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8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2012Valentine's day

  半夜,弗雷特里西在廚房中動工著。
  雖說弗雷特里西泡在廚房裡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半夜還在裡面,就很能引起阿貝爾的興趣。
  特別是這接近凌晨的時間點,阿貝爾有點餓了。
 
  「嗯?是小貝啊,你睡不著嗎?」
  捲起衣袖的男人關心地詢問站在廚房門口的阿貝爾。他手裡拿著正在削皮的蘋果,另有七顆削好的蘋果擺在流理台上。
  明明就你睡最少還問───阿貝爾在心中吐槽。弗雷特里西幾乎每天都是最早起來的人,但阿貝爾從沒見他早睡過。
 
  「還好,你在做什麼?」
  「上次蘋果買太多了,怕剩下的壞了可惜,就作成果醬,這樣可以放久一點。」
  「果醬?你還會做果醬喔。」
  「會啊,很簡單喔,速成的。」
  弗雷特里西轉了轉手上的蘋果,將亮紅色的外皮削了下來。阿貝爾把那條外皮拉起來,是沒有中斷的一直線。
 
  「你想學嗎?我可以教你。」
  「學可能有點困難...幫忙倒是可以。」
  「很簡單的啦,我邊做邊講給你聽。」
  弗雷特里西溫和地笑著,拿起蘋果下刀切半,將其去蒂、去籽。
 
  「這次要做的是泥狀的蘋果果醬,因為容量的關係,一次用兩顆。首先將蘋果切成小丁狀,以方便搗碎。」
  鉆板響起叩叩叩的聲音,蘋果被弗雷特里西俐落地切成骰子大小的丁塊。
  雖說同樣拿的都是刀,但阿貝爾對於下廚就沒弗雷特里西這麼拿手了,每次看到都覺得他很厲害。
 
  「接著將切丁的蘋果倒進耐熱的大碗中,將其成泥狀碎。最好是用木頭至的桿麵棍搗碎,可以看個人喜好保留果肉的顆粒增加口感。來,小貝幫我弄這個步驟吧。」
  弗雷特里西將裝滿蘋果的玻璃大碗和桿麵棍交給阿貝爾,阿貝爾拿起桿麵棍一下下地搗著。
  先壓碎這塊,喀。在壓碎那塊,喀。阿貝爾拿著玻璃碗喀喀喀地敲著。
  其間,弗雷特里西又切好另兩顆蘋果,在一旁看著專心搗蘋果的阿貝爾。玻璃大碗在男人的手中顯得小了些,令弗雷特里西拉高面上的弧度。
 
  「不能全部磨碎嗎?全部都磨成泥,或用果汁機打碎。」
  「也是可以,不過果醬就真的只剩下醬了,會缺乏果實的口感。」
  「嗯...」
  意外地相當麻煩,阿貝爾拿著碗繼續搗著。大約搗了十五分鐘,弗雷特里西便叫他停下。
 
  「這樣差不多,大部分都變成泥狀了。接著是放入蘋果一半重量的砂糖,這兩顆蘋果約600克,所以要倒300克的砂糖。」
  弗雷特里西拿出一飯碗的砂糖,全數倒進去。阿貝爾看著這動作,瞪大了眼睛。
 
  「覺得很多嗎?」
  「...是啊。」
  「果醬大多是這樣製作的,像是草莓還要放等重的砂糖。另外,拉高糖度也是有防腐的效果,像這樣加一半重量還不算多,大概一個禮拜內就要吃完。」
  「嗯。」
  「接著是加入檸檬汁,酸性可以引發蘋果中果膠的作用,讓果醬能自然凝固,同時可以增加味道的豐富性。這次的量,大概加入三湯匙,如果想吃酸一點,還可以在加一湯匙,然後攪拌均勻。」
  「讓我來。」
  阿貝爾拿著木匙攪拌玻璃大碗中的混合物,未溶化的砂糖帶有喀哩喀哩的觸感,阿貝爾覺得很有趣。
 
