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七蜂蜜

07.蜂蜜 はちみつ
 
  「嗯?小貝。」
  「弗雷!你來得正好,這罐東西該擺在哪好?」
  阿貝爾轉了過來,弗雷特里西看到他粗壯的手臂捧著一個大玻璃罐,裡面裝滿著琥珀色的液體。驚訝的弗雷特里西定睛看個仔細,罐中的液體並非如水一般的流體,而是濃稠的漿狀。
 
  「...哪來的這麼大一罐蜂蜜啊!」
  「你看得出來耶!是里斯和米利安他們在森林裡發現了一個很大的蜂窩,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裡面的蜜蜂全跑光了,米利安索性就把整顆蜂窩包起來摘下帶回來了。」
  「嗯...里斯啊...」
  「...里斯不是重點吧。總之就帶回來了。剛剛才在庭院把蜂蜜全部倒了出來,裝在這個罐子裡面。是說到底該放哪啊?」
  「我來弄一個位置。」
  裝滿蜂蜜的罐子大約有酒桶那麼大,即使是壯碩的阿貝爾也是抱個滿懷。而且還裝著滿滿的蜂蜜,是很有重量的。
  弗雷特里西將擺放調味品的廚櫃挪出一個空位,和阿貝爾一起把裝滿蜂蜜的玻璃罐推了進去。總算擺脫了這股重量,阿貝爾伸展手臂拉了拉肌肉,喘了一口大氣。
  可以裝滿一個酒桶的蜂蜜真的很稀奇,兩個大男人不自覺地蹲在櫥櫃前盯著擺在櫃中的大罐子瞧,濃稠的液體呈現出相當純淨的深琥珀色。
 
  「是說那麼大的罐子你哪裡拿到?有密封作用嗎?」
  「有吧,蓋子旁有一圈橡膠,米利安說可以。是我們去倉庫裡找的,看起來挺乾淨就拿來用啦。」
  「......這會不會是瑪格拿來作實驗用的罐子吧...」
  聽到弗雷特里西這麼說,完全沒想到這點的阿貝爾瞬間瞪大天藍色的雙眼,金色的雙眉也因此抬高了。
 
  「真假的!會不會有毒啊!」
  「你們後來有洗嗎?」
  「是有啦!而且罐子不是不能有水嗎,會讓蜂蜜壞掉。所以用水沖完之後里斯馬上就把罐子烤乾了,結果變成罐子很燙。之後還等了好一陣子,等涼了我們才開始弄蜂蜜。」
  「...這時候火的能力還挺方便的。那應該沒問題,洗過還高溫殺菌過。有這罐也很好喔!可以用它來作很多點心。」
  「哈哈!我就是期待你這句話。」
  弗雷特里西的胸口被阿貝爾這句突然的話擊中了。沒料到自己會被期待,不好意思地搔了騷鼻頭,露出開心的笑容。
  聽到門被開啟的聲音,兩個男人一齊站了起來,是雪莉,吐著舌頭的羅布跟在他的腳邊。雪莉在看到阿貝爾的時候整個表情都亮了起來,很明顯地是來找阿貝爾的。
 
  「阿貝!還有弗雷!」
  「雪莉怎麼了?」
  「...嗯~~~其實發生了一點事情...可是不知道該不該講,但不講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還是講好了!」
  「嗯,怎麼了?」
  「嗯~~~多妮...多妮說肚子很痛...躺在床上不起來。可是雪莉不知道該怎麼辦。」
  「多妮肚子很痛?」
  「嗯~~~因為...因為多妮好幾天都...嗯~~~雪莉不知道要怎麼講啦!」
  雪莉的說詞令弗雷特里西在旁邊聽得一頭霧水,只好期待阿貝爾能給一點提示。然而阿貝爾帶著一臉苦澀的笑容看了過來,弗雷特里西雙眉一抬,覺得案情很難理解。
 
  「沒關係。我們可以去看看多妮嗎?」
  「雖然多妮可能會生氣,不過應該可以。因為阿貝又不是博士。」
  「嗯,走吧。」
  兩個大男人跟著一個小女孩走到雪莉與多妮妲的房間前。雪莉敲了敲門,喊了一聲:「多妮~」,見裡面的人沒有回應,雪莉又敲了一次門,這次羅布還幫腔似地對著門叫了兩聲。
 
  「多妮,你在裡面吧,阿貝和弗雷在這邊,要來看你了喔。」
  「什、什麼!笨蛋雪莉!你該不會講了吧!討厭你喔!」
  「我什麼都還沒講啦,就讓阿貝看看嘛,你都痛好幾天了...」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站在苦言相勸的雪莉身後,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都清楚地聽到多妮妲在房內激烈的反抗聲。
  雖說『激烈』,但也只有言語上。多妮妲聲音確實不如平常那樣充滿活力。
  面對這個僵局,兩位大男人互相看了一眼,決定目前還是什麼都不要作,因為雪莉能勸說姊妹開門是最好的。
 
  「好啦!阿貝和弗雷都在等你了,說不定不用給博士看就解決啦。」
  「唔唔唔......可惡耶!唔唔唔......好啦...說好不可以給博士知道...」
  「嗯,我知道啦。阿貝,弗雷,進來吧。」
  雪莉打開了房門先進入了房間,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跟著走了進去。兩位少女的房間擺了許許多多的書本,幾乎都是圖畫故事書。雪莉與多妮妲平時睡在一起,不過現在這張雙人床只有穿著睡衣的多妮妲躺上面。
  身體不適的多妮妲悶著一張臉。阿貝爾看出多妮妲的氣色不比平時,在少女的床邊屈膝蹲了下來探問多妮妲的狀況。
 
