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5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弗貝》2013白色情人節──甜蜜的意義


  「小貝,手伸出來。」
  「嗯、嗯?嗯。」
  聽到弗雷特里西這麼說,阿貝爾想都沒想便掌心朝上地伸出了右手。
  即使乖乖地照做了,由於不明白男人想要做什麼,阿貝爾還是瞪大了天藍色的雙眼,警戒的雙唇不禁狐疑地抿了起來。

  「來,白色情人節快樂。」
  弗雷特里西將一個黃橙色的盒子放上阿貝爾伸出的手掌,蓋子上還有淡藍色的小蝴蝶結作為裝飾。
  阿貝爾在這時,聞到從弗雷特里西身上傳來甜甜的香氣,是巧克力的香味。

  「...謝謝。」
  「這次是做巧克力夾心餅,你要不要打開來現在吃吃看?」
  「可以嗎?」
  「可以啊,因為是要給你的啊。」
  這時間,可以算是晚飯後的點心吧。
  阿貝爾打開了蓋子,屬於巧克力香甜濃郁的氣味傳了上來,成對的金黃色酥餅夾著一片的巧克力,看起來很好吃。

  「快拿一片吃吃看,應該還不錯。」
  在弗雷特里西微笑的注視下,阿貝爾拿起了小小的夾心酥餅放入口中,金黃色的酥餅有著香脆的口感,與化開的牛奶巧克力融合在一起,相當好吃。

  「很好吃耶!不過如果有紅茶就更好了。」
  「哈哈!那有什麼問題。坐下休息一會兒吧,我來泡個紅茶。」
  在等待的時候,阿貝爾憶起一個月前的情人節自己並沒有送東西給弗雷特里西。不過同樣的,弗雷特里西也沒有在情人節的時候對自己表示什麼。
  而且去年是弗雷特里西先送自己東西,而自己是在白色情人節聽了伯恩哈德的建議回禮給他...
  嗯,詳細內容不太想回憶起來。
  總之,阿貝爾沒有注意到今年的情人節。
  看著弗雷特里西準備紅茶的背影,心底生出一股愧疚的情感,阿貝爾低下了頭。

  「弗雷。」
  「嗯。」
  「那個...那個啊。今年的情人節...真不好意思。」
  「嗯?我聽不太懂什麼意思。」
  沏好的紅茶盛在白瓷的茶杯中被擺放在自己的面前,想必弗雷特里西是帶著溫柔的笑容吧。
  但這景像會加重金髮男人心中的愧疚感,因此阿貝爾還是不好意思地壓著視線。

  「就是...我沒有給你任何的東西。我...幾乎算是忘記了。」
  「嗯,這就奇怪了,我有收到東西啊。」
  「咦?可是我沒有給啊?」
  阿貝爾疑惑地抬起頭。在看到弗雷特里西那張熟悉的表情時,瞬時生出不好的預感。
  弗雷特里西的笑容,帶著極其過度的爽朗。
  阿貝爾的心立馬小心地縮了起來,謹慎仔細地回憶上個月自己到底有做什麼事情。可是左想右想,完全沒有任何的頭緒。

  「阿貝爾。你還記得這個東西嗎?」
  不知何時,弗雷特里西舉起的右手握著一把會反光的物體。阿貝爾看清楚了,背脊嚇出一片涼意。

  「你怎還拿著剃刀啊!」
  「這可是紀念物啊,剃過小貝的剃刀。我要好好珍藏一輩子。」
  「你這死變態!」
  「...你說得沒錯耶!我確實是死人,也很變態!」
  「你竟然還承認!」
  「這先擺一邊不說。小貝,你記得這把刀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不就是一月嗎。」
  「不不不不不...是二月十四日喔!」
  「嗯?一月吧!有紀錄可以追尋啊!」
  「不不不不不,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喔!」
  「一月一日吧!不、不是除舊佈新嗎!煩死人了為什麼我要自己講!」
  「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喔,完成的日子。」
  「............」
  阿貝爾瞬間了解到這是無法辨解的事情,某種神明的旨意。

  「我收到很大的禮物喔,超──開心的!」
  「什麼『超──開心的!』又不是女高中生...」
  「然後今天是白色情人節,依照約定我要三倍奉還給你。」
  「......你說什麼?」
  弗雷特里西依舊保持著笑容,開朗的嗓音再度重複一次那句話。

  「三倍奉還。」
  「等、等等!弗雷!不要這樣!」
  「我已經開始三倍奉還啦,你不是吃了我作的餅乾嗎?」
  「那、那又怎樣?」
  「你知道(啊嗯)液是什麼組成的嗎?我看書上說大部分都是醣類喔!」
  「就是塊餅乾我哪會想那麼多啊!還有那麼甜你當我糖尿嗎!」
  「哈哈哈哈哈!」
  弗雷特里西站起身,越過餐桌,挑起阿貝爾的下巴。

  「小貝...三倍奉還喔。」
  「三倍奉還...」
  雖然很不願意,阿貝爾逐漸想起當時因為剃刀而發生了什麼事情。
  驚覺配上『三倍奉還』這個詞,處境似乎越來越危險。

  「等等!你說三倍奉還該不會...」
  對此,弗雷特里西只是露出微笑,不予回應。

  「小貝,我再說一次。白色情人節快樂。」
  三倍奉還究竟是什麼。
  再晚一點,阿貝爾就見識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