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68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Unlight弗貝》12大小姐嗚呃

痴偶:「我去一下暗房。」(開始脫衣服)
伯叔:「人、人偶大人!您為什麼要脫衣服!?」(遮眼)
痴偶:「這樣比較方便。」(裸身)
伯叔:「可、可是你怎還穿著襪子跟鞋子?」(慌張幫忙遮)
痴偶:「聽說這樣比較萌。阿貝爾!」
阿貝:「請、請慢走!人偶大人!」(立正敬禮)
 
痴偶豪爽地揮開伯叔的遮蔽,隻身走往為在地下室的暗房。
痴偶的腳步聲遠了,阿貝擋在通往地下室門口,一副不讓人下去的樣子。
 
伯叔:「......阿貝爾,你知道人偶大人要去做什麼嗎?」(疑惑)
阿貝:「............不知道。」(心虛)
伯叔:「......弗雷好像在睡覺是吧?」
阿貝:「...?是、是啊!」(羞紅)(羞紅啥?)
伯叔:「弗雷!弗雷你快起來!」(大喊)
 
一見伯叔朝著樓上大喊,深怕小弗會醒的阿貝連忙上前阻止他。
 
阿貝:「伯、伯叔!別這樣!!!會吵到大家午睡的!」
伯叔:「人偶大人下去做什麼?」(臉暗了一半)
 
阿貝低著頭,扭扭捏捏的態度表現地相當猶豫。
 
伯叔:「......我看我直接上去敲門好了。」(動身)
阿貝:「我、我說!我說啦!」(淚眼)
伯叔:「人偶大人下去做什麼?」
阿貝:「他去...他去見人。」(雙手劃圈圈)
伯叔:「人?地下室有人?所有人不是都住上面嗎?」(皺眉逼問)
阿貝:「有、有個人一直住在下面...他叫布勞...」(淚眼)
伯叔:「......所以說人偶大人裸體跑去地下室找你說叫布勞的人?」(持續逼問)
阿貝:「嗯、嗯!人偶大人說不希望大家知道,所以都叫我待最久的我來把風。」(淚眼)
伯叔:「人偶大人下去幹嘛!」(生氣外加胃痛發作)
阿貝:「我、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每次上來人偶大人都很累!」
 
什麼!每次都很累!
伯叔突然大感不妙!眼前這障礙必須立即排除!
 
伯叔:「弗雷特里西!阿貝爾說他很懷念昨晚!你趕快下來!地毯都要燒起來了!」(大喊)
 
咚的一聲!小弗的黑影以迅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在阿貝的身後,阿貝汗顏。
 
小弗:「是嗎是嗎!那我們現在回房間再來一次!」(從後面抱上)
阿貝:「哇哇!拜託你穿個衣服吧!」(掙扎)(你有資格說人家嗎?)
 
趁這個空檔,伯叔馬上發揮機智的腿力,電光石火衝往地下室。
地下室只有兩個房間,一間是阿貝上次閉關自守的房間,另一間在更深的地方。
伯叔小心地往裡面走去,石廊中的迴響顯出不自然的寂靜。
越是接近房間,迴響越大聲,
伯叔聽到從房間傳出重物抨擊的聲音,顧不了可能會被痴偶罵的危機,快步走上前開門。
 
系統:「您,還有,四十五張,抽獎卷。」
痴偶:「這次我用五張。」
系統:「了解,您,使用了,金抽。」
布勞:「大...小姐...我求你...」(滿臉瘀青)
痴偶:「我才要求你!快給我把專武交出來!!!」(揮拳)
 
碰!的一聲,完全沒注意到門被打開的痴偶,將拳頭落在應該是布勞的男人腹部上。
被綁在柱子上的布勞毫無防守之力,爆發式地噁吐出來,噴在痴偶的身上。
 
系統:「您,獲得了,白金幣。」
痴偶:「他(嗶──)的!你這(嗶──)的豬!噴我一臉就算了還出爛東西!」(又是一拳)
布勞:「嗚呃!」(好髒)
系統:「您,獲得了,白金幣。」
布勞:「大小姐...拜託你別打了...」(淚眼求饒)
痴偶:「叫什麼大小姐啊!他(嗶──)的!出褲子給我穿啦!」(使出迴旋踢)
布勞:「咳噗啊!...這、這我不能控制啊...」(重度內傷)
系統:「您,獲得了,白金幣。」
痴偶:「他(嗶──)的!出專武啊!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虐殺式快速踐踏)
 
伯叔驚訝,看著痴偶像是看到弒親仇人般毆打名叫布勞的男人,耳邊一直傳入機械式的「您,獲得了,銅幣。」「您,獲得了,銅幣。」「您,獲得了,銅幣。」「您,獲得了,銅幣。」「您,獲得了,銅幣。」這樣的聲音,而痴偶越來越生氣,更加重毆打布勞的力道。
 
系統:「您,獲得了,銅幣。您,還有,零張,抽獎卷。」
痴偶:「呿!他(嗶──)的!又沒東西!」(吐口水)
布勞:「.........」(頻死)
 
伯叔默默地關門,轉頭看見下半身被半脫的阿貝氣喘吁吁地走過來。
 
伯叔:「抱歉。」(胃痛加重)
阿貝:「所以我才叫你不要看的!」
 
■  ■  ■  ■  ■
 
後記:
布勞真該死(咬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