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8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14繩師好迷糊

薩爾:「籠、籠中鳥!」(佈陣)
羅索:「被咒縛啦!」(嗑藥超興奮,吐舌甩頭)
薩爾:「對、對不起!」
 
本以為羅索會接近,沒想到竟然遠離,痴偶判斷錯誤。
 
薩爾:「接下來是......啊、啊咧?沒辦法攻擊...」(慌張挖口袋)
痴偶:「......剛剛槍用完了。」
薩爾:「真!真的嗎!對不起...」(消沉)
痴偶:「別在意。」
羅索:「咕咭咭咭!喊沒有人,也沒有人會來救你啦~超量負荷!遠攻版!」
 
這一丟,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超軟巧克力薩爾就只剩一件白色低腰三角褲了,褐色奢華的肉體顯露無疑。
 
薩爾:「呀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淚目)
伯叔:「人偶大人...」(求助)
痴偶:「知道,我看看。」(看著手中的牌組)
 
嗯,這樣不用換。壓不過自己的主子,伯叔只好隱忍。
 
痴偶:「薩爾!貼近那該死的香菇!」(丟牌)
薩爾:「不、不要!我會裸體的!」(淚目)
痴偶:「叫你接近就接近!你自己看!丟四張了啦!」(煩躁)
薩爾:「我不要啦!羅索不是近戰很強嗎!」(淚目)
伯叔:「......人偶大人,交給我吧。」
 
伯叔走上前,拍拍薩爾頻臨崩潰邊緣的背。
 
伯叔:「薩爾,看著我。」
薩爾:「嗚嗚?嗯...伯恩前輩。」(吸吸鼻頭)
伯叔:「你要相信人偶大人,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嗚呼好男人)
薩爾:「......嗯...伯恩前輩。」
 
『要相信人偶大人』──伯叔覺得自己喪失了什麼,大概是胃吧。
 
羅索:「咭咭咭!你好了沒啊!我等不及要吃下一顆藥了!」(搖頭晃腦)
薩爾:「好、好了!準備接招吧!」(頂天立地)
 
接近。
 
薩爾:「嗚...」(有點不行)
 
接近。
 
薩爾:「嗚嗚嗚!」(不行)
 
近距離。
 
薩爾:「我還是不能忍受啦!不要過來!」(使出迴飛踢)
羅索:「咕嘎!飛呀呀呀呀呀!」
 
羅索瞬時被薩爾踢飛上天際!同時!爆杉轉三圈還露出小(嗶──)(真羞)地化為星星!
 
薩爾:「嗚嗚...咦?我贏了?伯恩前輩!我贏了!」(破涕為笑)
伯叔:「你做得很好,接下來交給我吧。」(摸摸薩爾的頭)
薩爾:「嗯!」(備註:只穿著一條白色低腰三角褲)
 
雖然有單純的後輩很開心,伯叔感受到來自後方的視線好陰邪。
卡了一腳還不夠,兩腳都被咬住了。
 
■  ■  ■  ■  ■
 
後記:
雖說抽到薩爾很開心...
但這薩爾真的超軟的,好容易裸體。
而且用過就知道,在運氣不是很好的狀況下,薩爾為了發動籠中鳥而缺乏槍劍其中之一。
如果還要發動後搶先手,很可能攻擊階段結束,防禦階段就一張都沒了,就成了很軟的由來...
嗯...
 
我突然想到!
在我生日時收到某坏一張薩爾被紅色緞帶綁起來當禮物的圖!
所以我就抽中啦!
真厲害!!!大感激!!!
 
同時我也很期待另一位的小弗(草稿看得我都口水流滿地了)!
我會慢慢等的(看到草稿就很心滿意足了)(當然完成品一定...噗喔!)(鼻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