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恐怖雙子2013年生日紀念

  「阿貝。弗雷和伯恩會想要什麼?」
  「啊?什麼?」
  阿貝爾獨自在房間中,突然接到一個沒頭沒尾的疑問,不禁發出拉高八度的遲疑音。轉向門口一看,才發現是小小的主人無聲息地走進了房間。
 
  「人偶大人!抱歉我剛剛沒發現...」
  「沒關係,是我突然跑進來。」
  看著人偶將房門闔上,阿貝爾稍微想了一下。在這個時間點詢問,應該是那個原因吧。
 
  「他們快要生日了。今年阿貝你有得到生日禮物,所以我想他們也要有才行。」
  果然,因為過幾天就是十一月七日了,那天是賽弗特雙胞胎的生日。
 
  「人偶大人想要給他們生日禮物不是很好嗎?怎麼講得好像是要公平起見一樣。」
  「...其實我本來是沒有要送禮物給任何一個戰士的,但弗雷說應該要給你一個禮物,所以才有的。」
  「真的嗎!我很喜歡人偶大人給的禮物耶!知道這個真相...好像有點...感覺怪怪的...」
  阿貝爾從人偶瞪大的玻璃眼珠,看出主人訝異的情緒。
 
  「哪點讓你感覺怪怪的?」
  「哈哈...有話直說向來是人偶大人的優點。嗯...算了啦!我是說,本來沒有要給我禮物這一點讓我有點驚訝。其實也沒怎樣啦...嗯,我的反應誇張了點就是了。」
  「......喔,是嗎。」
  「我真的不在意啦!呃...好吧,我剛才確實有一點在意。但想想發現人偶大人也是深思熟慮才給我那樣的禮物,我也很喜歡。這樣最重要,我並沒有受傷啦!」
  「嗯,那就好。」
  看到人偶恢復平時的表情,阿貝爾鬆了一口氣。主人雖然寡默少言,但性格直來直往,表情也很容易傳達出他內心的情緒,阿貝爾很喜歡這種沒有心機的感覺。
 
  「不過...我還真不知道弗雷和伯恩會想要什麼。弗雷是一個物質慾很低的人,而伯恩也一樣。雖然我不清楚他們想要什麼,我感覺得到他們很喜歡目前的生活。」
  但是弗雷特里西在別的方面欲望就很強了──阿貝爾暗自在心裡吐槽。
 
  「應該會想要其他的事物吧?或是跟阿貝爾一樣,有想見的人。」
  「嗯......弗雷說過伯恩有得到小時候與父母相處的記憶,他對這方面好像沒有很執著...而且兄弟倆彼此都在這,連隊的夥伴也是很多人都在這。這樣想來其實...還挺奇妙的。」
  「因為認識的人都在這?」
  「...嗯,說不上來是好還是不好耶。」
  畢竟來到星幽界都是因為生前有未完成的夙願,阿貝爾尷尬地笑了。
  阿貝爾想為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盡心意,早在兩個禮拜前就開始煩惱了。雖然有成功地瞞著弗雷特里西準備了一個禮物,但還是想要做些別的事情。
 
  「我是有打算要聯合大家一起辦生日派對啦...去年因為太突然不是什麼都沒有辦嗎?」
  「我記得是弗雷本來有打算要做什麼,但被伯恩以『太花經費』的名義阻止了。」
  「咦是這樣嗎?嗯...弗雷什麼都沒有跟我說...」
  去年是到了夜晚,阿貝爾才知道雙胞胎的生日。
  阿貝爾當下非常震驚,很想為弗雷特里西做什麼,只好祭出「只要我能做,我答應你任何一件事情!」如此臨時的禮物。
  弗雷特里西聽了,燦出惡戲的笑容,男人在阿貝爾面前裝模作樣地想了很久,令阿貝爾誤以為自己會被惡整。可是最後,弗雷特里西只點了一個擁抱作為禮物。說出願望時,壽星的面上還帶著幾分靦腆,令阿貝爾胸口不禁揪了起來,那晚就由阿貝爾抱著弗雷特里西睡了一整晚。
  而且,阿貝爾永遠都記得隔天早上弗雷特里西的反應。男人的短髮翹得可厲害了,掛著滿足的笑容說:「小貝的胸部好軟好有彈性喔。」
 
