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7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之100題》第51至第55

51、驚
弗雷特里西醒來,在黑暗中睜開惺忪的雙眼,還處於些迷茫的腦袋開始思考這一天要做什麼。
必須要去早市購買食料,弗雷特里西想多準備一道小點心給大家,因為今天算是有些特別的日子。
 
最重要的,要完成『每天早上親吻睡眠中的阿貝爾』這件事情。
 
將感覺轉移到身旁,弗雷特里西突然察覺手臂上沒有該有的溫度。枕邊空蕩蕩地,阿貝爾沒有躺在自己的身旁。
掀開覆蓋軀體的被單,弗雷特里西在床緣坐起,深深地吸了一口冷空氣。
看向被布廉遮住的窗戶,還是濛濛亮的天色。起身抓了衣服套上,弗雷特里西開門走出房間。
清晨的鳥叫繚繞著露天練習場,顯出無人的冷清。弗雷特里西抓了抓未整理的短髮,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廚房內與昨天離去的風景相同,物品沒有被更動過。
弗雷特里西英挺的眉往中心集中了些,嘆了一口氣。繞著料理台走一圈,發現擺放材料的籃子有被人開過,扣環忘記帶上。
 
弗雷特里西徒步走到早市,在人群中逛著,望著攤販琳瑯滿目的食材。
 
「弗雷啊!早安啊!」
「喔!早安啊!」
「今天一個人啊!」
「...對。」
販賣肉品的老闆放出渾厚的大嗓子向弗雷特里西打招呼,弗雷特里西以笑容回應。
 
「還沒睡飽是嗎?」
「算是吧,今天生意如何?」
「馬馬虎虎啦。對啦!阿貝爾今天不是幫你跑腿喔?他有來過,抱著滿身的東西,是今天第一個客人喔!」
「......阿貝爾來過了?」
弗雷特里西不自覺地收起笑容。
 
「看你雙眼發直,是不知道這件事情吧。」
點了點頭,老闆又笑了。
 
「我想他應該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吧。今天應該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吧?」
和老闆道別,弗雷特里西轉身離開市場,往回家的路走去。
原來他記得───弗雷特里西很想趕快奔跑回去,但他壓下了這股衝動,漫步地走著。
 
今天是弗雷特里西來到這世界的一週年紀念日,同時是他和阿貝爾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52、毛巾(與42、河連貫)
將身上的毒液洗淨了,也游得很過癮,弗雷特里西心滿意足地沿著淺水處走上岸。
渾身溼透的弗雷特里西用手掌抹去結實胴體上的水珠,深栗色的短髮在陽光下顯得耀眼,沒脫下的長褲吸滿了水黏貼在修長的雙腿上。
弗雷特里西的模樣令阿貝爾萌生針扎般難以忍耐的情緒。
別過視線,阿貝爾將手上的毛巾丟給男人,要弗雷特里西快點將自己擦乾。
 
「謝啦。」
笑著接過乾淨的毛巾,弗雷特里西將臉擦乾後,拉起上臂擦拭落著水滴的頭髮。
舒服多了。弗雷特里西輕呼了一口氣,這時才注意到阿貝爾都沒有講話。
 
「怎麼了,小貝。」
「沒有。」
「嗯...臉好像有點紅,身體不舒服嗎?」
弗雷特里西認真地擔心阿貝爾的身體狀況。
拉近彼此的距離,大掌撫著阿貝爾的金髮,弗雷特里西將額頭靠上阿貝爾微熱的前額,意圖了解彼此的溫差,誰知卻使得阿貝爾的體溫又更高了。
 
「嗯...今天就此打住會比較好,我去跟伯恩說一下。」
「我、我沒事啦!」
「可是...」
「可以繼續啦!」
我才不認輸───為了證明自己沒問題以及遮掩某個難耐的情緒,今天的敵人全被阿貝爾一個人解決了。
 
 
53、祕密(與51、驚連貫)
「這樣可以嗎?」
「......差不多。」
阿貝爾放下手中打好的蛋白霜,再次閱讀水果店老闆娘給他的手寫食譜,將麵粉與糖粉在蛋白霜上方過篩,小心翼翼的攪拌著。
由於自己沒有什麼下廚的經驗,阿貝爾拜託常與弗雷特里西一起下廚的伯恩哈德在一旁看著。假日睡到自然醒的伯恩哈德,還特地為此調了鬧鐘。
 
在夜晚還沒轉亮時,阿貝爾醒來了。
不能使用鬧鐘,只能靠自己起床,擔心會來不及起床的他幾乎整晚沒睡。為了不要吵醒弗雷特里西,阿貝爾連衣服都抓起來,拿到房間外面穿。
要是買太多,壞掉就浪費了───基於弗雷特里西的這個理由,穿好衣服的阿貝爾,馬上去廚房查看有什麼材料,為了不要買到多餘的東西。
轉開扣環,籃子內確實有阿貝爾需要的材料,但還缺了許多東西,於是阿貝爾接著趕去市場購買食材,希望一切都能完美順利。
 
「......他應該已經發現了。」
「嗯?這麼快嗎!」
「市場的人跟他很熟,一定會跟他說你有去買東西。」
「我沒想過這種狀況耶!」
濃湯、麵包、火腿、煎蛋、牛奶、柳橙汁...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了,就只剩蛋糕還沒烤,應該不用擔心。
 
