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九呼吸

09. 呼吸 吐息
 
  「不過是說,還真是冷。感覺都快要下雪了。說不定下雪還比較好些,雨天的體感溫度比較低。」
  「...嗯。」
  阿貝爾對目前的狀況感到窘困。
  弗雷特里西依照阿貝爾的要求爬上床。但在上床舖之前,弗雷特里西在自己的面前將衣物一件件褪了下來,只留下包裹重點部位的裡褲。帶有傷疤的男人接著鑽入阿貝爾的被窩中,從後方將怕冷的獅子擁入懷中。
  雖然阿貝爾並不是沒有穿衣服,但被弗雷特里西近乎赤裸的強健身軀所擁著,熱度無法阻擋地從緊貼的肌膚傳了過來,打亂了內心的平靜。還有弗雷特里西的下身正貼著自己,雖然並沒有完全硬挺,已足以令阿貝爾無法不在意。
  不過男人確實驅逐了寒意,被擁抱的身體相當暖和。雖然各種熱起來的機制有許多可議之處。
 
  「小貝怕冷這點挺有趣的。小貝的肌肉這麼大,同時散發的熱量也很大,但感覺不太出來耶。」
  「什麼意思?你這話太跳躍了我聽不懂。」
  「嗯...」
  弗雷特里西將下巴貼上阿貝爾的肩膀,喉間鳴起思考的聲音,雙臂擁抱戀人肌肉飽滿的身軀左右緩慢地搖晃著。
 
  「簡單說就是肌肉量大的人燃燒的熱量高,體溫也會比較高,相對地...應該比較不怕冷吧。」
  「這是什麼理論?意思是我怕冷很奇怪嗎?」
  這樣聽起來好像是在講自己體質虛弱一樣──雖然沒有那個意思,但阿貝爾疑惑的口氣帶些許的不悅,令弗雷特里西馬上注意到自己說詞不當,連忙向戀人道歉。
 
  「小貝別生氣嘛...這只是我自己推論而已,在這當下被你推翻了。」
  「我沒有生氣啦...我覺得你的體溫還比較高。」
  「是嗎?我是覺得我們差不多。」
  出於想要軟化氣氛,弗雷特里西嗅了嗅阿貝爾的頸項,接著輕啄了一下,開始肌膚的親密廝磨。
  面對這種情況,阿貝爾無語地讓弗雷特里西盡情地磨蹭。雖然表現的很彆扭,但阿貝爾心底很喜歡弗雷特里西這樣對自己撒嬌的舉動。
  見阿貝爾故意不講話,弗雷特里西故意變本加厲地用的鬢毛阿貝爾敏感的頸部,阿貝爾終究受不了搔刮出來的刺癢感而笑了出來。
 
  「好了啦!很癢耶!」
  「小貝的臉頰還挺涼的。」
  「嗯?是嗎。」
  弗雷特里西張口對阿貝爾的面頰呵出溫熱的氣息,偌大的雙掌一左一右貼了上去。
  不過阿貝爾並不覺得是自己的臉頰溫度低,而是弗雷特里西的基礎體溫比較高。覆蓋在雙頰上的掌心真的好熱,與弗雷特里西的情感無異。
  裹在棉被中抱著自己心愛的人。心情愉快的弗雷特里西哼起歌來,輕快的旋律在雨聲的襯托之下別有一番韻味。被溫暖所包圍,阿貝爾靜靜地感受弗雷特里西胸膛的起伏,聽著隨性的歌聲好一段時間。
 
  「...上次看到雪還是覺得很冷,不過確實是沒有今天這麼冷。」
  「下雨濕度很高的關係吧。如果今年又下雪了,再一起來溜冰吧。」
  「哼。我今年一定要溜得比你快,等著瞧吧!」
  「我很期待喔,追在小貝後頭好像很有趣呢。」
  被弗雷特里西追著跑──阿貝爾想像了一下這個情形。追在後頭的弗雷特里西一定會帶著愉快的笑容,說不定還會惡劣地故意保持距離觀察自己的反應。這樣的狀況想來頗為顫慄,好似被弗雷特里西抓到就完蛋了。
 