  「不過嘛...很難給他們驚喜。每天任務都一起行動...找不到機會準備...還挺需要想辦法的...」
  聽到要想辦法,坐在椅子上的人偶又瞪大了雙眼看向陪伴他最久的夥伴。阿貝爾在人偶的面上看到雀躍興奮的心情。
 
  「我能做什麼?我都配合。」
 
■  ■  ■  ■  ■
 
  今天的任務很簡單,只是在斬影森林裡捕捉魔物的靈魂。雖然很輕鬆,結束時天上的雲朵已被夕陽染成了橘紅色。
  太陽西下的時刻變早了,吹來的風也變涼了些,令人體會到時節已逐漸接近寒冷的冬日。
  四人走到大宅院的門口,今天可以收工了。弗雷特里西正考慮著等下要煮哪些的料理作晚餐。伯恩哈德則沒有多想什麼,讓腦袋放空休息。
  兄弟倆突然感受到一個小小的力量正拉扯著自己的衣角,不約而同地回頭看。身後的人偶正抓著他們外套的一角,似乎有話要說。
 
  「怎麼了?人偶大人。」
  「...弗雷,伯恩。我想去個地方,你們再陪我一下。」
  「喔,好啊。要去哪裡?」
  走在最前面的阿貝爾也聽到了,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看著阿貝爾從大門口掉頭走了回來。這種突然又要出門的狀況也是有的,大多不會花很多時間。
  然而,兄弟倆沒預料到人偶會對走過來的阿貝爾說一句令他們錯愕的話語。
 
  「阿貝爾不用跟來。你先回去。」
  這句的語調雖然平淡,聽起來卻十分嚴厲。是一個將阿貝爾排除在外的命令。雙胞胎從來沒聽過小小的主人對阿貝爾用這般語氣說話。
 
  「...是。」
  被拒絕了。但阿貝爾沒有遲疑太久,對人偶鞠躬表示敬意,阿貝爾在雙胞胎的注目之下,獨自開啟大門走進大宅院。
  面對這突發的狀況,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氣氛因此尷尬了起來。
 
  「走吧。」
  「是。人偶大人,請問是要去哪呢?」
  「...就往那座山丘走去吧,我想去一個安靜的地方。」
  「是。」
  跨出小小的步伐,人偶慢慢地走離大宅院門口。伯恩哈德反應迅速地跟隨主人的身影,而心中存猶的弗雷特里西不久也追了上去。
  雙胞胎無語地交換彼此的眼神。從狀況推斷,這是主人臨時決定的行程。三人往不遠的山丘慢慢地走去,估計要三十分鐘會走到山丘頂,不過按照人偶的步伐時間會久一點。
  沿途,人偶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只是不急不徐地走著。尷尬的氣氛持續著,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也閉口不語。
  如果只是要走到不遠的山丘這點事情,為何要特地支開阿貝爾呢──弗雷特里西感到一絲絲的不滿。雖說這段路很安全,並不需要他們全體到齊,但弗雷特里西並不是很喜歡主人方才對阿貝爾說話的語氣。
 
  如果是家人,並不需要那樣說話。
 
  看著人偶在前方步行的背影,弗雷特里西很想問為什麼,可是卻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然而在走了十幾分鐘之後,很意外地,伯恩哈德打破了沉默。
 
  「人偶大人。」
  「什麼事?」
  「恕我直言。在門口與阿貝爾的對話是否太嚴厲,我不明白人偶大人將阿貝爾排除在外的用意在哪。」
  收到伯恩哈德的疑問,走在兩人前面的人偶停下了小小的步伐。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見狀,下意識踩了緊急剎車跟著停下來。
  矮小的主人轉了過來,與其後的雙胞胎戰士面對面。人偶側歪著頭,玻璃球所作的眼珠望向伯恩哈德。
 
