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之100題》第41至第45

 
 
41、晚霞
落日時分,弗雷特里西站在蔬果攤前面,手裡抱著裝著晚餐材料的紙袋。
目光被蘋果小山漸層的亮紅吸引著,散發的清香與握在手中的質量顯出蘋果的新鮮,弗雷特里西決定買幾粒回去。
 
「哎呀,這不是弗雷嗎?今天沒看見小貝啊。」
水果攤的老婆婆對著常客的弗雷特里西笑著,在他的印象中,弗雷特里西旁邊總會有另一個高大的男人存在。
 
「哈哈,他今天要帶後輩練習劍術。」
「喔,真是年輕啊。人那麼多,那些蘋果應該不夠吧,送你幾顆帶回去。」
老婆婆塞了好幾粒圓滾滾蘋果進入袋中,弗雷特里西很開心地道謝。
 
「下次記得帶他過來啊!」
弗雷特里西雙手抱著滿滿的材料,踏上歸途。
抬頭上向天空,即將休息的太陽將雲朵染成偏紅的紫色,在橘紅的天空飄著。
要是阿貝爾也看到就好了───弗雷特里西這樣想著。
回去做個奶油蘋果派,給練習結束的阿貝爾吃吧。
 
42、河
「真糟糕...」
「嗯...小貝你可別碰我,染到你就糟糕了。」
弗雷特里西全身都是方才毒蛙所噴灑的紫色毒液,黏黏滑滑的。
雖說體內的毒性已經淡去,弗雷特里西的身上還是有些小傷口,趕緊擺脫掉這身毒液才是上策。
 
「.........弗雷,前面有條河流。」
「喔!好。」
走在先頭的伯恩哈德帶領隊伍走去不遠的溪流,聽見清響的水流聲,走過隱密的森林,看到一條澄澈見底的河流。
 
「快點吧,我去警戒。」
「好,拜託你了。」
伯恩哈德帶著人偶離去,留下阿貝爾和弗雷特里西。
 
「嗯...脫下衣服也沒用...全都沾上了...直衝河流吧!」
弗雷特里西相當豪邁地穿著全身的裝備走進水中,河水的冷冽令他打了一陣哆嗦。
不過沒多久弗雷特里西便習慣了水溫,還潛進水中游起泳來。
 
「呼!好爽啊!」
弗雷特里西衝破水面站立於河中,全身的紫色液體幾乎都清掉了。
拍著溼透的短髮,抹去臉上的水珠,弗雷特里西對站在岸邊的阿貝爾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小貝!很舒服的!你要不要也來!」
「免了,我還是警戒比較好。」
「是嗎,真可惜。接下來要把衣服洗一洗。」
弗雷特里西脫下藍色的外套,搓揉著,讓殘餘的毒液隨著流水消逝。
 
「小貝!幫我接著!」
覺得洗乾淨了,朝岸邊揮手一丟給阿貝爾接住。
接著是長靴,一樣也沾到不少,不過摸一摸毒液都掉了,一樣丟到岸邊交給阿貝爾。
 
「差不多了吧。」
「不,這毒液比想像中的還難搞,竟然滲透到裡面的衣服,再等一下。」
弗雷特里西將緊貼在身的衣服剝離,裸露出上身。
 
「呼,洗乾淨洗乾淨。」
「............」
雖說看過,但阿貝爾很少在陽光的照耀下看到弗雷特里西的身體,他有著一身令人炫目的健康膚色,以及不輸給自己的強健體魄。
阿貝爾看到一滴水,從弗雷特里西的鬢角流下,沿著雄性的下顎滑落精悍的頸部,接著鎖骨連延的厚實胸肌,來到分明如刀割的腹肌,最後回歸河流。
佈有傷痕卻顯得完美的背肌鼓動著,充滿力道的強韌膀臂,現正搓揉著剛脫下的衣物。
明明還是白天,阿貝爾卻不禁想起,那雙手臂在夜晚是如何攫著自己。
溫柔的撫摸卻帶有深邃的強慾,抓住阿貝爾的腰桿,熾人的熱度從接觸的部位蔓延。
 
