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之100題》第46至第50

46、晴天
「天氣真好啊!」
弗雷特里西展開洗好的床單,一一掛在庭院中晾著。而伯恩哈德也拿著另一堆的床單,作著相同的事情。
他在走廊上看見像山一樣高的衣物長著弗雷特里西的腳在走路,便自願過來幫忙了。今天沒有出任務的預定,也沒有特定的事情要做。
 
「...你真的很喜歡做家事。」
「是啊,特別是洗衣服,東西乾淨精神就好起來,似乎心靈也會乾淨起來。」
弗雷特里西固定一個禮拜洗一次床單,而每次要洗的時候,他都會在大廳叫問「有沒有人要洗床單!」,而大家丟給他,他全部都會洗。
照顧人的習性在弗雷特里西身上宛如一種病,永遠都不會好。
 
「...嗯,你開心就好。」
「嗯唔!」
兄弟發出很奇怪的低吼聲,伯恩哈德回頭一探究竟。
 
「這、這是!這是小貝的內褲!」
弗雷特里西雙手顫抖地拿著阿貝爾的三角褲,將其展開,這些動作伯恩拉德盡收眼底。
眼神都死了。
弗雷特里西還用口鼻去磨蹭那小小的一塊布。從胸口的起伏看來,應該是伯恩哈德的兄弟似乎透過那塊布非常用力的吸著氣。
 
「嗯嗯!小貝貼身的味道...」
「............」
雖說毆打手足是一件很要不得的事情,但懲罰犯罪就不一樣了。
 
 
47、謊言(與46、晴天連貫)
「弗雷,我的髒衣服你都拿去洗了?」
「嗯,對啊。」
弗雷特里西露出爽朗的笑容,宛如正中午的太陽,綻放的光芒耀眼到阿貝爾無法正眼看他。
說好自己的衣物要自己洗,結果弗雷特里西每次都把阿貝爾的衣服拿去洗,讓阿貝爾有幾分在意,好像他無法照顧自己一樣。
不過最在意的不是這件事情,而是下午碰見伯恩哈德時,對方看過來的眼神令人難以形容,形成阿貝爾心中的芥蒂。另外,弗雷特里西的右臉頰,有幾分臃腫,像是受傷了。
 
「弗雷,你和伯恩前輩怎麼了嗎?」
「沒有啊。」
「...你們不是上午一起洗衣服嗎?」
「嗯,他幫忙我掛大家的床單。」
又在搞這種熱心的事情。不過這不是現在的重點。
 
「弗雷,你和伯恩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沒有。」
弗雷特里西耍賴不是常見的事,阿貝爾氣結地在語氣中增添幾分認真。
 
「弗雷,快說。」
「......我才沒有在洗衣服的時候聞阿貝爾的衣服,還把口水流在上面。」
有些時候。
當右臉頰被打時,左臉頰就算不奉上,也會被打。
 
 
48、鬧鐘(與1、晨曦相關)
阿貝爾的房間以前有鬧鐘,但現在沒有。
原因很簡單,每當早晨盡忠職守的鬧鐘響起時,同時也敲起自己的喪鐘。
 
喀哩。
劍聖的起床氣並不好。阿貝爾按下鬧鐘的同時,強大的手勁也將鬧鐘壓壞。
而弗雷特里西會把可憐的小鬧鐘修好,並放在其他的房間避難,而阿貝爾的房間又換上新的鬧鐘。
 
喀哩。
但新的鬧鐘總是撐不過幾天,不久又壞了。
弗雷特里西又會修好它,放在其他的房間。
 
喀哩。
終於,所有的房間都有鬧鐘了,都是被阿貝爾壓過的鬧鐘。
除了阿貝爾的房間外。
 
不過阿貝爾不需要鬧鐘了。
 
「小貝,起來吃早餐囉。」
「............」
「小貝,快起來喔。」
「.........嗯...」
「呵...真是的。」
弗雷特里西靠近愛賴床的金色獅子,在耳殼旁響起充滿熱感的低沉嗓音。
 