  「不明白嗎?」
  「是的,我不明白。」
  伯恩哈德像個給予諫言的忠臣般,再次直接了當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我以為你們會明白。」
  「也許有,但我覺得沒有。」
  雖然方才覺得伯恩哈德問得很好。真不愧是我的兄弟──弗雷特里西一瞬間有這麼想過。但現在人偶與伯恩哈德似乎用著另一種層次的力量在溝通,莫名凝結的氛圍,令弗雷特里西的內心生起只有自己身處於狀況之外的錯覺。
  人偶的視線朝弗雷特里西轉了過來,明明那雙玻璃製的眼睛不會有什麼特別的眼神,弗雷特里西卻覺得自己好似被蛇盯上的青蛙,瞬間嚇得一身寒顫。
 
  「弗雷,你也不明白嗎?」
  「屬、屬下也不明白!」
  弗雷特里西結巴又不自然的自稱引來伯恩哈德的一個眼神,但嚴肅的男人隨即就算了。
 
  「...是嗎,這樣你們會不明白。」
  人偶只是在兩人的面前說出這句話,又轉過身繼續往山丘頂的方向走,似乎不打算多作解釋。
 
  「人偶大人?」
  「先走到山丘頂上吧。到那邊之後你們就會明白了。」
  又是一句聽不懂的話。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互望了一會兒,雖然不明白主人想要做什麼,但絕對不會有壞事,兩人繼續跟在人偶的身後。
  莫約過了二十分鐘,三人抵達了山丘頂。從這可以眺望隔壁的城鎮,密集的房屋與歸家的人們因距離而縮得很小,然而這段距離是可以令人胸懷開闊的景色。城鎮之中有大家常去的市集,白天熱鬧的中央廣場現在只剩下幾個正在收拾的小販。弗雷特里西看到自己常去的麵包店,店面的玻璃窗透著來自內部的燈光,屋頂的煙囪還冒著被夕陽染色的煙霧。
 
  「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生日快樂。」
  「...唔?」
  「啊,對喔!今天是十一月七日啊!」
  相較伯恩哈德在顏面上浮現驚愕的一角,弗雷特里西馬上就想到今天是自己與兄弟的生日。
  很想給予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一個生日禮物,可以表達自己對他們的心意與感情──但是人偶實在想不出要給什麼。
 
  「做為生日禮物,今天可以幫你們實現一個願望。想見過去的人、想要什麼樣的東西都可以...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話。」
  總覺得這句話好像有聽過──弗雷特里西想起來了,是在阿貝爾生日的時候。弗雷特里西還記得阿貝爾的願望是和人偶兩個人單獨出門。
  走到這裡的目的是為了這件事情嗎。看著人偶等待自己許願的樣子,弗雷特里西無奈地喘了一口氣,原本沉鬱的心情稍微明朗了些。
 
  「...我沒有想要什麼東西。我覺得已經很足夠了。」
  伯恩哈德緩緩地道出真心的話語,嚴肅的表情因情緒而平緩了些。
 
  「哈哈,伯恩竟然搶先說出我的心裡話。我也覺得很滿足,而且我已經收到禮物啦。」
  人偶聽了不解地歪著頭,他不記得自己何時有送弗雷特里西禮物。
  帶著傷疤的男人拉高嘴角的弧度,笑嘻嘻地將腰間的雙劍抽出來高高地舉起,是人偶在競技場中所得來的雙刀『雙子星』。
 
