雖然他總是被壓在地上。
  幼犬們對著兩個大男人發出撒嬌的鳴聲,令身經百戰的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心頭都揪緊起來。
 
  「...真的很可愛。」
  「是啊。」
  弗雷特里西隨口應和著,然而瞇細的雙眼是望著身旁的人。
  在弗雷特里西的心中,沒有任何事物比得上因開心而露出笑容的阿貝爾。
  黑毛的幼犬抬起頭來,圓圓的小眼睛朝弗雷特里西與阿貝爾看了看,毛茸茸的小身軀朝兩位大男人走去。
  此時身為母親的黑狗察覺,迅速地銜起走動中的孩子。幼犬沒有任何肢體的掙扎,乖乖地被母親銜回去。但在進入布窩時,阿貝爾聽見幼犬發出呦呦的細鳴,彷彿連同阿貝爾的份,訴說著心中的不滿。
  難掩心中的失望,阿貝爾因受到打擊而氣餒,轉變了臉色。
 
  「還是不讓孩子和我們親近耶,明明都願意吃我給的飯了。」
  「可能還得再等一陣子吧。」
  「嗯,再看看吧。小貝別露出失望的樣子啦。」
  「我、我才沒有失望!」
  「哈哈,心情都寫在臉上了。再慢慢培養感情,不要急。」
  「...嗯。」
  雖然自己這樣說,但阿貝爾有種感覺。
  偶爾,黑狗會直盯著在一旁觀察牠們的阿貝爾。因為即使與之交會也不會躲避,更是令阿貝爾印象深刻。
  深褐宛若琥珀的眼睛圓睜著,阿貝爾從中讀取到難以名狀的信息,無法確實形容出來。
  不過阿貝爾知道,那是在心底,下了某種覺悟的眼神。
 
  直到離別的那天,阿貝爾才明白其中的意思。
 
  「小貝。」
  「怎麼了?」
  「...住在倉庫那一窩小狗都不見了,到處都找不到。」
  聞言,正在保養劍身的阿貝爾站起身,從房間快步走了出去,弗雷特里西跟在其後。
  走到倉庫前,阿貝爾推開保有一條縫的鐵門,轉彎往那個方向看去。
  缺乏照明裝置的倉庫依舊靠著漏進通風口的光線照亮內部。在這個時辰,總有一道光芒照向狗兒的布窩,令黑色的毛閃耀著,在牠們午睡時溫暖牠們的身體。
  如今這一道光芒還在,只是原本睡在布窩之中的狗兒們已不見蹤影。
 
  「早上就沒有看到他們,剛剛又來看發現還是不在。周圍都找過了,不知道跑哪去...」
  弗雷特里西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沮喪。在空蕩蕩的布窩前蹲下身,早上就放下的碗公還裝著滿滿的碎雞肉。
 
  「...應該是離開了吧。」
  阿貝爾想起黑狗的眼神、不願意讓孩子與人親近的行為,也許一切都是為這一天所作的準備。
 
  「怎會...昨天還在的啊。」
  「應該是覺得此地不宜久留吧,畢竟我們連能不能養他們都不知道,也許是被他們發現這點了。」
  「怎麼這樣...小貝都這麼用心幫他們作了窩...」
  弗雷特里西望著狗兒離去的布窩,裡面佈滿了狗毛和髒汙的斑點。殘留的狗毛因陽光照射反映著光輝,有黑的,有白的,有粗的,有細的。
  一個多月下來,兩個男人已經能夠辨別這些毛是屬於哪一隻狗兒的了。
  阿貝爾望向蹲在地上的弗雷特里西,沉默的背顯得寬大又寂寞。阿貝爾很喜歡小狗們,喜愛與牠們相處的時光。然而弗雷特里西也是相同,每天為牠們準備食物,觀察著牠們的成長,兩人喜歡的心情是相同的。
  然而小狗們不在了。想到這,阿貝爾默默地從後方擁住了弗雷特里西。
 
  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決定將布窩留在原地,而倉庫的鐵門繼續留著一條縫,不將門閉上。
  希望狗兒還記得,這裡有個屬於牠們的家,有溫暖的人們喜歡著牠們,大家曾一起躺在溫暖的陽光下睡著午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