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私密空間

關於部落格
必須尋找事物的光明面 也許那裡就會有希望
  • 174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Q黑大》因你而起的變化 之二

 
第二篇寫出來了!
在第一篇完成之後,我才開始想整個大綱是怎樣(汗)
我常常把結局想好,可是沒有過程與開頭(你)
後來一樣會是四篇作結束,只是這次的四篇不會如上一部的四篇會有爆字數的狀況出現。

剛過了一個霸王寒流,農曆新年說又會有另一道寒流過來。
希望各位要多加注意身體還有家中老年者的保暖喔!
啊...我個人也因為霸王寒流的關係冷到了,人生。

預祝農曆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注意事項:
§ 腐向,此篇為接續『越過十年的思念』的故事,配對為HQ黑尾鉄朗 X 澤村大地
§ 年齡操作。三年級畢業後經過十三年,澤村大地與黑尾鉄朗皆為三十歲的上班族。
§ 前提為當年的春高沒有實現垃圾場的決戰
§ 黑尾(黑尾:不要再強調了啦!)大地悶騷(大地:咦!?)
§ 是個虐甜的走向(咦)
§ 有無名(抹布)學長登場。
§ 暫定會有四篇,本篇為第二篇。
 
■  ■  ■  ■  ■
 
 
 
  『聖誕節要一起過嗎』
  過了午休的上班時間,澤村的電腦作業告一段落,偷閒拿起手機查看黑尾傳過來的訊息。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三日,距離聖誕節只剩兩天,如果要過聖誕夜就是明天了。澤村這兩天都是白班,無論約哪天都沒問題。
 
  『一般在問過年之前就會先想到聖誕節吧(笑)』
  內心帶著笑意,澤村打好訊息發了出去,將手機放回螢幕旁。
  昨天星期天才見過面,黑尾完全沒有提起這問題。現在才說聖誕節要見面,明顯是剛剛才突然驚覺吧。
  不過從上禮拜開始在平日晚上與黑尾見面的次數減少了。黑尾表示工作進度有點落後,必須要在新年假期前完成第三階段才行。
  澤村不懂第三階段是什麼意思,只知道第四階段的完成是顧客回應一切都沒問題。十二月二十八日開始放新年假期,含今天也只剩五天而已。
 
  「企劃寫得怎麼樣。」
  「啊,是,差不多了。」
  各部門必須在年初上呈針對負責領域的品質改良企劃,並選出企劃領導人。
  機械部門的企劃領導人用抽籤決定,第一名上台抽籤的澤村舉起唯一塗有紅頭的木籤,同事們馬上給予熱烈的鼓掌。
  澤村的工作資歷正好居中,是部門內的中流砥柱,為人認真又熱心,同事們一致認為澤村非常適合當領導人。
  在學長的建議下,澤村以節省耗電量但生產數量不變為主題寫出了企劃草案,目前設計出四種狀況,需要未來半年的時間來收集資料作比較。
 
  「嗯...油炸鍋的變數不高,比較會有差異的是烤箱的流程。而且烤箱明年二月會換一批新貨,正好可以測試性能收集資料。」
  「烤箱要買新的?」
  「因為現在的烤箱已經好幾年了,只要連續開機故障率馬上飆高。部長拿著我們的維修紀錄前天向上面申請採買新的烤箱,今天通過了。」
  「喔喔!那正好耶!」
  「是啊。嘛,你加油啦。」
  左肩被不小的力道拍擊,覺得自己的能力受到肯定,澤村笑了出來。
  雖然當上企劃領導人會多出許多額外的工作,但也是學習的機會。與其覺得很倒楣,澤村認為不如換個角度思考這件事情對自己比較好。
 
  「學長可別拋棄我啊。」
  「當然會幫你啊,其實大家都會幫忙啦。只是你是主持人,彙整和領導都要交給你,有狀況要說。想想下次部內會議要講些什麼吧,讓大夥了解一下。」
  「喔,沒問題。」
  將文件未完成的語句修正,澤村點下存檔。開啟另一個新的檔案準備輸入下次開會的講稿,思考如何講解最合適。
 
  「......嘖。」
  聽到頗為不悅的咄舌聲,澤村將視線移了過去。學長持續拍著左胸前空蕩的口袋,原本那裡總是放著一盒香菸。
 
  「學長的孩子快出生了吧。」
  「對啊,再兩個月就是預產期,老婆終於可以生啦!最近一直抱怨很重很重,看起來是真的挺重的,爬樓梯的樣子都讓我很擔心。」
  「有穿腹帶嗎?」
  「當然有啊,說不穿走路都會痛。不過偶爾她自己還是會忘記,這件事情我也有幫忙注意。」
  為了即將出世的孩子,身為老菸槍的學長在確定老婆懷孕時就開始戒菸,只是在公司還是忍不住會抽幾根,回家完全不抽。十一月開始位在學長左胸膛的口袋扁了,連香菸都不買了,但還是會出現取菸的習慣動作。
  印象之前說過會是個女兒。這男人在孩子出生之後,想必會變成笨蛋父親吧。
 
  「...那個...是說啊...嗯...我老婆肚子大起來之後,她完全不願意讓我看到她的裸體。」
  話題出現飛躍式的變化。不過按照自己與學長的交情,澤村還是可以繼續講下去。
 
