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伯恩哈德R5紀念──反覆的日子

  撐開雙眼,神智異常清晰。
  緊繃的情緒使得胸膛大幅地起伏。昏暗的房間,橫於天花板中央的木樑。明瞭自己身於何處,伯恩哈德喘了一口氣。
  在床鋪上緩緩地翻為側身,透著微光的窗簾映入墨綠色的瞳孔。雖然還覺得有些疲倦,但清醒的腦袋告訴身體該起床了。
  緩緩地自床上坐起,手掌摩了摩藏於瀏海下的額頭,有著微量的汗水。今天很難得地沒有發生低血壓的狀況,伯恩哈德直接下床走到書桌前。
  點開書桌的檯燈,伯恩哈德拿起昨夜未收的記帳簿翻了起來。目的不是檢查是否有遺漏,只是想要看看寫在上面的日期。
 
  生前的記憶實在太過於鮮明。
 
  抱著視死如歸的心進入最後的任務,終局卻是一場否定自身一切作為的背叛,一場空。
  然而等著伯恩哈德的不只是如此。終局的盡頭,竟是殘酷的輪迴。
  一再地經歷戰友的死去、一再地舉劍為生存而廝殺、一再地染上滿身的血腥、一再地遭受背叛的滋味。
  重覆再重覆,重覆再重覆。
 
  在檯燈的照明下,伯恩哈德望著手中每天都寫、宛如日記般的記帳本。手指翻過一頁又一頁,代表自己在星幽界度過一天又一天。
  記帳本中最新的一頁夾著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靈魂碎片支出的數量,那正是為獲取自己最後的記憶所支付的代價。
  想起這張紙條是人偶怕自己忘記所寫的,男人臉上精悍的線條柔和了下來。
  自從接下這個職務,伯恩哈德向來是自己紀錄所有的明細。只有這一天,伯恩哈德從人偶陶瓷製的小手中拿到了這張小紙條。當下伯恩哈德心生幾分訝異,仍默默地收下。
  作出本日第一口深呼吸,將小紙條夾回去,伯恩哈德闔上手中的記帳本放入櫃中。想到今天還得出任務,是時候該整備一下自己。
 
  「伯恩,早安啊。」
  「早。」
  走進廚房,弗雷特里西一如往常地在廚房內製作早餐。
  比較不一樣的是,今天聞到濃郁的咖啡香。由於兄弟並沒有喝咖啡的習慣,在印象中,弗雷特里西早上不會主動煮咖啡。
 
  「弗雷,你煮了咖啡嗎?」
  「嗯,用了你磨好的咖啡粉。剛剛才煮好的,要嗎?」
  「好。」
  望著兄弟的面上的爽朗笑容,伯恩哈德拉了在餐桌旁的一張椅子坐下。不久,一杯冒著香氣的熱咖啡與一盤盛著烤吐司、炒蛋與洋芋沙拉的早餐一同端擺在自己的面前。
  弗雷特里西所製作的咖啡與自己的黑咖啡不同。弗雷特里西打了奶泡倒在咖啡上,並作了拉花。雖然形狀不是很完美,但伯恩哈德看得出是一隻羽毛的圖樣。
 
  「是咖啡拿鐵,喝喝看吧,偶爾也嘗試不同的口味。」
  「你還會拉花啊。」
  「喔對啊,是之前和人家有樣學樣的。不過不常作,就醜醜的。」
  「...我覺得不錯。」
  拿起盛著咖啡的馬克杯,伯恩哈德將杯緣放在薄唇前輕輕地聞著咖啡香,接著啜一口濃醇的液體。咖啡因牛奶的調和出現絲質般柔和的口感,而淡淡的甜味更能溫暖身體與心靈。
 
