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六突襲

06.突襲 不意打ち
 
  「你真的要煎牛排?」
  雖然弗雷特里西已決心要這麼做,伯恩哈德仍然再次提出了疑問。
  一大早吃牛排,真的太刺激了。
 
  「我覺得小貝會喜歡耶,不過我弄薄一點好了。」
  「......好吧。你應該去看看阿貝爾起床了沒吧?」
  既然已經決定要作牛排,弗雷特里西便將安妮送他們的牛肉擺在盤子上解凍。男人心情愉悅地踩著腳步走出廚房,回到阿貝爾與自己的房間前,悄聲地開門。
 
  「嘶......嘶......」
  被窩中傳出阿貝爾仍在熟睡的鼻息聲。弗雷特里西瞄了一眼床頭上的時鐘,距離他出門已過了一個小時半,是該叫阿貝爾起床的時候了。
  弗雷特里西走到床邊,看到床上的阿貝爾還閉著眼睛側身躺著,果然還在睡。男人在床緣坐下,輕聲地喚著戀人的小名。
 
  「小貝。小貝,起床囉。」
  「唔唔.....」
  處於睡夢之中的阿貝爾對弗雷特里西的呼喚有反應。但貪睡的獅子並沒有睜眼醒來,只是一翻過身,背對發聲源的弗雷特里西。
 
  「你不起來,我要對你惡作劇喔。」
  「............」
  見阿貝爾沒有反應,依舊是張著口睡覺,弗雷特里西露出了笑容,要開始實行所謂的『惡作劇』。
  弗雷特里西趴上阿貝爾的身體,像隻狗聞嗅食物般在敏感的臉龐上反覆地吹出快速的氣息。鼻頭親密的磨蹭與拂在阿貝爾面頰上的氣息引起擾人的搔癢感,阿貝爾又有了反應,但貪睡的獅子仍是閉著雙眼,緩緩地別過頭閃躲弗雷特里西的騷擾。
  心裡充滿樂趣的弗雷特里西持續地追擊聞嗅著,甚至伸舌輕舔阿貝爾的肌膚。不堪其擾的睡獅終於醒了,睜開天藍色的眼睛。
 
  「...你在幹嘛。」
  「叫你起床啊。」
  「一直聞,很癢耶。」
  「咆嗚。」
  「......剛醒來沒力氣吐槽啦...」
  「哈哈。不過該起來啦,再睡下去今天早上就過完囉。」
  「...嗯。」
  弗雷特里西退下床,朝躺在床上的阿貝爾伸出右手。阿貝爾很自然地牽了上去,弗雷特里西一把將阿貝爾從床上拉起,讓他坐在床上。
  弗雷特里西的雙臂環繞而上,將坐起的阿貝爾擁在懷裡,在劍聖的面頰奉上一吻。
 
  「早安,小貝。」
  「...早安。」
  「你快點起床,來吃早餐。」
  「喔...好。今天早餐吃什麼?」
  看阿貝爾隨興地搔抓著散亂的頭髮,弗雷特里西心底覺得很可愛而露出笑容。
 
  「吃牛排。」
  「牛排喔...」
  牛排...牛排,牛排──遲緩的思緒逐漸醒了過來,阿貝爾驚訝地瞪大雙眼,直直地望向坐在床緣的弗雷特里西。
 
  「牛排?」
  「牛排。」
  「牛排?」
  「牛排。」
  「我馬上起床。」
  真的很喜歡吃肉耶──弗雷特里西在心裡開心地笑著,果然阿貝爾會喜歡。
 
  「好,那我現在去煎。小貝你慢慢來就好。」
  確認阿貝爾起床了。在前往廚房的路上,弗雷特里西想著要放哪些物品當配菜。雖然主角確實是牛排沒錯,但總不能讓阿貝爾只吃肉而沒吃蔬菜。
 
  「阿貝爾起床了?」
  「剛剛還在睡,不過一聽到牛排就醒了。」
  「...我還真是服了他。」
  這句不由得的感嘆話說得很小聲,因此弗雷特里西並沒有聽得很清楚。
 
