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三 三公分

03.3センチ 三公分

  接近就寢時間的夜晚,五名成年男子圍桌談天飲酒,吃著弗雷特里西準備的下酒菜。
  從分享彼此過去的記憶到戰鬥的技巧與經驗,話題變成彼此的身材。
  男人之間愛比高下,身材方面特別是身高,好似高的人就是天生贏家。而里斯只要談到這點,心裡便不禁氣餒。
  雖然里斯的身高也有一百八十公分,卻是在座五人之中最矮的。

  「真可惡耶!要是我多活個幾年...身高一定可以追過你們這些傢伙!」
  看上去滿臉通紅的里斯要醉了。王牌的酒癖並不會很差,但會將埋藏在心裡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吐出來。說是酒後吐真言似乎也太嚴重,大家認為只是鬧彆扭、宣洩壓力罷了。
  里斯在這個世界是位年輕的戰士,不過生前是連隊創立時期的大前輩。現在卻看到每一個晚進都活得比自己久、年歲比自己高。桌旁出生比他早的,只有阿奇波爾多而已。

  「好了啦...里斯,你喝太多了。」
  「咦...你變得很厲害了齁!喔!阿奇!竟然管起我來了!」
  「...已經完全醉了吧...要是噴火燒起來就糟糕了,今天就喝到這邊吧。」
  伯恩哈德起身將桌上的酒瓶收起來,弗雷特里西跟著兄弟一起開始收拾整理的動作。然而酒氣橫生的里斯還想要繼續喝,見狀便不滿地抱怨起來。

  「咦!雙胞胎你們收拾什麼!我還要喝!我還要喝啦!」
  「哈哈!里斯你就算了啦!都醉成這樣了,吃吃東西吧。還記得你把上一張桌子燒黑了嗎?鬧得很厲害耶。」
  在一旁不說話的阿貝爾默默地讓本日最後一口酒滑過喉頭,深深地覺得弗雷特里西沒資格說別人。因為弗雷特里西有喝醉就脫衣服的怪癖,而自己次次深受其害。
  但今天看似還好,面色發紅的男人還整齊地穿著襯衫與長褲,一邊清理著桌面,一邊與夥伴們歡笑吵鬧。

  「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啦!可惡的學弟...特別是雙胞胎你們竟然不知不覺長得這麼高!明明就比我小...多活幾年差真多...」
  「哈哈...里斯也很高啊!只是比我們矮幾公分而已啦。」
  「哼...」
  里斯隨手將離自己最近的酒杯一把抓起,豪快地一飲而盡。不過那杯其實是阿奇波爾多倒的白開水,當察覺時里斯又埋怨了幾句。無奈的阿奇波爾多拍著里斯的背試圖安撫王牌的情緒,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桌上的酒杯倒滿白開水。
  里斯的話提醒阿貝爾『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是雙胞胎』這件事情。雖說長相、習性各種方面都不像,身材好像也有點些許差異。

  「是說,我覺得伯恩好像比較高。」
  「咦咦咦咦咦!沒有啦!是伯恩比較瘦,我比較壯啦!」
  對阿貝爾的話語感到錯愕,弗雷特里西瞪大翠綠色的雙眼發出驚訝的叫喊。

  「因為和伯恩站在一起感覺你比較矮啊,你和阿奇看起來差不多高耶。」
  「...那是因為弗雷有駝背的習慣,只要挺直我們就一樣高了。」
  「對啊,阿奇一百八十五,和我們差三公分耶。」
  「幹嘛講得如此針對我...」
  阿奇波爾多低頭撇了旁邊的里斯一眼,昔日的連隊王牌一張臉紅著倒在桌上睡著了。阿奇波爾多暗自慶幸,不然被里斯聽到這些比一百八十還要多的數字,又麻煩了。

  「還好里斯沒有聽見...不然就...呃...」
  阿奇波爾多抬眼一看,弗雷特里西已經脫去襯衫裸露出上半身,表情歡樂地準備往阿貝爾撲過去。當然這位劍聖也不會乖乖就範,阿貝爾煩躁地一掌揮過弗雷特里西那顆過熱的腦袋,希望歡樂的男人可以冷靜一點。
  可惜弗雷特里西的腦袋一晃,理性不但沒有回來,這一擊似乎成為激勵鬥志的火上加油,兩個男人便在桌旁打起了角力。

  「既然里斯睡了,我們繼續吧。」
  伯恩哈德將原本收起的酒瓶又拿出來,在阿奇波爾多旁邊的位置坐下,並將面前兩個空蕩的酒杯倒滿。

  「伯恩...你不阻止好嗎?」
  「嗯?啊啊...不用管他們。他們自有分寸,我還不想被馬踢。」
  正所謂『妨礙情侶談戀愛會被馬踢』嗎──阿奇波爾多笑了出來。不過弗雷特里西的分寸在哪,這點就很神祕了。
  然而,方才的身高話題也引導到阿奇波爾多很想知道的一件事情。盯著伯恩哈德的側臉,阿奇波爾多覺得酒精在胃袋裡燃燒了起來。

  「是說...」
  對於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阿奇波爾多有點猶豫。他想知道對方的反應,同時也害怕得到自己所不想聽的回應。
  可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阿奇波爾多決定說出口。

  「果然...還是要比較高才好嗎?」
  這個問題影射著伯恩哈德與自己的可能性。阿奇波爾多覺得光是說出這句話,就自己用盡了畢生的勇氣。
  伯恩哈德不動聲色地喝了一口手上的酒液,杯中的冰塊相擊出清涼的聲音。寡默的男人慵懶地看了過來,然而阿奇波爾多卻無法從那雙深沉的墨綠色眼眸之中讀取他的情緒。

  「......我個人認為,只要躺在床上的時候,你的臂膀能夠當枕頭就好了。差個三公分又有什麼關係呢?」
  盛有琥珀色液體的酒杯靠近男人的薄唇,伯恩哈德對阿奇波爾多露出一抹微笑。這個微笑在阿奇波爾多的眼裡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性感。
  阿奇波爾多的腦袋沸騰了起來。
  好熱。這是酒力使然,還是伯恩哈德惹得禍。
  應該是兩邊都是吧,覺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難堪,阿奇波爾多掩住了面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