  「我已經收到這對很棒的雙刀了!」
  「啊...可是...那只是...一種自我滿足而已。」
  雖然人偶的表情沒有任何的改變,但結巴的語氣傳達出主人害羞的心情。
 
  「我很喜歡喔!『雙子星』...這名字取得多好。象徵著我和伯恩哈德是密不可分的雙胞胎,而阿貝爾也剛好是雙子座!正好代表著我們的隊伍,我超喜歡這對雙刀的!」
  「當初,就是看上這一點所以才去參加的...」
  「我們知道啊!人偶大人其實很不喜歡去競技場。但那個月為了要拿這對『雙子星』,幾乎天天都去報到。這是我收過最大的禮物了,超棒的!」
  「...對我們來說,這對『雙子星』並不只是給弗雷的禮物,而是我們共同得到的禮物,已經很足夠了。」
  伯恩哈德也同意弗雷特里西的說法。聽到兄弟這麼說,弗雷特里西開心地笑了起來。
 
  「是嗎。可是伯恩實際上並沒有得到任何東西。」
  對於人偶的說法,寡默的男人先是看了弗雷特里西一眼,並露出淺淺柔和的微笑,這是伯恩哈德鮮少露出的神情。
 
  「人偶大人『沒有得到任何東西』這一點是存疑的。我並不認為我沒有得到任何的禮物。」
  「怎麼說?」
  「...要我自己說挺奇怪的。但我應該是在人偶大人麾下...這要我自己講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伯恩哈德雖然話少,但從未語塞過,這令人偶覺得很稀奇。而伯恩哈德未講出口的話,被他的兄弟弗雷特里西接著講下去了。
 
  「我來講啦。大家都覺得,伯恩哈德是最受人偶大人信任的戰士。在這點上無人可出其右,就算是小貝也比不過他。」
  「......是這樣嗎?」
  「人偶大人還真是一點自覺都沒有耶!當然是這樣啊,我們來點看看,嗯......人偶大人房間的鑰匙是伯恩在保管、金錢帳簿的事情是伯恩在處理、戰鬥碰上緊急狀況也是交由伯恩應對,而且出門的時候人偶大人一定是跟在伯恩旁邊。有時候小貝還會跟我抱怨人偶大人都不跟他走一起了。」
  種種實例,都顯示伯恩哈德獲得主人最大的信任,而這些事情人偶自己完全沒有沒有想過。
  但對最後一點,伯恩哈德有不同的看法。
 
  「關於阿貝爾不滿的這一點,我覺得是弗雷你的問題。」
  「也是。」
  「...拜託你不會猶豫一下嗎。」
  「因為是事實啊,有什麼好猶豫的?」
  弗雷特里西如此迅速果斷的回答,無奈的伯恩哈德只好雙眼向上一吊,罷了。
 
  「...所以真的不用給禮物嗎?」
  雖然兄弟倆這樣說,但人偶還是很想在這一天表達自己心意。
  伯恩哈德在人偶的跟前單膝蹲下,取下雙手的皮手套。男人將人偶戴著的高禮帽拿下來,手指順了順主人深褐色的髮絲,再將帽子放回人偶的頭上協助他戴好。
 
  「不需要了。這些日子,我一直都拿著來自人偶大人您最好的禮物──您的信任。」
  「............」
  覺得現在的臉有點熱,人偶瓷白的雙手壓低了高禮帽的邊緣,遮住自己的表情不讓兩位戰士看見。
 
  「伯恩你害人偶大人害羞了啦。」
  「.........嘖。」
  「唔!伯恩咋舌了吧!你剛剛嘖了一聲對不對!」
  「是說我們應該要回去了。這裡雖離大宅院不遠,但時間拖太晚也不好。」
  「...是該回去了沒錯。」
  自己的提問被兄弟刻意地忽略了。弗雷特里西瞇細了翠綠色的雙眼,雙手在胸前交臂,看來自己的兄弟是真的很喜歡這位主人。
 
  「不然我們的願望...就用『三人手牽手人走回家』來實現好了。」
  「這個點子不錯喔!」
  「來吧。該回去了,人偶大人。」
  人偶抬起了頭,兩位戰士都對自己伸出了手,邀請自己牽上。人偶的胸口被一股溫暖的情緒所充滿,卻又無法明說那是什麼。
 
