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2013愚人節──交換身體好愉悅

  早晨,阿貝爾醒來了,弗雷特里西一如往常地已經起床不在一旁。
  金髮的男人打了呵欠懶洋洋地下床,這時門板叩叩地響了起來。

  「小貝!你起床了嗎?」
  「喔!剛醒!」
  阿貝爾覺得有點奇怪,從這語氣聽來說話的人應該是弗雷特里西,可是聲音卻不太一樣。
  很像是某位熟識的人故意將聲音調高了八度,一時辨別不出來,總之聽起來很彆扭。

  「嗯...今天有點狀況。你等等來廚房吃早餐喔!」
  「喔!好!」
  難不成弗雷特里西感冒了?想想好像不可能,這幾天都沒有這種跡象。
  阿貝爾穿好衣服,走往廚房。看到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站在一起,兄弟倆人面對面在講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小貝...」
  開口的人是伯恩哈德,阿貝爾終於曉得剛剛那聲音的違和感,確實是伯恩哈德的聲音。
  阿貝爾瞪大雙眼呆掉了,他從沒有想過會從伯恩哈德的口中聽到像弗雷特里西一樣叫他小貝。
  阿貝爾往弗雷特里西看去,卻看到男人雙手抱胸,緊蹙著眉頭。
  那是伯恩哈德平時想著麻煩事的表現。

  「阿貝爾,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
  弗雷特里西開口說話了,聲音卻比平時低些,帶著幾分磁性。但語重心長的口氣與平時完全不同。

  「我和弗雷特里西今天早上好像交換身體了。」
  「......啊?你說什麼?」
  「伯恩和我交換身體了,我今天早上醒來就在伯恩房間裡了。覺得奇怪不是自己的房間,照鏡子一看才發現自己的臉頰凹了...」
  「.........我倒是早上起床發現阿貝爾全裸躺在旁邊...」
  「啊?什麼?你說什麼?」
  伯恩哈德在弗雷特里西的身體裡,弗雷特里西在伯恩哈德的身體裡。
  弗雷特里西說他早上看到臉頰凹陷,伯恩哈德說他早上...看到了自己的裸體。
  想到這裡,阿貝爾張著口說不出話來,火燒般的羞恥感侵襲了全身,連指尖都顫抖了起來。
  伯恩哈德看到了自己的全裸,聰明如他理所當然知道昨晚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怎麼會這樣啊啊啊啊啊啊!!!!!」
  失控的叫喊聲貫徹了整棟大宅院。丟臉死了,阿貝爾恨不得打個地洞鑽進去。


  「......照理說不會發生這種事情才對。聖女大人賜與我的力量是不會有這種錯誤的。」
  兄弟倆想不出到底是哪個環節有問題,阿貝爾便找了人偶來診斷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
  看了並肩站立的雙胞胎兄弟一眼,人偶面無表情地拉了一下頭上的高禮帽。

  「......總之,我去書房查資料,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相似的狀況吧。」
  「就麻煩你了,人偶大人。」
  從小圓桌旁的椅子上跳了下來,人偶朝廚房的門口走去。在離開前撇了三位戰士,闔上門離開了。

  「人偶大人也沒辦法啊...」
  「...那該怎辦?要是一直這樣下去的話。」
  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一齊轉向頭暈腦脹又失落的阿貝爾,兩對有些許差異的綠色眼睛盯著阿貝爾看。

  「阿貝爾,可能弗雷的身體,以後都是我用了。」
  聽到這句話,阿貝爾才勉強回過神。

  「雖說你會覺得很彆扭,但之後和你相愛的人,就會是這個有凹臉的樣子。」
  「...好歹這也是你的身體好嗎,小心我以後吃多點把這凹臉填平,哪天換回來叫別人認不出你。」
  「...如果你填得平的話。」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兄弟鬥嘴的時候吧!」
  阿貝爾出言制止兩兄弟一觸即發的對話,嘆了口氣。

  「沒關係啦。」
  握住伯恩哈...弗雷特里西的手,阿貝爾天藍色的雙眼看著對方。

  「即使是靈魂對換,弗雷還是弗雷,伯恩還是伯恩。」
  「小貝...」
  「...剛剛是嚇了一跳,仔細想想只是身體對調,不算什麼啦。」
  阿貝爾垂下了眼簾,接著又抬起頭,看著伯恩...弗雷特里西。

  「只是這樣,不會受影響的。」
  天藍色的雙眼充滿溫柔的愛意,只不過是身體對調,不會影響自己對弗雷特里西的心意。

  「............幹,閃爆了,演不下去了。」
  面前的人突然恢復平時沉穩的聲音,阿貝爾瞬間呆了,一時思路完全轉不過來。
  站在一旁的男人掩住口鼻,死命地壓住想要爆笑的慾望。

  「不玩了不玩了,我覺得我被整了,你們這對白痴情侶自己去玩。人偶大人根本一開始就知道了,我要去跟他報告一下。」
  「......意思是?」
  「愚人節快樂,阿貝爾。手放開。」
  「啊?」
  「我說...手放開。」
  伯恩哈德掙脫阿貝爾僵直的雙手,快步地離開了廚房。留下錯愕的阿貝爾以及終於放聲大笑的弗雷特里西。

  「哈哈哈哈哈!小貝你真的是太可愛了!竟然還真的被我們騙過去!啊...笑得好難過,真的是太經典了,拜託伯恩配合我真的是沒錯,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的。啊...真是太棒了...」
  「............」
  「...啊咧,小貝?」
  「...你竟敢這樣子騙我!」
  阿貝爾抓起不知道哪生出來的大劍,怒氣沖沖地走向弗雷特里西。

  「小貝!別生氣嘛!只有我和伯恩知道...」
  「那不是重點!丟死人啦啦啦啦!」
  「小貝別這樣!別這樣啦!」
  碰地一聲,屋頂都掀起來了。弗雷特里西在這天首次嚐到劍一三五外加移動一的威力。


  四月一日,各位愚人節還快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