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8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之100題》第26至第30

26、香水(與22、定罪連貫)
「請多指教!」
新夥伴名叫里斯,是會使用火焰的魔法劍士,生前似乎是和連隊有淵源的人物。
阿貝爾與伯恩哈德奉命帶里斯出第一次的任務,弗雷特里西因此在阿貝爾出門前給他一個附帶親吻的擁抱,熱情的態度令阿貝爾羞赧。
阿貝爾不喜歡這樣,他怕被人看出自己與平時有所不同,但想到上次自己被獨自留下的心情,也就不計較了。
 
「............走吧。」
伯恩哈德在阿貝爾走近時愣了一陣,但他並沒讓任何人察覺這點,帶領隊伍出任務去了。
這次的任務很快地結束,身為新人的里斯大放異彩,令阿貝爾驚嘆,後生果然不可小覷。
 
「你很厲害嘛!有機會來比劃比劃!」
「當然好啊!不過...阿貝爾前輩,你是不是有灑香水?想不到你有這個嗜好耶!」
「嗯?我沒有灑香水啊?奇怪...」
阿貝爾轉頭聞聞自己的肩膀,聞不出個所以然來。
 
「......阿貝爾你過來,站在這,面對那風頭,站個一分鐘後下來。」
伯恩哈德架住阿貝爾,將他固定在位置比較高的強風處,迎面吹來的風帶有青草味,上半身沒穿的阿貝爾覺得有點冷。
 
「......一分鐘到了,下來吧,再聞一次。」
「嗯...嗯、嗯、嗯?這...嗯!」
「怎了,阿貝爾前輩。」
「嗯...我想這應該是沐浴精的味道吧...哈哈哈哈哈!」
不能說是弗雷特里西身上的古龍水味吧。
總之,阿貝爾被標記了。
 
 
27、地板(與7、音樂連貫)
音樂繚繞在房間中,阿貝爾靠在弗雷特里西的懷裡。
阿貝爾浮現出一個疑問。
 
「弗雷,你好像很習慣坐在地板上。」
阿貝爾身後的弗雷特里西聽了愣一會兒,偏頭思考著。自己確實是不知不覺有著這樣的習慣。
 
「嗯...我猜是生前養成的習慣吧,我不是連隊的人嗎。」
「這我知道。」
「記憶中,在裡面沒有什麼好日子過,常常四處征戰、在外野宿。雖然也有輕鬆活啦,當當小朋友的教官之類的。」
弗雷特里西環抱阿貝爾的身軀隨著節奏搖晃著,阿貝爾靜靜地聽他說話。
 
「現在記憶也不完全...聽伯叔...也就是我哥說,那時每天都過得挺辛苦的就對了。」
「.........嗯。」
「話說!你不覺得大家都坐在地板上很有趣嗎?無論身分地位是怎樣的人,坐在地上就是平等的,還可以從坐姿看出那人的性格。」
「...好像是這樣沒錯,有人習慣盤腿坐,有人習慣併著雙腳,有人會往前傾,有人會很放鬆地向後傾。確實和他們的性格有些關係。」
「對吧!」
竟然會從這點來觀察人,弗雷特里西果然是了不起的人物。
 
「不過坐久了屁股會麻麻的。」
「你要這樣說...是沒錯。」
阿貝爾在弗雷特里西的懷中變動姿勢,卻不經意的碰到男人的胯間,堅挺的硬度告訴他弗雷特里西勃起了,阿貝爾瞬時面紅耳赤。
 
「這...」
「...被發現了。阿貝爾在我懷中實在很難把持住。」
弗雷特里西露出開朗的笑容,出其不意地啄吻阿貝爾,維持原本的姿勢,只是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我還想保持這樣,不要管它。」
「.........嗯。」
阿貝爾繼續靠在弗雷特里西的身上,身後傳來的熱度令他難熬。
他很難說出,自己的身體起了什麼反應。
樂曲持續繚繞著,提升兩人間的熱度。
 
 
28、單人床
伯恩哈德從旅店的櫃檯走過來,面帶難色。
 
「抱歉,人偶大人。」
「怎了?」
「旅店說他只剩下一間單人房和一間兩張單人床的房間。」
「這樣子...」
「就先訂下來吧。」
人偶還沒開始猶豫,弗雷特里西率先說出決定的話語。
 
「難得今天有看到旅店,天色又很晚了,單人房就給人偶大人,我們三個人擠雙人房,我睡地板就好。」
「這樣也是可以。」
就這麼決定,今晚就在此休息。
 
「......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改變一下吧。」
由於伯恩哈德擔心人偶單獨一人的安全,他覺得至少要有一人陪著人偶。
最後決定,伯恩哈德和人偶睡雙人房,弗雷特里西和阿貝爾睡只有一張單人床的單人房。
一進房間,弗雷特里西脫下外套,將旅店給的被褥平鋪在地,躺下準備休息。
 
「小貝,床給你睡。」
阿貝爾曉得,弗雷特里西釋出的決定絕不會收回,只能點點頭接受。
 
「晚安,小貝。」
「...晚安。」
關上燈,阿貝爾躺上單人床,一想到弗雷特里西躺在地上,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好像身旁,少了一份溫暖。
 
「............」
於是阿貝爾抓著床上的被單,放棄了床舖,爬上地板,睡在弗雷特里西的旁邊。
 
 
29、幻想(與13、海洋連貫)
「小貝,穿上這個。」
「......這塊布是什麼?」
阿貝爾盯著弗雷特里西現出的那塊布,弗雷特里西開朗地笑了。
 
「丁字褲。」
「誰要穿那個鬼東西!」
「穿穿看嘛,滿足一下我的幻想。」
「那是妄想!穿那種東西可以幹嘛啊!」
阿貝爾只是隨意吐槽,沒想到弗雷特里西很認真地思考著。
 
「嗯......打太鼓?阿貝爾穿丁字褲打太鼓,感覺好像很不錯。」
弗雷特里西被阿貝爾攻擊了。
 
 
30、淚
「唉唷,小貝怎麼了?」
弗雷特里西撫上男人的面頰,試著想要感受對方的溫度。
 
「小貝你怎麼了......?」
眼前一片黑,弗雷特里西還是不確定發生什麼事情,只感受到男人的面頰傳來規律不穩的抽動。
 
「小貝,不要哭。」
熾燙的熱流傳進弗雷特里西的心中,他曉得那是男人的眼淚。
弗雷特里西笑了,同時也懊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