  「好,回家吧。」
  人偶的小手接上了兩位戰士的大手,在緊握對方的同時也被對方所握住。
  一路走來,雖然跌倒過無數次,但總有人將自己拉起扶正,一同繼續前進。想到這,人偶握住兩人手掌的力道又加重了。
 
  生日快樂,我的戰士們。
 
■  ■  ■  ■  ■
 
  回家的路途上有說有笑,弗雷特里西講起了在星幽界第一次見到伯恩哈德的事情,而伯恩哈德也談起當時對弗雷特里西的印象。
  然而弗雷特里西還是有點在意出門前人偶與阿貝爾的那一番對話。雖然伯恩哈德問過了,但人偶給的根本不算是回答,弗雷特里西直覺是另有隱情。
  判斷現在詢問沒有什麼關係,弗雷特里西開了口。
 
  「是說,我還是很好奇為什麼人偶大人在出門前要對阿貝爾那樣講話。」
  「嗯?這個...」
  人偶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為難,這反應令雙胞胎戰士好奇了。
 
  「現在說出來也無妨吧...」
  「怎麼了?」
  「其實,阿貝有和其他人商量好,說晚上要準備你們的生日派對。」
  「喔喔喔喔!真的假的!」
  「對啊,我兇他只是做個樣子,好讓你們兩個跟著我走,而他進去趕快和其他人一起做準備。然後我得負責多耗一點時間,讓他們能夠好好的準備。」
  聽到有生日派對,弗雷特里西的情緒高亢了起來,又可以熱鬧了。弗雷特里西好想知道大家會給他們什麼樣子的驚喜,想立刻跑回去,但這樣做又太不識趣了。
  可是弗雷特里西的兄弟似乎有不同的想法。伯恩哈德停下腳步,另外兩人跟著也停了下來。
 
  「人偶大人,恕我失禮,可以讓我抱你起來嗎?」
  「嗯...好啊。」
  雖然不解,但人偶還是照著伯恩哈德的話去做。
  三人解除了手牽手的狀況。這樣不就沒有實現『三個人手牽手一起回家』這件事情了嗎,不過看著伯恩哈德似乎另有打算,人偶選擇不說出這點矛盾。
  伯恩哈德將人偶頭上的高禮帽拿了下來交給一頭霧水的弗雷特里西,並用雙手將人偶托起來抱在懷中。
 
  「人偶大人,請您雙手要抓緊我。」
  發現伯恩哈德擺出熟悉的架式,弗雷特里西突然明白兄弟要做什麼,因而緊張了起來。
 
  「等、等等!伯恩你要做什麼!」
  「既然對方要給我們一個驚喜,也要給對方一個回敬才行。」
  在這個瞬間,弗雷特里西看到伯恩哈德的臉上浮現充滿黑色的魔性微笑。
 
■  ■  ■  ■  ■
 
  「阿貝爾!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
  「怎麼了瑪格?」
  「空中觀測機看到伯恩帶著滅世的表情抱著人偶大人從山丘那邊衝下來!弗雷完全被他拋棄在後!」
  「多妮、多妮害怕滅世!解放好恐怖!」
  「多妮別怕!雪莉會一起陪著你的!嗚嗚嗚嗚...」
  「嘛...會害怕也是沒錯啦...不對!伯恩不會對你們怎樣啦!別哭了別哭了。」
  「里斯,你可以幫我把那裏的彩帶拿過來嗎?」
  「貝姐你等等喔!你們就別哭了,伯恩不會對你們怎樣啦。雖說應該又會念多花經費的事情吧。」
  「平常心平常心!大家動作快!就剩一點了!」
  滅世大大的威能永駐你心。
 
■  ■  ■  ■  ■
 
  宴會結束,阿貝爾與弗雷特里西一起回到房間。
  阿貝爾覺得今天很稀奇,哼著曲調的男人明明喝了很多,身著的衣衫卻還相當整齊。平時至少上衣都脫光了,今天的怪癖竟然完全沒有發作。
  進了房間,現在正是給予禮物的好時機,阿貝爾從書桌的抽屜拿出藏好的禮物,但突然又羞赧了起來。
 