  「嗯?伯恩你剛說什麼?」
  「沒,是說你這牛肉要怎處理?」
  「嗯...就切一切然後煎一煎。」
  不過弗雷特里西拿出一個深底的鐵鍋,在其中裝滿了水,放上火爐開始燒,是拿來燙青菜用的。
  看牛肉解凍得差不多,弗雷特里西將肉塊切為約一點五公分左右的厚片。在平底鍋中倒油,等大火將油燒熱了,弗雷特里西便將牛肉下鍋,開始煎牛排。
  相對哼著歌的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則是淡定地看著兄弟煎牛排,並做好煮咖啡的準備。
 
  「伯恩,你可以幫我洗小番茄嗎?」
  「......小番茄在儲藏櫃裡嗎?」
  「嗯,要快點把他吃了。還有橘子,幫我拿幾顆來榨汁。」
  「好。」
  趁著牛排還在鐵鍋上煎的空擋,弗雷特里西用小刀去掉綠花椰菜的硬皮和瑕疵之後洗乾淨。水滾了,便將花椰菜倒進滾水中,並灑上一茶匙的鹽巴。
  蔬菜不能只有一種,將茄子洗好,切成片狀放在一旁。弗雷特里西回到火爐前,熟練地將牛排翻面,原本血紅的肉塊轉變為帶有些微金褐焦點的美味肉排。弗雷特里西露出相當滿意的笑容,並切了一小片塗麵包的黃奶油放在熱燙的牛排上,讓奶油融入其中,為廚房中飄散的肉香增添一份濃郁的氣息。
 
  「番茄和橘子汁弄好了。」
  「謝啦!小番茄直接用碗裝起來當水果吃就好。」
  「好。」
  伯恩哈德將榨好的橘子汁倒入弗雷特里西和阿貝爾的杯子中,洗好去蒂的小番茄放入大碗擺上桌,繼續看兄弟煎著火爐上的牛排。
 
  「牛排!」
  「小貝,你再等一下,快好了。」
  「好!」
  將煎至表面微焦的牛排放上大圓盤,弗雷特里西把切成片狀的茄子丟入平底鍋中拌炒,待牛排的肉汁滲入茄子之中。
  很快地茄子便軟了,而綠花椰菜也煮透了。拿起篩網將綠花椰菜從滾水中撈出瀝乾,弗雷特里西將兩種蔬菜一齊擺放入大圓盤中。在上桌前弗雷特里西拿出了岩鹽,在牛排上灑了一點。
 
  「好了!小貝快吃吧。盤子有熱過有點燙,要小心喔。」
  「牛排!」
  弗雷特里西將三盤美味的自信作擺上餐桌,拿好刀叉的阿貝爾將盤中的牛排切開,鮮美的肉汁從色澤粉嫩的斷面流了下來。雙眼發亮的阿貝爾馬上切好一塊放入口中,咀嚼著美好的滋味。
  望著阿貝爾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弗雷特里西露出滿足的笑容。
 
  「怎麼樣?」
  「很好吃!」
  「哈哈,這是肉店的小安妮送你的禮物。他說很感激小貝幫他修好了椅子。」
  「那椅子還堅固嗎?」
  「嗯,看起來是挺堅固的,我和伯恩看他爬上爬下都沒有問題。這禮物,他本來是想親手交給你的。」
  「是喔...這麼好吃的肉。明天去看看他好了。」
  「嗯。那我也要來吃了。伯恩也快吃吧,趁現在才好吃。」
  「...好。」
  伯恩哈德將面前的牛排切開,手感告訴他這確實是上等得好肉。拿著刀叉切出適合入口的大小,插一塊放入口中。柔軟的肉質相當美味,甘美的肉汁確實地佈滿於舌頭的味蕾,相當好吃。
 
  「不過...一大早就吃牛排...有一點瘋狂耶。」
  「咦!我以為小貝會喜歡,想早一點讓你吃到。」
  「是喜歡啦,而且也真的很好吃。」
  「對吧。還有蔬菜和番茄,小貝你要都要吃喔。」
  「...知道啦。」
  伯恩哈德慢慢地咀嚼,細細地品嘗這份早上的大餐。
  再將一塊切好的牛肉放入口中,伯恩哈德看著面前弗雷特里西與阿貝爾,撇了擺在一旁的熱咖啡,伯恩哈德將糖罐蓋了起來。
  今天也是,黑咖啡就可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