  「還挺不錯的,好喝。」
  「......伯恩,嘴唇上面有奶泡。」
  「喔。抱歉...」
  接過弗雷特里西遞過來的紙餐巾,伯恩哈德擦拭了沾有白色泡沫的嘴唇。
 
  「......最後的記憶,感覺怎麼樣?」
  弗雷特里西的問題直接突入核心,伯恩哈德並沒有感到突兀。想了一下,決定避重就輕地回答。
 
  「有好有壞。」
  「...什麼意思?」
  「先講壞的,畢竟是死亡前的記憶,是個很強烈的體驗,剛結束時,心靈都回到當時的情感。這樣講很怪...當下變得不太像自己,情緒很高昂。」
  「是嗎?可是你昨天看起來和平時沒有兩樣耶。」
  弗雷特里西對伯恩哈德的話語感到驚訝,昨天的喚醒記憶儀式是在任務結束回來之後舉辦的,伯恩哈德在承受記憶之後看起來一點異狀都沒有,大夥兒還共進晚餐。之後時間也晚了,變各自回房間休息了。
 
  「大概是任務結束太累了,沒什麼力氣能表現自己的情緒。但昨晚作的夢可一點都不有趣。」
  「是什麼夢?」
  「只是把記憶的內容再重覆幾次而已。很像疲勞轟炸,感覺很累。」
  伯恩哈德口氣淡泊地帶過,再拿起馬克杯喝了一口咖啡。弗雷特里西聽了,雙手交叉於胸前若有所思地歪著頭。
 
  「那...好的呢?」
  弗雷特里西很好奇,為什麼接收最後的記憶是『有好有壞』。最後的記憶大多帶有生前的悔恨,也是戰士們進入星幽界的原因,幾乎都是『只有壞』。
  伯恩哈德喝著咖啡,抬眼瞄向坐在對面的弗雷特里西,久久沒有移去。墨綠色的視線盯得弗雷特里西心裡都怪了起來,額頭上帶有傷疤的男人不自覺地擠了擠英挺的眉毛。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至少,確認了一件令我在意很久的事情。」
  「什麼什麼?聽不懂啦。」
  「你到時候就會懂了,既然我最後的記憶都來了,你的也快了。」
  故意不把話講明,是身為哥哥小小的壞心眼。反正過不了多久,兄弟就會明瞭自己所說的事情了。
  將弗雷特里西特調的咖啡喝完,伯恩哈德看了看時鐘,是時候該叫人偶起床了。
 
  「我去請人偶大人起床,這些先擺著,等等回來吃。」
  「喔喔,好啊。今天也是要任務的嘛。」
  「沒錯,今天也是要去斬影森林收集碎片,為你的記憶作準備。」
  「哈哈...雖然每天都在作差不多的事情,但還是挺愉快的呢。」
  看著兄弟的笑臉,伯恩哈德跟著笑了,輕輕地點頭回應著。
  起身走出廚房,伯恩哈德在走廊上踏著規律的腳步,步上階梯,來到人偶房間的門前。
  在早上整備行裝出任務,探索區域,與怪物廝殺戰鬥,之後任務完成回到大宅院。與大家一起吃飯,回房間整理帳目,在睡覺前翻幾頁書。
  在星幽界每一天的生活,是以一個星期、或是一個月份、或是一年的單位重複著。伯恩哈德並不覺得無趣,這樣的生活,令他的心感到滿足。
  手掌放上門把,發現內部是上鎖的。雖然機率不高,伯恩哈德還是抬手輕輕地敲起門板,詢問人偶是否已經起床。
 
  「人偶大人,請問醒來了嗎?」
  門的另一邊沒有回應。伯恩哈德再度敲一次門,依舊是沒有回應。
  因主人沒有起床,伯恩哈德有些無奈地喘了一口氣。手指探入胸前的口袋,拿出人偶交付給自己保管的鑰匙。這是只有自己所擁有、代表人偶信任自己的證明。
  伯恩哈德將鑰匙插入門把的孔洞中,轉開了門鎖,悄聲地開門走進去,最後輕輕地關上門板。
 
  「人偶大人,請起床,這一天又要開始了。」
 
  安穩的日子,帶出最大的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