「小貝!你真的不要來泡一下嗎?」
「不、不用啦!你快點啦!」
「嗯?你怎麼了?」
「沒有啦!你快點上來!」
「喔,好啦。我再游兩回就上去。」
太難堪了。阿貝爾躲了起來,不想讓弗雷特里西查覺自己的模樣。
 
 
43、窗簾
每個房間都有雙層的窗簾。
第一層是模糊影像的紗簾,第二層是遮蔽光線的布簾。
雖然是這樣說,但只拉上第二層的布簾,還是比不上兩層的遮光效果,所以一般而言,在夜晚時都會拉上兩層窗簾,以便好好的休息。
 
但阿貝爾,偶爾會只拉上布簾,不拉上紗簾,並不是遺忘或是嫌麻煩。
阿貝爾對光線很敏感,不拉上雙層,太陽昇到一定的高度阿貝爾就會醒來。
但弗雷特里西不會。
 
「......嘶...嘶...嗯......」
薄光喚醒了阿貝爾,他睜開還有幾分迷茫的藍色瞳孔,轉身望著男人安穩的睡臉。
阿貝爾覺得這張帶有疤痕的睡臉好可愛,明明是那麼有男人味。
偷偷地,阿貝爾輕啄弗雷特里西略微乾燥的嘴唇,又閉上了眼睛。
他沒看見,男人的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
 
 
44、未來
「吶,小貝,你以後想做什麼?」
弗雷特里西這一問,阿貝爾感到幾分驚訝和錯愕。
 
「什麼想做什麼?」
「就,未來想做什麼啊?」
「嗯......依照現在這模式,就...一直戰鬥下去吧。」
探索不知名的遺跡,和實力相當的對手們對決,切磋彼此的實力。這樣的日子是身為劍聖的阿貝爾所期望的。
而且,靈魂被拘束在這裡的現在...似乎也只有這樣的生活可過。
不過弗雷特里西聽了阿貝爾的話,笑著搓揉那頭金色的長髮。
這向是對待孩子般的動作令阿貝爾皺眉,好像他說了什麼很好笑的話。
 
「小貝,我是說你未來...換個說法好了。你小時候,有想像過未來要做什麼嗎?」
阿貝爾的未來在出生時就已注定,同時他對此並沒有不滿,所以從未考慮過其他的可能性。
但仔細回想,腦海中是有個不一樣的答案。
 
「......我好像說過想當鐵匠。」
「喔!為什麼?」
能更進一步了解阿貝爾,弗雷特里西眼睛為之一亮。
 
「我不記得了,應該只是想打把好劍吧...好像也不是...啊,因為尼可拉斯用不慣練習用的劍,我才這樣想的。」
「哈哈,真是個好哥哥!」
弗雷特里西突然親了阿貝爾的面頰,阿貝爾惱羞地推了弗雷特里西的臉。
 
 
45、願望(與44、未來連貫)
「那你想做什麼?」
阿貝爾反問弗雷特里西,想知道他的答案。
 
「嗯...以前的事情不記得了。不過我想當個旅人,用自己的眼睛一個人到處去看看,見識更多的人事物。」
「......很像你會做的事情。」
「哈哈,不過,那樣子不能留戀任何一個地方,嗯。」
不會有人需要我───阿貝爾直覺弗雷特里西會這樣說。
 
「那...那我會在一個地方等你回家。」
阿貝爾將心裡的話說出口,對著面前的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抬起頭,墨綠色的雙眸向上望著阿貝爾。
 
「等你累了,就可以回到我所在的鐵匠舖,我會等你回家。」
「......那樣的話,我不就不能當旅人的嗎。」
弗雷特里西環抱住阿貝爾,靠在鼓動的胸膛上,閉上眼睛。
 
「那樣...我的願望就實現了。」
我的願望,就是永遠和你在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