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甜蜜二十分之一 午間小憩

01.うたた寝 午間小憩

  午飯過後,弗雷特里西在廚房結束地板的清潔,捲起衣袖的手抓住潤的拖把在水槽中扭乾淨。
  將拖把頭上腳下地在牆角擺放好,弗雷特里西習慣性地抬眼環視廚房與餐廳,檢查還有哪處尚未打掃。
  這個動作被留下來幫忙擦餐桌的雪莉看見了。雪莉洗完了手,琥珀色的雙眼望著弗雷特里西。

  「弗雷,阿貝出去了喔!」
  「嗯?嗯...我知道。」
  「阿貝不是回房間,雪莉看見阿貝往中庭那裏走過去了喔!」
  弗雷特里西這時候才意會雪莉的意思,自己環視周圍的動作被雪莉理解為『尋找阿貝爾的身影』。
  夥伴們曉得自己的目光總是放在阿貝爾的身上──這件事情鮮明地浮現心頭,弗雷特里西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手指劃過鼻頭露出靦腆的笑容,大掌摸了摸雪莉小小的腦袋。

  「謝謝你,雪莉。你幫了大忙喔。」
  「嗯...嘿嘿!不客氣!」
  弗雷特里西遵循雪莉的指示,踏著規律的步伐走進中庭。正午的陽光灑在濃綠的庭院中,弗雷特里西站在其中,心中覺得天氣沒有前些時日那麼炎熱了。
  雙眼掃過眼前的景象,弗雷特里西在中央的大榕樹下看到阿貝爾藍綠色的裙角,似乎是坐在那裡。找到阿貝爾的弗雷特里西心情愉快了起來,同時生起了好奇心輕快地跑了過去。
  雖然是在樹蔭下,但仍有幾片零星的光芒落在阿貝爾的身上。金髮的劍聖靠著粗壯的樹幹,伸長了雙腿落坐於翠綠的草地上。男人放鬆的的口唇微啟,覆著金色睫毛的雙眼輕輕地閉著。
  金色的獅子似乎在樹下睡著了。無防備的模樣實在是太過可愛,令弗雷特里西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男人在太陽下迎著風抬起雙臂伸懶腰,作了深呼吸接連生起打呵欠的念頭。
  炎熱的日子逐漸步入尾聲,夏末的徐風帶起樹葉沙沙的清響,吹在臉上感覺很舒服。閉上雙眼再次作出撐滿胸腔的深呼吸,微風中有著淡淡青草的香氣,帶給思緒煥然一新的清淨感。
  弗雷特里西放輕腳步盡量悄聲地走近樹幹,想要坐在正閉眼輕寐的阿貝爾身旁。但被踩破的落葉發出小小的雜音,天藍色的雙眸因此濛濛地亮了起來。

  「...弗雷?」
  「嗯,嗨。小貝,睡著了嗎?」
  「嗯...呼啊...!是說你應對真怪...嗯嗨什麼...站在太陽下不嫌熱?」
  「呃,就...突然看到小貝醒了,有點錯愕這樣。」
  「...滿地落葉你踩得啪啪響認為我不會醒嗎?我只是坐在這休息不知不覺睡著而已...」
  「哈哈!因為風很涼吧。嘿咻。」
  弗雷特里西在阿貝爾的身旁坐下,右半身緊靠著阿貝爾的身體。在這還有熱度的天氣感受到彼此的體溫撐不上是很舒服的事情,但阿貝爾也沒有躲避,就這樣讓男人靠著。

  「是說,小貝雖然嫌熱但今天還是穿著上衣耶。」
  阿貝爾穿著褐色的短袖襯衫,這對弗雷特里西來說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阿貝爾怕冷也怕熱,夏天總是打著赤膊跑來跑去。

  「......你是白癡嗎?」
  雖然聽出阿貝爾的語氣帶著醞怒,弗雷特里西不明白為何會如此,心慌了起來。

  「...因為昨晚你說什麼今天是休息日所以...」
  「......喔!」
  「喔什麼!真的白癡耶!」
  羞憤的阿貝爾一掌往弗雷特里西的眉心打下去,帶著傷疤的男人雖然說著痛但面上仍是開心地笑著。
  由於今天是休息日,昨天的夜晚裡兩人便在床上互相索求。然而弗雷特里西毫無節制地翻弄阿貝爾,在戀人健壯的身體上落下了緋紅的吻痕與激情的咬痕。
  早上起床,阿貝爾站在在浴室前的鏡子,發現身上歡愛的痕跡非常的明顯,不穿衣服遮都不行。特別是頸側的咬痕,在阿貝爾淡色的皮膚泛著一圈淡淡的櫻紅。因此不穿有領子的襯衫遮都不行。

  「你這人真的很令人困擾。」
  「嘛...對不起嘛...因為小貝太可愛了。這次不會留下痕跡,算是跟你賠罪好嗎?」
  弗雷特里西露出溫柔的笑容,右手臂環過阿貝爾的肩膀使力拉近兩人的距離,嘴唇輕輕地觸碰阿貝爾的額頭。
  拉開距離時,弗雷特里西粉色的舌瓣滑過濕潤的下唇,嘴角拉起微帶邪氣的弧度。阿貝爾心忖,這男人果然不會反省。

  「小貝有一點鹹鹹的。」
  「......因為有流汗吧。」
  「再親一次,好嗎。」
  「拒絕你,你會停嗎?」
  收下了阿貝爾的吐槽,弗雷特里西露出滿足的微笑。手掌掀起金色的瀏海,男人再次拉近距離,二度親吻阿貝爾微汗的額頭。
  微微地,來自遙遠彼方的微風逐漸增強了,吹響了遮蔽陽光的大榕樹,兩人的耳邊盡是樹葉搖晃的沙沙聲。弗雷特里西的親吻只是多停留了幾秒,卻在阿貝爾的心裡加了好幾分的深度。

  「還是有一點鹹鹹...」
  這句話說到一半,弗雷特里西的嘴唇便被身旁的阿貝爾所覆蓋。
  大樹之下,劍聖僅是輕啄男人的嘴唇,短短的一瞬間宛如蜻蜓點水,阿貝爾又回歸弗雷特里西的身旁。

  「...要睡覺嗎?」
  「嗯。」
  重新整理態勢讓背靠上樹幹,阿貝爾闔起天藍色的眼睛。左手被十指交扣地握住,感覺到男人的身體從側邊緊貼上來,阿貝爾默默地微傾自己的腦袋,靠上弗雷特里西寬厚的肩膀。
  夏末的微風再度吹起,吹響了樹林,在面上帶過舒服的溫度。
  兩位男人在午後的樹蔭下,手牽手身體相依地睡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