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十膝枕

10. 膝枕 ひざまくら
 
  「.........嗯...」
  意識還迷迷濛濛的,嘈雜的人聲與清脆的撞擊聲傳入耳裡。隱約感覺到頭有點沉重,弗雷特里西緩緩地睜開雙眼,有點陌生的灰白色天花板映入眼中。
  注意到視界的邊緣有著兩道金穗,弗雷特里西的目光被拉了過去。那兩道金穗很耀眼,弗雷特里西想將他們看個仔細。躺倒的男人試圖轉動頭部,後腦勺卻中心的轉移傳來如同被重物捶打的鈍痛,連同右額的舊疤都抽了起來。
  弗雷特里西痛得吭了一聲,放棄轉向的念頭,同時引起阿貝爾的注意。
 
  「你醒了?感覺怎樣?」
  啊啊。原來是小貝的頭髮──在阿貝爾的話語進入自己的意識之前,這個想法優先浮現在弗雷特里西的腦海中。
  從這個角度推斷,自己應該是以阿貝爾的大腿為枕吧,柔軟又充滿彈性。阿貝爾微收下巴俯望著自己,平時炯炯有神的雙眼顯露無比擔憂的心情,兩鬢的金色髮穗近乎垂落於弗雷特里西的臉頰上。
  確實地感受到自己被對方所愛,弗雷特里西翠綠的雙眼盯著阿貝爾,默默地想將這個可愛的畫面烙印在些微發疼的腦袋中。
 
  「弗雷?你還好嗎?」
  由於弗雷特里西只是一直看著自己沒有回應,心急的阿貝爾對躺在自己大腿上的男人又喚了一次。
 
  「嗯...還好。只是頭挺痛的。」
  看到阿貝爾微蹙金眉的神情,弗雷特里西無法再繼續壞心下去,假裝沒聽見。
 
  「要不要回房間?在這邊休息好像不太適合。」
  「嗯嗯?」
  把注意力集中於聽覺,弗雷特里西聽見里斯的吶喊與瑪格莉特的聲音,還有貝琳達與伯恩哈德逐漸拉近談話聲。
  弗雷特里西想起來了。自己身處室內練習場,大家正互相切磋鍛鍊實戰的技巧,自己方才也是和里斯進行使出全力的刀鋒對峙。但弗雷特里西並沒有自己打輸的記憶,也想不起來為什麼會舒適地躺在阿貝爾的大腿上。
 
  「怎麼樣了?」
  「醒了,不過說頭還有點痛。」
  由於伯恩哈德與貝琳達關心自己的狀況,弗雷特里西的面上露出開朗的笑容。
 
  「沒問題啦!」
  「真不好意思,是我害你滑倒的...真的沒問題嗎?」
  「嗯?是貝琳達的原因嗎?到底是?」
  弗雷特里西的視線在三人間徘徊,期待有人可以給一個詳細的說明。伯恩哈德與阿貝爾對上了眼,似乎是要由他來說明了。在講話之前,整理思緒的伯恩哈德先呼了一口氣。
 
  「...在你之前,是里斯和貝琳達練習實戰。輪到你上場時,場地上還殘留著少量光滑的冰面。之後上場的你完全沒注意到這件事情,一個倒退踩了上去,直接了當地往後滑跤,後腦撞在地上碰地一聲昏死了過去。」
  「哈哈哈。聽起來挺蠢的。」
  「我們可不覺得蠢。看你暈倒叫不醒也不敢動你,還通知人偶大人和博士過來看。」
  經過伯恩哈德的提醒,弗雷特里西逐漸憶起事情的始末。今天里斯提出與五人一對一車輪戰的邀請。首先是阿貝爾,接下來依照順序是貝琳達、弗雷特里西、瑪格莉特,最後是伯恩哈德。
  第二戰的貝琳達和里斯兩人皆使出了彼此的異能,練習場上瞬時冰火交錯,室內的氣溫也跟著變化萬千,對戰景觀看來相當地華麗炫目。
  不過身為將軍的貝琳達最擅長的是軍團戰。與里斯相比,對人戰經驗少了許多,因逐漸無法跟上里斯的攻勢而敗下陣來。
  接下來是弗雷特里西對上里斯,里斯以防守的姿態應對雙劍如行雲流水般的連續攻勢。在兩人打得正白熱化的時候,弗雷特里西為了閃避里斯火刃的一擊而向後踏了一步,不料後腳跟踩在殘餘的冰片上,毫無心理建設的弗雷特里西只覺得視野一晃,後腦勺相當豪邁地與地面重重一撞,暈了過去。
 
  「看你還笑得出來,應該沒問題。」
  弗雷特里西的視線移向以右手輕遮口唇的貝琳達。雖然對方閉著雙眼看不出情緒,但似乎很擔心自己的狀況。
 
  「是我太大意了。戰場上有什麼狀況都要注意才行啊。」
  收到弗雷特里西的話,一時不太明瞭的貝琳達偏了頭,過了半晌才查覺弗雷特里西在安慰自己。
 
  「下次打一場吧,貝琳達。」
  「...當然可以,歡迎之至。」
  練習場的中央,瑪格莉特與里斯的練習結束了,依順序接下來是最後的伯恩哈德。寡默的男人將雙手戴上手套,提起手邊的新月漫步向中央走去。貝琳達也被瑪格莉特叫走,留下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兩人在原地。
 
  「其實還很痛吧。」
  阿貝爾還是很在意弗雷特里西的狀況。明明剛剛才痛得吭了一聲,怎麼可能馬上就好了。然而不想讓大家擔心的弗雷特里西卻逞強,講得像是已經痊癒一樣。
 
  「...是有一點。而且前額這個舊傷竟然跟著抽痛起來,這還是第一次,有點驚訝。」
  阿貝爾的面色因這句話變得凝重,後面的傷痛竟然影響到前面的舊傷,可以想像弗雷特里西摔得有多痛。感受到臉頰上的溫暖,是弗雷特里西的大掌撫摸著自己的臉龐,阿貝爾鬱悶的表情因而緩和下來。
 
  「別告訴伯恩喔。」
  明白弗雷特里西體貼的用意,阿貝爾當然不會跟伯恩哈德提起。
 
  「要不要去找人偶大人?講一聲他會幫你治療。」
  「不用啦,沒你想像的那麼嚴重。只是就,有點痛罷了。」
  弗雷特里西笑得很溫柔,卻令阿貝爾看得心疼。很想為對方做什麼,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無能為力。
  希望至少減輕對方的疼痛。阿貝爾的手掌撫上弗雷特里西的右額,蓋上男人的傷痕。對於阿貝爾的動作,弗雷特里西欣然地接受了。來自掌心的溫度淡化傷疤的痛楚,弗雷特里西自心底感受到溫暖。
 
  「小貝你的手好熱好舒服喔。你知道嗎?說比體溫高些的溫度可以加速傷口恢復的速度耶。」
  「你都講得很簡單。好啦,你要在這邊躺著,還是要回房間休息?」
  「在這邊躺在小貝的大腿上就好啦,我喜歡這樣。」
  弗雷特里西握起阿貝爾覆蓋在額上的手掌,落吻於掌心之中。看到心愛的劍聖紅得像快冒出火來,弗雷特里西愉悅地笑了。
 
  「那,讓我休息一下吧。」
  枕在阿貝爾柔軟的大腿上,將溫暖的手掌再度覆上自己額上的傷疤,弗雷特里西滿意地閉上雙眼。
  心中的傷疤,早已被這份溫暖所撫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