  「下雪真的比下雨好多了,等雪停了可以做好多好玩的事情。」
  「...很多好玩的事情就免了。以前在連隊也看過下雪,那時也是覺得很冷。」
  「你是說一大早你和利恩打雪仗被我發現那次嗎?」
  「對啊。那天全員還被懲罰不准吃早飯,大家排排站在餐廳外面餓肚子。雖然最後因為你的關係還是有吃到啦。」
  阿貝爾說的是進入連隊第一年的冬天,由自己與利恩起頭,興奮的訓練生們群起在堆滿初雪的集合場打雪仗。然而喧鬧的代價是罰站不准吃早餐,不過在身為教官的弗雷特里西求情之下,訓練生們還是吃到了冷掉的早餐。
  想起那段懷念的記憶,阿貝爾不自覺地在面上顯露笑容。弗雷特里西當時是一位很奇特的教官,像帶他們胡鬧的大哥一樣。
 
  「有你這種教官怎可能會教導出乖乖聽話的學生,懲罰都作半套的。明明對小朋友來說餓肚子是遠比罰站還嚴厲的懲罰。」
  「嗯...但餐廳都把早餐作好了,沒人吃也只能丟掉很可惜啊。不吃白不吃嘛。」
  「你還真是勤儉持家啊。」
  「當然啊。我還不想被伯恩瞪,他管帳管得很嚴耶,有一毛白花的錢都會被他追殺。」
  阿貝爾想像伯恩哈德面無表情地盯著弗雷特里西的情境,不禁莞爾一笑,幫微微發紅的鼻頭引來弗雷特里西的輕輕一捏。
 
  「.........嗯?」
  弗雷特里西查覺外頭靜了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嘈雜的雨聲停了,微微露臉的陽光使得外頭明亮了些。
  注意到身後男人的變化,阿貝爾追隨弗雷特里西的視線往窗外看去。外頭的陽光變強了,但似乎有細微的物體飄散在空氣之中。白白的、宛如細塵,微微地反射著來自天空的光芒。
 
  「外面好像...下雪了?」
  「...真的耶!小貝!下雪了!才剛講下雪就下雪了!」
  「你也太興奮了吧。」
  「因為我覺得小貝厲害啊!講完就下起雪來了!」
  這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吧──雖然兩人確實講著下雪的話題,但跟天空下起雪這件事情並沒有關聯性存在。
  不過阿貝爾清楚弗雷特里西很喜歡下雪,明白男人會為了下雪天像個孩子般興奮期待。因覺得弗雷特里西躍動的模樣很可愛,阿貝爾抿唇笑了起來。
 
  「下雪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吧,弗雷你真的很有趣耶。」
  臉頰再度感受到男人手掌的溫暖,引導阿貝爾向側面轉去,嘴唇被溫柔地佔據了。由於太突然,阿貝爾瞪著天藍色的雙眼望著像是剛想起什麼事情的弗雷特里西。
 
  「因為昨天回來太累就休息了,忘了講。小貝,新年快樂喔。」
  經過弗雷特里西這麼提醒,阿貝爾才注意到今天確實是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來到這個世界又多了一年,與弗雷特里西相處的年歲也多了一年。
 
  「新年...快樂。是說你別這樣看我啦!」
  帶著傷疤的男人瞇細翠綠色的雙眼,溫柔的笑容流露出內心滿滿的愛意。擁抱身軀的雙臂加重了力道,弗雷特里西緊緊地擁住阿貝爾,將頭埋入懷中人的肩頸處。
 
  「小貝...我好愛你。」
  「......我也...很愛你啦...這件事情不要一直講啦!你是笨蛋嗎?」
  「也許是吧。」
  聽到這隱喻『碰到你所以我成了笨蛋』的回答,阿貝爾受不了地彎起右手臂捏住弗雷特里西的臉頰。
  雖然有點痛,弗雷特里西還是開心地笑著。
 
  「新的一年,也要請你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