  「多妮你怎麼了?」
  「............」
  「多妮要說啦!你不說阿貝怎麼知道。」
  多妮妲馬上轉頭憤怒地瞪視催促的雪莉,不過雪莉完全不畏懼,輕鬆老實地接下姊妹的視線。多妮妲猶豫地緊抿發白的唇,還是決定說出自己的狀況。
 
  「.........肚子...肚子痛三天了...」
  「肚子痛三天?」
  阿貝爾聽了這句話,疑惑地與身後的弗雷特里西相望。說到女孩子肚子痛,兩個大男人馬上聯想到女性每個月會固定來訪的經期。
 
  「是不是去找瑪格比較好啊...」
  「應該,我們兩個都不會有月經啊...」
  「嗯?雪莉和多妮的身體構造和人不一樣喔!我們是自動人偶,不會有紅紅的東西出來,不會痛的!」
  聽到雪莉的補充,兩個大男人馬上理解。何況雪莉與多妮妲的體內流動的是綠色的液體,不是與他們相同的紅色血液。
 
  「嗯...肚子痛啊...吃壞肚子了嗎?」
  「多妮,你最近有拉肚子嗎?」
  「多妮沒有拉肚子...但肚子還是很痛...」
  「嗯?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貝爾又回頭看向弗雷特里西尋求他的意見。
  弗雷特里西的雙臂在胸前盤起,開始仔細地回想這幾天所吃的餐點,從食材方面想不出任何的問題。何況最近天氣很冷,食物很難出現敗壞的狀況,而且弗雷特里西很注意這個基本的衛生問題。
  而且多妮總是愛吃肉,蔬菜水果都很少吃──弗雷特里西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而且那種狀況確實是少女羞於明言的情況。
 
  「多妮,你會不會覺得肚子脹脹的?」
  「嗯?有一點...」
  「哪邊比較脹?可以讓我摸摸看嗎?」
  「嗯?嗯...是可以啦...」
  阿貝爾站起身將位置讓給弗雷特里西。弗雷特里西伸手將手掌放上多妮妲的下腹部,施放力道輕輕地按壓下去。被按壓的多妮妲如所料地痛了起來,帶著皺縮的表情叫出聲音。
 
  「痛、痛痛痛!那邊會痛啦!」
  「嗯...應該就是這麼回事了。多妮你有幾天沒上大號了?」
  「咦?嗯...好像有...四天了吧...」
  四天沒有上大號──這個消息令阿貝爾與雪莉都瞪大了眼睛。
 
  「所以是...」
  「是便秘所引起的疼痛,簡單說就是大便塞滿了腸子。」
  「滿肚子大便...」
  「咦!好討厭喔!那多妮要怎麼辦?」
  「這就是平時少吃蔬果又少喝水的後果啦。」
  「嗚...我知道了啦!」
  平時的飲食習慣造就了現在的痛苦,多妮妲羞愧地將被子拉高遮住羞恥又苦澀的表情。
 
  「不過正好今天進了特效藥。小貝我們去廚房,雪莉也一起來吧。」
  特效藥──阿貝爾不懂弗雷特里西所說的特效藥是什麼,跟著男人一起去廚房了。
 
 
  「哇!這就是特效藥嗎!好棒喔!雪莉也可以喝嗎?」
  「可以啊。不過你喝一杯就好囉,喝太多會吃壞肚子的。」
  「所以這一整瓶...都要讓多妮喝...是要讓多妮...『吃壞肚子』嗎!」
  「嗯...也可以這樣說吧!不過這樣他肚子裡的大便就可以排出來,多妮就不會痛了。」
  「真的嗎?那雪莉要讓多妮全部喝下去!」
  「要慢慢喝喔,一杯杯喝,別真的一次全灌下去了。」
  「好~~~謝謝你們!」
  雪莉抱著一大罐約三公升的蜂蜜水走出廚房回房間。看著少女和羅布一起從廚房消失,阿貝爾開口跟弗雷特里西問個詳細。
 
  「便秘喝蜂蜜水會有效?」
  「有啊,蜂蜜有潤腸的效果,而且很甜,富有糖分,糖份和水都有促進腸胃蠕動的作用。多妮太少喝水了,最近都沒有甜食吃,沒想到就變成這樣了。」
  「原來如此...」
  「但多妮已經有四天沒上廁所了...蜂蜜水不一定有效。如果到今晚都沒有效果,還是去跟博士講一下好了。」
  「嗯。不過你怎麼會知道這知識啊?」
  「我不是當過你的教官嗎。有很多小朋友進來的時候很緊張,那時候就容易有便秘的症狀。雖說來一發灌腸劑馬上就唰唰!兩下就解決了。不過也有人不喜歡那樣,就去查到蜂蜜有這種用途了。」
  「喔喔...」
  「而且蜂蜜還有美容的用途喔。」
  不知何時,弗雷特里西手指沾了一點蜂蜜,輕輕地沾上阿貝爾的嘴唇。
  正當阿貝爾還在發愣的時候,弗雷特里西已經貼近了,調皮的舌尖勾舔了被抹上蜂蜜的唇瓣。
 
  「蜂蜜中的蜂膠可以潤唇,小貝的嘴唇也會變甜喔。」
  「...沒有關聯啦!」
  最後的潤唇說到底是不是正確的知識,阿貝爾完全不想追究。
  這個男人真的是太容易擾亂自己的心境了。
 
 
  「小貝,是說今天是聖誕節耶。」
  「嗯,然後呢?」
  「人偶大人怎麼都沒有舉辦宴會呢?」
  「因為人偶大人說最近很忙所以想要休息。」
  「喔...那......我們晚上的活動呢?」
  「不准。明天早上也要任務。」
  可憐的弗雷特里西被阿貝爾打槍了,但男人的心中覺得有點愉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