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2012萬聖節──南瓜、糖果與搗蛋

  中午過後,弗雷特里西結束了整理廚房,順帶看看掛在牆上的行事曆寫了些什麼,他不想錯過任何重要的事務。

  「...Halloween?」
  十月三十一號上被寫上了這個陌生的詞彙。
  看起來似乎是個節日,念起來很有歡樂的感覺。但只有這樣不足以了解到底是什麼。
  依照筆跡和高度看來,這是人偶所寫的。

  「人偶大人,什麼是Halloween?」
  弗雷特里西直接到人偶的房間詢問。
  坐在書桌前的人偶聽見弗雷特里西的疑問,輕輕地抬起了視線。

  「怎麼了?」
  「看到月曆上這樣寫的,是節日嗎?」
  「嗯。是萬聖節。」
  「萬聖節?萬聖節是什麼節日?」
  「嗯。」
  人偶思考要如何跟弗雷特里西解說。
  萬聖節就意義而言其實是挺陰鬱的節日。簡單說,萬聖節是死人之日。
  這天被認為是鬼怪世界最接近人間的一天。除了惡鬼之外,死者的靈魂也會出來遊走。人們的鬼怪扮裝,一方面是為了嚇跑惡鬼,一方面是要偽裝自己是惡鬼的一員,避免受到災厄。
  總覺得對死去的戰士們來說,說到『死去』這件事情是敏感話題。
  於是人偶決定簡單帶過,講得開心點就好。

  「是個適合開派對的節日。大家會準備糖果,雕刻南瓜,還有扮成怪物搗蛋。」
  「搗蛋!這個節日也太有趣了吧!」
  「那時候大家見面會說『Trick or treat?』,意思是不給糖就搗蛋。另外還有開派對。」
  「Trick or treat...派對?類似聖誕節那樣嗎。」
  「嗯。不過主題不同,萬聖節的派對比較像是扮裝派對。」
  「扮裝...真的很有趣,得好好來準備一下才行。人偶大人謝謝啦!」
  「嗯。」
  男人翠綠色的雙眼閃著光芒,似乎非常的期待。弗雷特里西哼著輕快的音樂帶上門,離開了房間。
  應該這樣就可以了吧。
  人偶默默地思忖著,將焦點再度放在桌上的書本上。


  十月三十一日,萬聖節。

  「不給糖!就搗蛋!」
  「呀啊!真是太可愛了!」
  人偶的朋友們帶著他們的戰士們接二連三的拜訪,身為大家長的阿貝爾忙得不可開交。
  伯恩哈德理所當然地在一旁幫忙。他跟什麼裝扮都沒有的阿貝爾不一樣,伯恩哈德將臉色塗白,指甲塗黑,穿著哥德式的燕尾西裝,雖然沒有裝上尖齒,但是個十足的吸血鬼。這樣的裝扮是瑪格莉特強制幫他換上的。
  一下是帶客人進來,一下是發送糖果。
  過程中完全不見弗雷特里西的蹤影,阿貝爾中午過後就沒看到弗雷特里西,一路忙到太陽下山的現在。

  「伯恩,糖果發完了。」
  「...好。」
  伯恩哈德往牆上的鐘瞄了一眼,發現晚餐時間快要到了。

  「阿貝爾,人偶大人剛剛說要我過去。這邊還有瑪格和里斯幫忙,你幫我去拿糖果好嗎?」
  「喔。糖果在哪裡拿的?」
  「...就在廚房。」
  「喔,好。」
  阿貝爾離開了客廳,直接往廚房走去。
  沿途阿貝爾覺得很奇怪,超過餐廳之後,越往裡面的廚房走越是安靜,照理說應該會很熱鬧才對。
  而且弗雷特里西,應該就在廚房裡忙吧,等等又是晚餐時間,但現實是這種反常的狀況。阿貝爾實在不明白弗雷特里西跑去哪了,也沒有閒暇時間去找。
  至少,要讓彼此知道互相的存在。
  站在廚房的門前,從縫隙間可知道裡面沒有開燈。阿貝爾嘆了口氣握上門把,心頭冒起了無名火。
  不過這股氣在開門的瞬間就消失無蹤了。

  「小貝,萬聖節快樂。」
  「.........唔哇...這到底...」
  雕刻的南瓜燈籠齜牙裂嘴地笑著,佈滿了廚房。有的擺在餐桌上,有的擺在地上,有的放在牆壁的廚架上,各自暈著昏黃的光芒,讓黑暗的廚房維持著令人微微顫慄的緊張感。
  而弗雷特里西站在其中,穿著一條黑色的破長褲,袒露著精實的上半身。
  阿貝爾在昏暗的光線中看到他的頭上似乎帶著毛茸茸的獸耳。

