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8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之100題》第71至第75

71、花香
「小貝!你看!」
聽見弗雷特里西興奮的呼喊,阿貝爾將視線從手中的書頁抬起,情緒因驚訝而稍微起伏。
衝過來的男人手中拿著一束大輪綻放的黃色花朵,阿貝爾認出那是向日葵。

「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會有向日葵...」
挑起弗雷特里西懷中的一朵向日葵,阿貝爾將鼻頭湊近深黃色的花朵,閉上眼仔細地聞著。中央的蜜心揮散淡淡清香,給阿貝爾溫暖懷念的感覺。

「這個世界幾乎天天都是陰天,土地又貧瘠,是哪裡來的?」
「雪莉和多妮出去帶回來的種子,瑪格在後山挑了一塊地種出來的,結果開了一大片。聽說這種花的種子本來可以吃,但瑪格說這裡的土地和我們的認知大不相同,所以不能吃,真可惜。」
「哈哈...沒什麼差別吧,能觀賞就很不錯了。我去找個容器來裝水。」
阿貝爾雖然笑著,但弗雷特里西察覺男人的表情並不如預期的高興,反而帶有莫名的哀愁感。
想不出原因,弗雷特里西將向日葵安置在阿貝爾拿來的水瓶中,眼角觀察著男人,提出心中的疑問。

「小貝,你身體不舒服嗎?」
「嗯?沒有啊。」
「可是...你看到這些花好像沒有很開心,我看到的時候可是很興奮的。」
「喔,嗯...」
阿貝爾低頭思考了一會兒,找尋最適當的答案來回覆弗雷特里西。

「...我不是很喜歡花。嗯...我是說,『花朵』這個東西的象徵意義。」
「為什麼,不是很漂亮嗎?綻放的時候很有充滿生命力的感覺,我很喜歡呢。」
「但花朵綻放後,不久就枯萎凋謝了。即使一瞬間充滿生命力,但消散的太快,存在實在很脆弱。」
弗雷特里西聽了,面上露出苦笑,伸出手掌撫摸阿貝爾的頭髮。
因為不是永恆的嗎,真是好強的人。

「對我來說,如果是為了你,即使只有一瞬間,我也願意。」
這句話使阿貝爾刷上一陣紅。男人屈下身子,像是面對花朵般聞著手中的金髮。
但是,當阿貝爾對這句話反應過來,就是一拳直接捶上弗雷特里西的腦袋。

「蠢貨!」
被捶的男人眼冒金星,摸著發疼的腦袋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我們不是夥伴嗎!講什麼鬼話...你只要守住我的背後就夠了!」
弗雷特里西明白阿貝爾的言下之意,發自內心露出燦爛的笑容。

「了解了。」
我還是贏不過你啊───弗雷特里西吻上說出可愛話語的嘴唇。


72、你
你不需要給任何的事物與承諾。
你要作的,只有呼喚那個名字。

「弗雷!快!」

這樣,就足夠了。

73、我

我要站在頂點,我必須這麼做。
這樣才對得起,我背後的夥伴。

「小貝!上吧!」

謝了,我的夥伴。


74、犧牲
午後時分,享用著下午茶,眾人懷著輕鬆的心情在大廳聊著天。
話題由貝琳達與瑪格莉特帶領,談論著生前的記憶。

「真不敢相信!原來瑪格姐姐已經有小孩了!」
「那也是生前的事情了...沒有什麼好驚訝的吧。」
「當然很驚訝!看起來明明就這麼年輕。」
「還好啦,貝琳達還不是一樣很年輕就當上將軍。」
「這不一樣啦...不過,為了孩子不是要犧牲很多嗎?比方說個人的時間或什麼的...」
果然是未婚女子的發言不禁令瑪格莉特面上莞爾,貝琳達露出疑惑的表情。
驚覺在這時機點上露出笑容似乎不恰當,瑪格利特連忙說了抱歉。

「犧牲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只想要保護那孩子,即使用我的性命也可以...只是作出選擇罷了,本來作選擇就代表放棄了別的項目,不是嗎?但算不算犧牲,我不想仔細去思考。只是...到底有沒有好好保護他,也不記得了...」
「瑪格...」
「哈哈,別這樣嘛。真不好意思,氣氛變得這麼奇怪。別說這個了,講些別的事情吧!」
犧牲嗎───弗雷特里西專注於這個詞彙。
想一想目前的記憶中,似乎沒有犧牲過什麼。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可以與夥伴一同出生入死的時間吧。
因為時間通通都拿去照顧小朋友了。

「............」
阿貝爾不禁想起了弟弟,表情稍微黯淡了些。
弗雷特里西注意到阿貝爾情緒的轉變,輕拍男人寬厚的背部。阿貝爾回頭望向弗雷特里西,露出苦笑。

「...記憶之中的犧牲嗎。」
「伯恩?」
伯恩哈德稍微歪頭思考著。

「嗯。」
像是想出了結論,伯恩哈德恢復正坐的姿勢,卻深深地嘆了口氣。

「.........貞潔吧。」
五秒後,氣氛瞬間凝結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搭話。
最後,午茶還是以尷尬收場了。


75、牽手
第一次牽手是什麼時候,弗雷特里西永遠都記得。
睜眼醒來,腦海只有空白。摸摸有些迷茫的臉孔,察覺自己的右額上有著一道疤痕。
被人帶進一間大宅院,裡頭人聲喧鬧,是個很熱鬧的地方,不過人群中只有一個突兀刺眼的顏色。
接近了,是耀眼的金色。

「嗨,我叫阿貝爾,叫我阿貝就行了。」
男人有著桀驁不馴的氣勢,天空般碧藍色的眼睛毫無畏懼地直視著自己。
弗雷特里西差點誤以為是一頭獅子。
站在頂端,王者般的存在。

「今後有問題,就來問我吧!」
金色長髮的男人露出友善的笑容,看似厚實的手向前伸出。弗雷特里西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有些激動的搖晃著。

「我是弗雷特里西!請多指教!」
弗雷特里西期許自己,要成為金色獅子所需要的一部分。
第一次的牽手,同時是墜落的瞬間。
心帶著傷疤的男人,愛上了金色的獅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