  「弗、弗雷。」
  「嗯?」
  「生日快樂,這個。」
  望著臉頰有點紅的弗雷特里西,阿貝爾將禮物拿到坐在床上的男人面前。覺得臉好熱,不知道現在是誰的臉比較紅。
  弗雷特里西表情有點呆滯地接過了禮物,是一把裝在皮套中的匕首。弗雷特里西握住裝飾簡單的劍柄,從皮套抽出光滑的劍身,刀鋒反映著銳利的流光,拿在手中的重量與質感告訴弗雷特里西這是一把上等的匕首。
  而且在劍尾圓頭的金屬上,刻著『Abel』的字樣,這令弗雷特里西的雙眼亮了起來。
 
  「這個是我請人做的,那位的工匠手藝還不錯。那四個字是我突然決定要刻的,本來想要刻『For Friedrich』,但字好像太多了,先回來就是在做這件事。這個大小可以...」
  阿貝爾還沒將話講完,身軀已被站起來的弗雷特里西緊緊地擁住了。
 
  「這是我收過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哈哈、有那麼誇張嗎?是說,這個大小可以藏在你外套裡,或是用一條皮帶繫在胸前或手臂上,還挺實用的。」
  「小貝,謝謝你。」
  弗雷特里西輕摟著阿貝爾金色的頭髮,親吻懷中人發燙的面頰,雙臂緊緊地擁住阿貝爾的身體。
  看到弗雷特里西喜歡自己的禮物,阿貝爾開心的笑了。雙手回應弗雷特里西的擁抱,輕拍男人寬厚的背部。
 
  「能夠出生,真的太好了。」
  「哈哈,有那麼誇張嗎?」
  「嗯。能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嗯。」
  感受彼此的熱度,弗雷特里西聞著阿貝爾身上的氣味,像隻大狗般在面頰與耳畔旁摩蹭,微量的鬍渣搔刮著肌膚,弄癢了阿貝爾。
 
  「弗雷,很癢耶。」
  即使阿貝爾這樣說,弗雷特里西依舊沒有停止緩慢的廝磨。因為越來越癢了,阿貝爾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了啦、你到底想幹嘛。」
  「我想要親你,可以嗎?」
  「......你不是很隨心所欲嗎。」
  在至近的距離,阿貝爾雙手撫摸弗雷特里西發熱的臉龐。
  望著男人帶有傷疤的面容,阿貝爾慢慢地貼上弗雷特里西的薄唇。
 
  「生日快樂...弗雷特里西。」
  身為壽星的男人望向給予祝福的阿貝爾,覆上戀人說出話語的嘴唇。
  謝謝你,我心愛的阿貝爾。
 
■  ■  ■  ■  ■
 
  深夜,伯恩哈德回到自己的房間。今天可真的累到了,大家開心地瘋了很久。
  雖然以前對宴會沒有什麼好印象,但今天伯恩哈德倒覺得挺有樂趣的。
  將外套在牆上掛了起來,不經意的視線注意到書桌上多了一個東西。伯恩哈德的記憶非常清楚,在出門前並沒有那樣的東西。
  疑惑令男人的眉心起皺了,伯恩哈德走到書桌旁,桌面上擺的是一對皮手套。伯恩哈德將其拿了起來,手套散發著皮料特有的氣味,重量很輕而且是全新的,摸起來非常的舒服。
  帶著姑且的心態,伯恩哈德套上了其中一只,發現大小非常地合適,無論手掌張握都不會有緊繃的不適感,握住新月時也相當順手。
  伯恩哈德將手套脫了下來,墨綠色的雙眼仔細地檢查套口,發現內側的邊緣綉了一個英文字母。
  大寫的『A』。
  抿起薄唇,明白是誰的男人有些無奈地呼了一口氣。
  但不久,伯恩哈德看著手中的皮手套,露出了笑容。
  伯恩哈德不禁覺得,送禮者實在很可愛。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