  「你這是...你怎麼都不出來啊?」
  「我努力地在晚餐前將所有對外的事情都打點好,作為今天晚餐時間開始之後,只和小貝一起過的交換。」
  「.........是喔。」
  怎不跟我說──阿貝爾將這句話收了起來。
  其實阿貝爾無法生弗雷特里西的氣,眼前這幅南瓜燈籠的景象帶給他的驚奇已壓過所有情緒。

  「這些南瓜...都是你雕的?」
  「喔,不是,是大家幫忙的。」
  所以你打算做這檔事情大家都知道,我現在這裡和你獨處大家也都知道。
  阿貝爾右手抹上冒冷汗的額頭。
  算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阿貝爾也只能這樣想了。
  弗雷特里西輕輕地走到阿貝爾的身後,將房門帶上。然後牽起阿貝爾的右手,露出溫柔的笑容。

  「小貝,我們來看看大家雕的南瓜吧。」
  弗雷特里西牽著阿貝爾走到餐桌前,桌上擺著一顆眼尾有火焰雕紋的大南瓜被兩人份的菜餚所圍繞著,裂嘴的笑容也最誇張。

  「你看這個的大南瓜,這是里斯雕的。」
  「嗯...這是最大的南瓜耶,這南瓜笑得好誇張。」
  「很像他吧,像個興高采烈的小孩一樣。然後是這個。」
  接著是流理台上的一顆南瓜,它微笑的弧度像是測量過般相當完美,但最顯眼的特徵是南瓜的兩顆眼睛都是大大的愛心。

  「這是瑪格雕的,很可愛吧。」
  「......我的心情很複雜。」
  「哈哈哈!但還是很可愛對吧。再來是伯恩的。」
  兩人走到放置在廚房角落的一張椅子上的南瓜,這顆南瓜臉頰的部位被雕了兩條凹痕,嘴巴也不同於其他南瓜的大嘴笑,而是畫上平平的一條線,看起來很淡然的樣子。
  但是南瓜眼睛的部位用墨鏡遮住了。

  「............」
  「真不愧是我兄弟,做自己的臉做得這麼像。」
  「重點不在那裡吧!」
  「小細節就別太在意啦!還有呢!」
  在弗雷特里西的帶領下,阿貝爾看過一個個夥伴們所雕的南瓜燈籠,每個都各具特色,顯露出創造者的個性。
  一整輪看下來,阿貝爾發現他們看了三十三顆南瓜。
  當初只有他和人偶兩個人的家,不知不覺已經有這麼多夥伴了。

  「小貝,你知道為什麼南瓜燈籠都要雕成這樣囂張大笑的模樣嗎?」
  「我不知道耶。」
  「是要嚇跑惡鬼喔。因為萬聖節這天,其實是鬼怪和過世者的靈魂跑出來人間大鬧的日子。這些,都是伯恩哈德告訴我的。」
  「......是喔。」
  「沒錯,所以萬聖節也是屬於我們的節日喔!」
  沒錯。因為大家都已經死去了,所以才會在這裡出現。
  但也因為如此,他們得到了機會,開始了第二個人生。
  阿貝爾才會和弗雷特里西再度相見。

  「可是...我不會大鬧人間啊。」
  「...可是我會啊!哈哈哈哈哈!」
  大笑的弗雷特里西突然雙手擁住還進不了狀況的阿貝爾,在阿貝爾的面頰上親吻。
 阿貝爾這時才注意到,弗雷特里西翠綠色的瞳孔變成一條細線,宛如野獸的眼神,這時他才發現弗雷特里西的扮裝主題是狼男

  「Trick or Treat?」
  「應該是要說『不給糖,就搗蛋』吧?」
  「嗯...對我來說,無論你給不給糖,我都會玩你的蛋啊。」
  「你真的很低級耶!」
  面對阿貝爾大聲的斥責,弗雷特里西只是愉悅地咯咯笑,並用鼻頭磨蹭懷中男人的臉頰。
  在微冷的氣溫中,兩人緊靠在一起的溫度,又上升了些。

  「所以再一次...Trick or Treat?」
  阿貝爾不甘心似地抿著嘴唇,面頰早已燒紅了。
  因為面前的狼男,因期待而閃耀的笑容實在太過於溫柔。

  「......對我來說...無論哪個選項...都是一樣的吧...所以只能這樣了。」
  阿貝爾主動吻上弗雷特里西的嘴唇。弗雷特里西回應著,輕輕地擁住阿貝爾的身軀。
  在南瓜燈籠溫暖的光暈中,兩人獨自慶祝這個也屬於戰士們的節日。

  各位,遲來的萬聖節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