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之100題》第76題

76、思緒混亂
「嗯.........」
下午時分,弗雷特里西坐在廚房中,面對著剛出爐的蘋果派。
帶著反省的表情,他手裡握著裝有透明深橙色液體的玻璃瓶,這是瑪格莉特給的東西,只因為弗雷特里西的一句話。

『我...我不確定小貝究竟喜不喜歡我這個人...』
『什麼!』
瑪格莉特無法掩飾自己的驚訝。她認為弗雷特里西所提的問題實在是太過於愚蠢。

『嗯...應該說...缺少了什麼。總覺得應該要更......我講不出來。」
『坦率?』
『嗯,對。就是那個。小貝好像...好像從來沒有很直接的對我表示喜歡我。』
阿貝爾以前是流派的當家、一位劍聖,還是強壯的男人,現在卻被同性壓在下面,心態上當然很難坦率的說出口。
弗雷特里西認真說出的內心話,瑪格莉特只能掛上僵硬的笑容,在心中吐槽這對白癡情侶。

『你先等一下,我拿個東西給你。』
有些話從旁人口中說出來是沒有意義的,他們聽不下去。
瑪格莉特從房間裡的櫃子拿出一個裝滿液體的瓶子,交給了弗雷特里西。

『這給你,讓他喝下去就可以了。』
弗雷特里西看著玻瓶中深橙色的透明液體,他明白瑪格莉特手中的物品絕不會是單純的飲料。
即使是這樣,他還是收下了。

「............」
轉開金屬蓋,伸舌舔了一口橙色的透明液體,像是如假包換的蘋果汁,完全沒有奇怪的味道。
弗雷特里西本想要添加在蘋果派的餡料中,最後打消了念頭。

這是沒有必要的。弗雷特里西這樣告訴自己。

「弗雷!弗雷!」
聽見伯恩哈德帶著焦急的呼喚聲,弗雷特里西將手中裝滿液體的玻璃瓶放在桌上,從椅子站起身,脫下圍裙。

「喔!來了!」
看著桌上閃著深橙色的液體,弗雷特里西嘆了口氣,反省自己意志的薄弱,接著快步走出廚房。

過了莫約十分鐘,剛從訓練場出來的阿貝爾獨自走進廚房。

「嗯?人不在...」
方才在訓練場練習時,空氣就傳來蘋果派特有的香氣。所有人都有聞到,不過其他人打算先回房間換衣服後再過來,只有阿貝爾一結束練習就直奔廚房,他想早點見到烤派的人。
阿貝爾拉椅子坐了下來,注意到擺在蘋果派旁邊的深橙色液體,抓起來圓柱狀的玻璃瓶身握在手上,雖說包裝有點奇怪,但轉開後的這股香氣告訴他,這是一罐蘋果汁。
反正口也渴了,阿貝爾就把它拿起來,咕嚕咕嚕地喝了。

「嗯?阿貝爾...」
「阿貝爾,今天練習得怎樣?」
事情忙完了,弗雷特里西將伯恩哈德拉進廚房要塞蘋果派給他吃。看見阿貝爾背對兩人坐在椅子上,沒有回頭,也沒回應弗雷特里西的問題。
真奇怪,平時不是這樣子的。
弗雷特里西忽然有種不妙的感覺,往桌上一看,玻璃瓶空了。

「小、小貝!」
真是晴天霹靂又心虛,弗雷特里西緊張地快步走到阿貝爾身旁,發現藍色的雙眼有幾分呆滯。
雖說瑪格莉特有保證過這藥物不會有問題,但這個狀況很令人擔心。

「小貝!你還好吧!」
「怎麼了?」
察覺狀況不對,伯恩哈德也走了過來。兩人分別站在阿貝爾的左右,查看阿貝爾的狀況。
幾聲叫喚下,阿貝爾終於抬起頭,望向弗雷特里西。
有了反應,弗雷特里西稍微鬆了一口氣。但察覺阿貝爾看過來的眼神,似乎比平時閃亮幾分。

「......看起來好像沒問題。」
「小貝你真的是嚇死我了...」
「喵嗯。」
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懷疑自己聽到了什麼。他們好像看到阿貝爾的嘴巴動了,還發出『喵嗯』,疑似貓咪撒嬌的聲音。

「喵嗯、喵呀。」
「.........這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弗雷,你要冷靜。」
「這這這這這真是太可愛啦!真是太糟糕啦啦啦啦!」
「弗雷!你要冷靜!」
「多妮要吃蘋果派!蘋果派在哪!」
「雪莉也要!」
雪莉與多妮妲破門似地衝進廚房,混亂的兩人瞬間停格,背脊都涼了整截。
伯恩哈德立馬將坐在椅子上的阿貝爾整身扛起來,宛如一陣狂風飛也似地奔離廚房,留下驚魂未定的弗雷特里西和兩位小女孩。

「伯恩把阿貝抱走了!」
「蘋果派!多妮要蘋果派!」
「弗雷!伯恩把阿貝抱走了!阿貝發出貓咪的聲音!」
「我要蘋果派!多妮要吃蘋果派!」
「好好好,先別管伯恩了,慢慢來,給你們蘋果派。」
多妮妲快速地將第一塊切好的蘋果派拿走,留下雪莉,開開心心地坐在餐桌旁吃著。