  「要攪拌到砂糖融化嗎?」
  「喔,不用,均勻就好。看起來已經差不多了,擺個五分鐘讓他作用一下。小貝辛苦囉,來,喝杯熱可可吧。」
  「嗯。」
  阿貝爾接過弗雷特里西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充滿香甜氣息的液體。
 
  「接下來要做什麼?」
  「最費工的搗碎已經結束了,放置五分鐘後加入幾滴沙拉油後,再放入微波爐裡加熱五分鐘就好了。」
  「......這部份聽起來最不可思議。」
  「哈哈!是沒錯!以前伯恩也這樣說過,特別是滴沙拉油最怪。」
  「是啊。」
  「沙拉油也只放一咪咪而已,目的是要在蘋果表面形成油膜,增加黏稠度。微波爐其實是加熱煮熟,殺菌延長保存期限。」
  「嗯。」
  「差不多五分鐘了。」
  弗雷特里西在半成品中滴了四滴沙拉油,粗略的攪拌一下。之後放入微波爐,轉上五分鐘。
 
  「放入微波爐時記得不要加蓋,讓果醬水份蒸散,這樣會更濃稠。」
  「嗯。」
  「我去櫥櫃裡拿幾個耐熱的密封罐,等等好了就要直接裝了。」
  「喔,好。」
  弗雷特里西拿出數個密封罐擺在桌上,微波爐傳出蘋果特有的香味,不久響起結束的聲音,弗雷特里西帶著隔熱手套將發燙的大碗拿出。
 
  「喔!變透明了。」
  「嗯,不過要趁熱趕快裝,裝越滿越好,還要拍打底部讓空氣跑出來,比較不容易壞。」
  「喔喔!」
  將還呈現液態的果醬填滿瓶中,兩個大男人持續拍打著罐子底部。最後上蓋,終於完成了。
 
  「擺著讓它自然降溫,差不多室溫時就冰起來,溫度降低就會呈現漿狀,早上就能吃了。」
  「嗯。」
  「還有六顆蘋果,小貝你還願意幫忙嗎?」
  「當然沒問題。」
  將所有的蘋果都解決,弗雷特里西煮了沒有咖啡因的花草茶,切了幾片麵包擺在桌上,給阿貝爾填填肚子。
  看著切好的麵包,阿貝爾的眼神瞄向桌上一罐罐果醬,很想嚐嚐味道。
 
  「只吃麵包好像有點沒意思啊。」
  弗雷特里西聞言笑了,拿起一罐已降溫的果醬,將其打開。
  接著,弗雷特里西在阿貝爾的注視之下,將右手的兩指插入其中,挖了一口出來。
  晶瑩發亮的甜蜜液體沾在修長的手指上,男人伸舌舔上金黃色的果醬,勾勒著情慾的弧線。
  阿貝爾愣住了,同時身體微微地發燙。
 
  「......這次很成功。小貝,要嚐嚐嗎?」
  弗雷特里西將沾滿果醬的手指伸到阿貝爾前面。
  好難為情,但阿貝爾還是含住弗雷特里西的手指,嘴角沾上了黃金色的透明果醬。
 
  「要好好用舌頭舔乾淨。」
  阿貝爾羞赧地伸出發燙的舌,周旋於指腹到指間,滑上厚實的掌心。
  慢慢地,金黃甜蜜的液體全數被舔於阿貝爾的舌瓣上。弗雷特里西滿意地將手指從阿貝爾口中抽離。
  酸甜的滋味散播在味蕾之上,未搗碎的果肉帶來些許清脆的食感。
 
  「好吃嗎,小貝。」
  「......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那就好。」
  弗雷特里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右手挑起阿貝爾的下巴,對著唇吻了上去。
 
  「情人節快樂,小貝。」
  弗雷特里西舔了阿貝爾的下巴,方才觸碰的位置,露出夜晚才有的笑容。
  果醬的用途,阿貝爾好像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