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25奶雞大大的嫁妝要沒咧

小弗:「前輩!前輩!」(R4上半裸抱貓衝刺中)

奶雞:「幹嘛?」
 
小弗:「前輩我跟你說!你的嫁妝終於花光囉!」(閃亮笑容,不過還是上半裸)
 
奶雞:「啊?」(什麼嫁妝,老子是男人啊)
 
看著小弗閃亮亮的笑容,搞不清楚的奶雞慎重起見還是問了一下什麼是嫁妝。
 
奶雞:「那個...弗雷啊。」(學長凹人模式)
 
小弗:「是!前輩。」(上半裸立正,不過胸前還是捧著貓)
 
奶雞:「那個...嫁妝。嫁妝是什麼啊?」(雖然說問這種話好像很遜,但還是問了。」
 
小弗:「是的前輩!我來為您解說!想當初二零一一年底的時候,
    前輩剛出,人偶大人便失心瘋了般狂抽前輩!」(認真高聲報告)
 
奶雞:「喔喔喔!我的魅力真強啊!」(手指抹過鼻頭,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小弗:「是的!但是!人偶大人怎麼抽、怎麼抽,前輩就是沒下來!
    聽說那時候連暫譯為赤紅墓標機娘大大都直接升為紅卡了!前輩還是沒下來!」
   (依舊認真高聲報告)
 
奶雞:「喔、喔喔...」(有點心虛,只好喝水)
 
小弗:「所以!人偶大人一怒之下!拿著信用卡衝了六千元!就是三千元衝了兩次!
    聽說之前保留的兩千元額度也都乾了!總共八千元!」(依舊認真高聲報告)
 
奶雞:「噗───」(覺得太過誇張,滿嘴的水噴在小弗身上。)
 
小弗:「報告前輩!

    由於我上半身沒有穿衣服!這種天氣被前輩噴水很冷!

    請問我可以先去擦乾嗎!」(貓因為看到里斯噴水已經逃跑了)
 
奶雞:「...我把你瞬間烤乾就好。」(轟的一聲,一陣熱風讓弗雷瞬間乾爽)
 
小弗:「前輩好熱!頭髮有點焦!謝謝你!」(沒貓可抱了,雙手收至腰後收息高聲報告中)
 
奶雞:「...好了啦,繼續。所以?嫁妝是?」
 
小弗:「就是召喚前輩的副產物!由於當初布勞給的是各種碎片與硬幣!享有銅牆鐵壁之稱!
    因此在前輩到來之前,人偶大人將這些物品稱為嫁妝!」(收息認真高聲報告)
 
奶雞:「...是喔。」(還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但有點放棄了)
 
小弗:「是的!從召喚前輩到來的那天起,人偶大人再也沒有合成過紅碎紫碎了!直到現在!」
   (報告完後清喉嚨)
 
奶雞:「喔喔,真不愧是我啊!......等等,從來沒有嗎?」(仔細思考之後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小弗:「是的!」
 
奶雞:「我出現不是二零一二年一月的事情嗎?」(大驚)
 
小弗:「是的!順帶一題,今天是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奶雞:「等等...這期間有幾個人...」
 
小弗:「報告前輩!咳、請聽我慢慢道來,
    小貝R3到R5、我R1與R4、伯恩R1與R4、貝姐R1、瑪格R1與R4、
    前輩你本身R1、米熊R1、小必取傑多R1、利恩R1與R4到R5、阿奇R5、
    尼西R4、爺爺R1、蛋糕R1、原子大大R1!以上通通都是前輩的嫁妝來的!」
 
奶雞:「.........那現在人偶大人在作什麼?」(覺得有點恐怖)
 
癡偶:「你們三個!給我抱在一起跳!金幣掉出來就可以滾了!
    喂!我可不允許毛色不同的抱在一起!給我分開!」(威脅小動物中)
 
小弗:「前輩!謝謝你!大家!一齊──來!」(教官一聲令下,全體挺胸)
 
一同:「謝、謝、奶、雞、大、大!!!」(軍隊樣式)
 
被眾人圍住的奶雞覺得,自己爛骰就死定了。
 
■  ■  ■  ■  ■
 
奶雞:「弗雷啊,我好奇問問。」(精神轟炸,虛脫)
 
弗雷:「是的!前輩請說!」(依舊是認真回應)
 
奶雞:「人偶大人到底在作什麼事情?」
 
弗雷:「好像是在為我的R5卡作準備,但不太清楚是怎樣的準備。
    只知道他想要消耗掉之前用多妮的頭所作出來的混沌這樣。」
 
阿貝:「人偶大人!為什麼要作出那麼多我的記憶啊!」(無法阻止)
 
奶雞:「......我好像有點懂了。是說現在人偶大人床邊的多妮有幾顆啊?」(單純的疑問)
 
弗雷:「七顆!」(秒答)
 
奶雞:「......七夜怪談喔。」(抱頭)
 
■  ■  ■  ■  ■
 
所以我要開始為紅碎煩惱了(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