「發出貓咪聲音的阿貝被伯恩抱走了!弗雷!阿貝被別人抱走了!」
「嗯,我知道。我要拜託雪莉不可以說出去,可以嗎?」
「喔,雪莉不會說出去。」
「雪莉好乖,我給你大塊一點的,准你拿回房間,別讓多妮知道喔。」
「哇!好!」
將切好的蘋果派拿給雪莉,份量比多妮妲的稍微大了些。
專注於手裡拿著美好的點心,小女孩早已不在意方才的景象,帶著看到寶藏的發亮眼神,小心翼翼地端著蘋果派走出廚房。
弗雷特里西暫時恢復了幾分冷靜,伯恩哈德的處置是對的,不能讓其他人發現阿貝爾的異狀。沒想到兄弟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做出反應,不愧是夥伴中最有機智的男人。
所以瑪格利特的『坦率藥水』是將人的心智貓咪化...因為動物沒有心機,就能率直地表現內心的情意嗎...聰明的人究竟在想什麼,果然難以理解。
內心七零八落的弗雷特里西離開廚房,快步走往伯恩哈德的房間,開門後發現沒人。接著是阿貝爾的房間,一樣沒有人。
最後弗雷特里西走回自己的房間,發現門被上了鎖,裡面的伯恩哈德確認來者是弗雷特里西才開了門。
阿貝爾在房間裡,現在像隻貓般將軀體捲曲起來,躺在床上,手裡壓著弗雷特里西慣用的枕頭。

「你的房間最遠...應該是最安全的。」
發現弗雷特里西進房間,很有精神地站了起來並朝弗雷特里西走了過來,不過是以四肢著地爬行的方式。

「喵嗯、喵嗯!」
「他剛剛還在門邊徘徊想要出去,應該是想要見你...」
「喵嗯!喵呀!」
阿貝爾整身都往弗雷特里西撲過去,被撲的男人被撞得倒坐在地。阿貝爾活像隻金色的大貓,在弗雷特里西的胸膛上磨蹭著。
弗雷特里西內心百感交集,阿貝爾如此率直的表達好意與親暱,令他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但要變成貓咪的心智才有這種撒嬌的舉動,又令他哀傷到想落淚。
還有,內心充滿將阿貝爾變成這樣的罪惡感。雖說最後放棄了,但弗雷特里西確實想過要給阿貝爾喝下那瓶藥水。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
「喔、喔對!是這樣的...」
弗雷特里西把瑪格利特跟自己的談話,與藥水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伯恩哈德。
面頰削瘦的男人聽完後蹙眉,只覺得一陣頭痛。但是看到阿貝爾窩在弗雷特里西懷裡的景象,表情變柔和了些。弗雷特里西當然有注意到伯恩哈德的變化,心情突然窘迫了起來。

「伯恩你笑什麼啦!」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樂得很。」
「.........感覺很複雜。」
弗雷特里西並沒有否認伯恩哈德的話,雙手緊抱著懷裡的阿貝爾,心智變成貓咪的男人像是很舒服地閉著眼睛。

「所以,瑪格應該知道要怎樣解決這種狀況,我去找她。」
「.........拜託你了。」
伯恩哈德離開了房間,弗雷特里西從地板爬起來,將關上房門再度上鎖。
轉回過身,弗雷特里西看見阿貝爾跪坐在地板上,張大閃亮的天藍色放射著天真無邪光輝雙眼,帶著完全的信任與愛情望向自己。
弗雷特里西先坐在椅子上,將不會站好的阿貝爾拉過來,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
因為覺得很有趣,弗雷特里西環抱著坐在腿上的阿貝爾,只與他無語地對望。
化為金色大貓的阿貝爾不明白為何弗雷特里西要這樣看著他。像是要表達內心的疑問般將頭一歪,卻不知這可愛的動作又在男人的內心激起波濤。

「小貝,怎麼啦?」
「喵呀。」
「肚子餓了嗎?對喔...你練習後沒有吃東西...可是現在又不方便出去...」
「喵嗯?」
「要你忍耐了...早知道就帶一片進來,伯恩也沒吃到...」
「喵呀、喵嗯...弗、弗雷!」
「你還會叫我的名字啊!真是好孩子。」
「喵嗯!弗雷!喵嗯!」
阿貝爾拉近自己與弗雷特里西的距離,將鼻頭碰上男人的鼻頭,又伸舌舔了舔碰觸的部位。
弗雷特里西雖然不明白阿貝爾為什麼這麼做,不過他單純覺得很開心,露出像是春陽般溫柔的笑容。

「弗雷、喜歡!」
突如其來的率直告白,令弗雷特里西的臉瞬間漲紅。

「...嗯?奇怪了...」
心像是被灌注般滿了出來,四溢的情緒充斥了心靈,在眼眶化成了淚水,毫無預警地滑落臉頰。弗雷特里西驚覺自己落淚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落淚,只知道這不是代表悲傷的淚水。

「喵嗯...」
阿貝爾發出溫柔的鳴聲,又舔了舔男人的鼻頭。弗雷特里西緊抱著面前的金色大貓,將臉埋入對方溫暖的身軀中,任由淚水落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