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雙子》圖文合作20121107雙子生日紀念

        早晨,和煦的朝陽透過窗戶照進伯恩哈德的房間。
        現在是早飯過後、任務之前短暫的休息時間。伯恩哈德習慣獨自待在房間中翻書,消耗出發前這一小段時間。
        不過今早,有一位客人輕敲伯恩哈德開啟的門板。

        「伯恩,今天是我們的生日耶。」
        伯恩哈德抬眼看了一下站在門口的弗雷特里西,他將雙刀掛在腰間,看上去是已經準備好隨時都可以出發了。
        生日。
        這兩個字掠過伯恩哈德的心靈,不過他並不在意。

        「嗯。」
        因此伯恩哈德淡然地回應一聲,像是毫不在乎。將視線壓低於手中的文字。

        「你的反應很薄弱耶!」
        弗雷特里西的長靴在無聲的房間中敲出叩叩的聲響。他拉了一張椅子反坐在伯恩哈德的身旁,將下顎靠上高度正好的椅背。

        「這可是我們來這個世界的第一次生日,我們應該要慶祝一下。晚上來辦個派對吧。」
        伯恩哈德翻過了一頁。相對於弗雷特里西的興奮,伯恩哈德對於『生日』這件事情顯得冷淡許多。
        甚至覺得在這平靜的早晨,弗雷特里西所帶來的吵雜,惹得心情有幾分不愉快。
        但這也可能只是早晨的低血壓所致。

        「那今天要做什麼?」
        伯恩哈德突兀的提問,令弗雷特里西瞬間困惑了。
        不過弗雷特里西馬上整理思緒,思考今天預定的行程。

        「嗯...等等七點半要出任務,預計下午四點回來。之後我打算要做晚餐和蛋糕,還要準備飲料,請大家一起來慶祝。」
        「...所以今天並不是休假,跟平時一樣要出任務。而且你本身一樣要包辦晚餐和甜點。」
        「...你這樣說...」
        「如果今天是假日,晚餐又是其他人準備,你就可以休息了。可是最後要勞累的還是你,似乎沒什麼特別的。」
        聽到伯恩哈德反駁的言論,弗雷特里西瞪大翠綠色的雙眼。
        在記憶中,兄弟是很少反應這麼激烈的。

        「.........好像也有幾分道理...哎...」
        收下伯恩哈德的這番話,弗雷特里西整個人沮喪得宛如缺水萎縮的植物倒趴在椅背上。

        「............」
        好像說得太過分了。
        伯恩哈德將手上的書闔了起來,轉向弗雷特里西,墨綠色的雙眼尷尬地眨了眨,低下了頭。

        「抱歉...我沒想過你的心情。我說得太過分了。」
        聽見伯恩哈德的道歉,弗雷特里西抬起頭笑了笑,不過還是有幾分失意。

        「哈哈...沒關係。伯恩你沒有說錯,今天確實是跟普通的日子一樣。是我太過於興奮...又不是小孩子了...」
        「小孩子...」
        無心的一句話勾起伯恩哈德的回憶。
        一段只有伯恩哈德復甦的記憶,而弗雷特里西沒有的孩提時光。

        「你小時候就很容易興奮,這個性格跟現在一模一樣。」
        「噗!你突然在說什麼啊!」
        「只是想起上次在湖邊得到的記憶而已,那時候我們都只是孩子。你以前就是這種性格。容易開心,容易沮喪。是很標準的活蹦亂跳的笨小孩。」
        「果然是個笨小孩嗎!真是不意外啊!」
        弗雷特里西開朗地笑了起來,對伯恩哈德的話語很感興趣。

        「還有呢?」
        「還很容易哭。」
        弗雷特里西誇張地笑得更大聲了。但伯恩哈德察覺到這話題引發兄弟幾分羞赧的情緒,因為弗雷特里西的耳根子泛紅了。
        畢竟算是挖掘出過去有點丟臉的記憶吧。

        「天啊!真是太妙了...那伯恩呢,伯恩小時候該不會跟現在沒什麼差別吧?」
        「好像吧,似乎挺冷靜的。」
        「好好玩喔。」
        「我記得我們在森林裡迷路了,因為一開始是你很開心地拉我進森林要玩水,後來卻忘了回家的路,讓我有點生氣。找路時,我走前面,你跟在我後面哭,還跌倒了,我只好牽著你的手。」
        「之後呢之後呢?」
        「後來天都黑了,很晚的時候我們終於回到家,被父母狠狠地罵了一頓。可是最後媽媽還是擔心地哭了起來,抱住我們。那天很累,我們吃完晚飯很快就睡著了。」
        「竟然連爸爸和媽媽都有出現!他們長什麼樣子?我們跟他們像嗎?」
        伯恩哈德望著弗雷特里西翠綠色的瞳孔,因期待而閃著耀眼的光芒。
        什麼時候,自己的眼睛和面前的這雙不一樣了呢。如同弗雷特里西右額上的傷疤,到底是什麼時候有的呢。
        伯恩哈德都還不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

        「不太記得了。但印象中他們很溫暖。」
        「真好,我也想要以前的記憶。只有伯恩有太卑鄙啦。」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當然知道,可是很不公平嘛。抱怨一下。」
        伯恩哈德看到弗雷特里西賭氣似的嘟起嘴巴。他明白弗雷特里西心中的感受。
        只有自己記得父母的溫度,確實是很不公平。
        企圖安撫情緒的右手伸向兄弟靠在椅背上的頭,俐落的短髮很有精神地站立著。

        「所以...我們真的是雙胞胎兄弟?」
        「你到底要懷疑幾次?小時候我們兩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不講話只有父母才分得出來。」
        「真的嗎?感覺還挺開心的耶。」
        弗雷特里西悄悄地蹭著伯恩哈德撫摸的手掌,露出開心的笑容。

        「...總之,雖然我們現在差別這麼大,確實是雙胞胎。不然怎會連生日都同一天。」
        「哈哈,你說的沒錯。」
        「...時間好像差不多了。該準備出發了。」
        「喔,好。」
        伯恩哈德讓手中的書在桌上躺好,起身走向置於牆上的新月。

        生日嗎。
        因為沒有記憶,就目前的感覺,似乎是生平第一次過。
        似乎是挺有趣的。

        「弗雷。」
        「嗯?」
        「回來後我也來幫忙,大夥兒一起吃頓豐盛的晚餐吧。」
        「喔?其實你還是很期待嘛!」
        「...也許是吧。」
        伯恩哈德終於露出了微笑,是很發自內心充滿溫暖的笑容。
        弗雷特里西搭上伯恩哈德的肩,得寸進尺地將體重壓在孿生兄弟身上。

        「伯恩,生日快樂。」
        「互道生日快樂還挺奇怪的,不過也祝你生日快樂。還有,你好重。」
        「這就是雙胞胎的重量啊!」
        「你的邏輯很奇怪。不過,還算不錯。」
        兩人一邊鬥嘴一邊並肩走著,看上去非常愉快。

        「哈哈!今天就讓我們大鬧一場吧!」
        「別讓人擔心就好。走吧!」


■  ■  ■  ■  ■
後記:

祝全天下令人敬畏的雙子生日快樂!!!!(對窗外大喊)

感激山羊桑這次主動的邀稿,但我又心有餘力而不足了(倒)
完成萬聖節之後馬上接雙子生日這是什麼愉悅的Combo(愉悅姿)
五號我才交出來,山羊桑很快地畫出這張雙子閃耀的背影,然後又很快地就流感倒地了。
希望他可以早日康復。
原圖連結

再喊一次。

祝全天下令人敬畏的雙子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