「再不起來...就讓你下不了床。」
 
 
49、霜
阿貝爾及里斯在練習場中切磋,鈍劍在空氣中敲出響亮的火花。
里斯以雷不及迅耳的攻勢主動逼向對手。但被阿貝爾看穿擋下,迅速回擊。
兩人速度相當,但力量相差許多。里斯逐漸趨於劣勢,難以擋下阿貝爾的重擊。
 
鏗!
清亮的一聲,原本握在手裡的劍應聲飛起,掉在不遠的石版地上,敲出狼狽的響聲。
阿貝爾的劍鋒抵住里斯的咽喉,勝負分曉。
 
「到此為止。」
在旁邊看著的伯恩哈德宣布終止,接著響起弗雷特里西的掌聲。
 
「你沒事吧?」
「呼...速度雖然差不多...但力道還是比不上...」
「但你越來越有進步了,起來吧。」
阿貝爾將劍收起,笑著對倒坐在地氣喘呼呼的里斯伸出右手。
單純比劍實在沒勝算,里斯在心中思量著。和阿貝爾比劃劍術好幾回了,從來沒贏過。
因此,里斯生出小小的惡作劇之心,露出別有意圖的微笑,握上攙扶自己的手掌。
 
「嗚哇!好熱!」
接觸的瞬間,里斯動用異能,巧妙地燒掉阿貝爾的上衣。
雖沒有燒到身體,但一瞬間的高熱讓阿貝爾燙得跳腳。里斯露出惡戲的微笑。
 
「里斯!你搞什麼!」
「因為從來都沒有贏過你嘛!小小地惡作劇一下,嘿嘿。」
弗雷特里西不發一語地衝過來觀看阿貝爾的情況,翻弄他的身體,仔細檢查著。
 
「弗、弗雷,沒事啦。」
「............」
看到不講話的兄弟,伯恩哈德知道事情變麻煩了。
 
「...里斯,我們也來比一場吧,真劍勝負。」
弗雷特里西轉過身,靴底在石製地板敲出清楚的迴響,右手的愛刀指著里斯的鼻頭。
 
「拔劍。我們很久沒有認真比劃了。」
不帶起伏的語調,無法感受到男人平時綻放的一絲熱情,反而如冰柱般尖銳,刺上里斯的心頭。
冷冽的眼神,宛如冰霜寒冷而劇烈,沉穩的憤怒,令里斯不禁背脊發顫。
有趣───顫慄點燃里斯的好戰心,拔出腰間火紅的長刀,作出迎戰的姿態。
 
「讓我好好地享受吧。」
不容許任何人傷害阿貝爾,任何機會都不可以。
 
 
50、思念(與48、鬧鐘連貫)
「弗雷,你在做什麼?」
「...把這東西修好。」
弗雷特里西拿著一顆鬧鐘,原本埋藏其中的部分零件與微小的齒輪被拿了出來擺在桌上。
站在一旁的阿貝爾認得出,那是他敲壞的鬧鐘其中之一。
 
「這樣你修得好?」
「嗯......只是有髒東西卡在齒輪間,清掉就可以了。」
「......買一顆新的不就好了?」
「話不能這麼說...等等,我把這些齒輪擺進去。」
弗雷特里西屏息地將桌上的齒輪一個個放入鬧鐘內,對好位置,鎖上螺絲。
 
「東西是要愛惜使用,我認為所有的物品都有它的思念存在。」
「什麼意思?」
「比方說這個鬧鐘,製作它的人一定希望這鬧鐘可以被好好地使用,灌注精神的去製作他,希望它能發揮作用,幫助它陪伴的人。」
「......真抱歉我把他們打壞了。」
「沒有在怪你啦!」
弗雷特里西露出爽朗的笑容,為了安撫阿貝爾,伸出手掌握住阿貝爾的大手。
 
「你把他們打壞,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思念。我修它的時候,都會想到這件事情。」
「嘖...幹嘛?」
「覺得小貝很可愛啊。」
阿貝爾覺得臉倏地熱了起來,不想知道自己是什麼表情。
弗雷特里西放下鬧鐘,抬頭望向阿貝爾。
 
「呵...你真的很可愛。」
弗雷特里西笑著,在打鬧鐘的壞手上落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