「他發現後,馬上就會回來的。」
不過應該會慢慢地走───伯恩哈德把這句話吞了下去。
 
「糟糕...得快一點才行。」
阿貝爾趕緊把裝著蛋糕糊的模子放入烤箱中,他還要叫大家起床。
走到大廳,阿貝爾下定決心似地敲起早餐鐘,希望所有人可以一起慶祝。
一起慶祝這天───總是照顧著大家、同時也是...自己的戀人。弗雷特里西到來的日子。

 
54、悲慟
「咕...看來是...有點太出風頭了。」
阿貝爾扶住伯恩哈德失去力量的身體,同時護著最後方的人偶,心裡萬分地焦急。他想要上前去掩護受傷的弗雷特里西,但又不能放下倒地的同伴不管。
擋在前頭的弗雷特里西雖然使出神速的百閃給予重擊,但緊接著胸口受到對方沉重的反擊。劇烈的衝擊雖打斷好幾根肋骨,但還勉強能支撐著身體。飛起的碎石劃破弗雷特里西的左額,鮮血流進單眼遮蔽了視野。
統治月之大陸的絕對力量───月光姬蕾米雅,除了弗雷特里西的百閃造成極大的傷害,伯恩哈德使出的咒劍,也使蕾米雅的胸口不斷地淌流黑紅色的血液。
即使如此,還是無法擊倒牠。
 
「咕哇啊啊啊啊啊!」
粉碎膽識的狂暴吼聲撼動耳膜,令不知畏懼的阿貝爾留下冷汗。
蕾米雅異形的軀體因受傷的忿怒擺動,泛血的雙眼射出猙獰的光芒。
面對巨大的黑色存在,壓迫感竟然讓阿貝爾腦海閃過逃跑的想法。阿貝爾自嘲的笑了,沒想到自己還有如此懦弱的一面。
自己...自己明明就想要上前應敵,可是...
危機不會等待,蕾米雅在胸前凝聚著一道不祥的黑光,無法阻止的人們只能選擇承受。
 
「......小貝。」
弗雷特里西起身,擋在阿貝爾的前面。
他用衣袖抹去嘴角的血跡,站穩了腳步,將雙刀交叉於胸前。
阿貝爾認識這個架式,他的心為弗雷特里西的打算涼了半截。
那架式也許可以為他們帶來勝利,但必須...先付出極大的代價。
 
「你趕快把伯恩放到安全的地方去吧,接下來拜託你了。」
「弗雷!別這樣做!」
阿貝爾看見弗雷特里西笑了。一如往常,是溫柔的笑容。
 
「吼喔喔喔喔喔喔!」
「弗雷!」
蕾米雅手中凝聚的黑色力量朝著眾人放射,弗雷特里西硬生生將其擋下來。
 
「弗雷!」
阿貝爾看見黑色不祥的光球將弗雷特里西吞噬,一轟散去,卻沒留下人影。
兩把刀失去了主人,交叉地鑲嵌在原地。隨即大地以雙刀為中心點,出現金色的魔法圓,光芒籠罩住佇立其上的敵人,金色的絲線束縛蕾米雅的身軀。
行動受到壓迫,蕾米雅狂暴地扭動身軀,但依舊無法掙脫金色的束縛,只能瘋狂的吼叫。
 
「咕喔!咕哇哇哇!」
「............真是笨蛋,交給我當然沒問題啊!」
阿貝爾放下伯恩哈德的身體,握緊手中的巨劍,朝著受到拘束無法動彈的蕾米雅衝去。
眼淚,還是流下了。
 
 
55、離去(與54、悲慟連貫)
「唔...嗯...」
「...真是亂來。」
聽見伯恩哈德的聲音,弗雷特里西睜開墨綠色的雙眼。
看樣子自己是被人偶復活了,也代表他們成功地打倒了蕾米雅。
弗雷特里西喜出望外地笑了,雙眼搜尋阿貝爾的身影,金色的獅子卻站得很遠。
 
「小貝!我們贏了!」
弗雷特里西硬是撐起方才復活的羸弱身軀走向阿貝爾。人偶雖然想勸阻,卻被伯恩哈德制止。
 
「............」
「小貝,你怎不講話,我們贏了耶!」
弗雷特里西腳步蹣跚,拖著步伐,慢慢地走近阿貝爾。不料腳步不穩,一傾往前方跌過去。
眼界一晃,阿貝爾擁住弗雷特里西無力的身軀,免於摔倒的命運。
 
「啊哈哈哈...真是狼狽啊。謝啦,小貝。」
「......笨蛋...」
阿貝爾強力的膀臂緊抱著弗雷特里西,顫動的聲音在男人的耳畔響起。
 
「我以為...我以為你......」
「......對不起。」
弗雷特里西環住男人顫抖的身軀,企圖安撫的手掌順著那頭金色的長髮。
嗅著他身上的味道,緊靠的身軀傳達著彼此的溫暖,弗雷特里西閉上眼睛,感受令人安心的一切。
 
「...我回來了。」
對不起,讓你難過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