  「這......可能怕學長對她的形象破滅吧,因為懷孕讓身材變化很大。而且這段期間不能行房,我聽過挺多外遇是在妻子懷孕期間發生的。」
  「外遇幹嘛!雙手萬能啦!形象破滅應該是不會啦...只是就很想看啊,她是因為懷了我的孩子才大肚子耶!讓我看一下有什麼關係。前幾天她在浴室裡滑倒摔了屁股還爬不起來,我想進去救她還被她禁止耶。還好那天我媽有來,是我媽進去拉她起來的。」
  「都緊急狀況還這麼堅持就有點...是說摔倒不要緊嗎?」
  「當天就去醫院檢查了,沒事情。」
  「那就好。不過想在喜歡的人面前漂漂亮亮,是人的天性啦,學長你是被愛著的。」
  「是這樣的嗎?」
  「是這樣的啦。」
  澤村稱旁邊這位愛妻家為學長,是因為對方的工作資歷比自己多兩年。而且不抽菸的澤村外表看起來比較年輕,不然兩人的年紀其實相同。
  尋找一位心儀的女孩相戀,工作存錢,然後結婚,迎接屬於兩人的小生命。
  澤村知道許多同齡的男子有著這樣一般的幸福故事,只是自己做不到。
  曾經試著踏入,但只能預見彼此無法幸福的未來,因此澤村放棄了,並接受自己沒有資格走這條路的事實。
  澤村察覺自己若想獲得幸福,不能走一般認知的道路,必須踏上艱辛的道路。過去有數回與他人共步的經驗,但澤村都沒有獲得幸福。
  偶然地,自己與黑尾再會,並且交往了。雖然還不到黑尾對於自己的高熱度,但隨著相處日子的增加,澤村對黑尾的好意逐漸升高。
  被黑尾牽著手,澤村認為自己似乎可以獲得幸福。是有人陪伴的幸福,一種不同於一般認知、卻又極端相像的幸福。
  但這種異於一般認知的幸福,對有資格選擇一般道路的黑尾來說又是如何。
  先不論走上一般的道路是否能得到幸福,至少不會受到世間異樣的眼光。但澤村希望黑尾能繼續牽著自己的手走在艱辛的道路,尋找可能獲得的幸福。
  對此,澤村的心靈感受到罪惡。
 
  「去廁所啦。」
  「喔,好。」
  放置在螢幕旁的手機連續三回起了無法忽視的震動。講稿告一段落,澤村伸手拿起手機看看是怎回事。
 
  『就...忘記了嘛!那時候只想著要和你一起過生日,沒想到聖誕節啦!要見面的話,明天晚上如何?』
  這次見面之後,下一次應該就是新年前夕了吧。
  要好好把握能見面的機會。澤村答應了黑尾,內心充滿期待相會的高昂,但仍無法忽視如喉中刺的矛盾感。
  當看到『那要炸雞!聖誕節就是要吃炸雞啦!』的字句閃現於手機螢幕時,澤村露出了笑容。
 
■  ■  ■  ■  ■
 
  十二月二十四日聖誕夜,澤村下班到每天都會經過的肯德基買了四塊炸雞的組合餐。為了避免餐點在寒冷的路途冷掉,澤村自己帶厚紙箱過去裝。回想起來,這是第二次在這間肯德基消費,第一次是五年前確定工作地點,剛搬過來的那天。
  回到住處,看了時鐘,距離黑尾來訪還有一點時間。澤村把裝著炸雞、薯條和可樂的紙箱原封不動的擺上小矮桌,走進廚房煮一鍋簡單的玉米濃湯,將蘿蔓、小黃瓜、小番茄切一切稍微炒一下做成口味清淡的熱沙拉盛裝於耐熱玻璃碗中。想到黑尾還會帶蛋糕過來,這餐對兩個三十歲的男人來說,量已經很大了。
  澤村買了一雙有絨毛內襯的黑色皮手套做為聖誕節的交換禮物。黑尾似乎沒有帶手套的習慣,每每看到他都是將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仙台可是比東京冷多了,澤村希望黑尾能因此暖和些。
  聽到門鈴響起,是黑尾來了。
 
  「黑尾。」
  「嘻嘻,我來了,聖誕蛋糕也來了。」
  「謝謝啦,快進來吧。」
  接過黑尾手上的蛋糕,澤村望著黑尾在玄關脫下黑色大衣。面前的男人有著能將襯衫撐得稱頭的高大身材與帥氣的外表,嘴巴雖然有點愛損人,其實很會照顧人,相處在一起心裡也很舒服。
  要說來自首都就是不一樣嗎。澤村從心底認為黑尾很受歡迎。
 
  「...那個...怎、怎麼了嗎?澤村大人。一直盯著人家看。」
  看到黑尾不知所措的靦腆笑容,澤村才驚覺自己一直凝視著黑尾,不知不覺錯過了該走回房間的時機,趕緊別開視線低下頭。
 
  「沒有啦。我煮了玉米濃湯和熱沙拉,馬上就可以吃了。」
  「澤、澤村!」
  澤村想轉身就走,卻被身後的男人抓住。黑尾應當冰冷的手掌卻帶著熾熱的溫度,烙上澤村的手腕。
  兩人之間只有一個步伐的距離,黑尾仍踏出宛如追逐的腳步,上前擁住澤村的身體。接近衝撞的力道令澤村有點驚訝,緊貼的擁抱使得心跳加速了起來。
 
  「抱歉...只是突然很想擁抱你。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炸雞都要冷了。」
  「嗯...」
  「咦?不要聞啦,我下班還沒有洗澡。」
  「又沒有關係。」
  「...我會在意,快點吃晚餐啦。」
  「嘻嘻,好啦。」
  澤村帶領黑尾走進房間在矮桌旁坐下,告訴黑尾炸雞擺在桌上的紙箱,自己則回到廚房將煮好的玉米濃湯與熱沙拉端出來。
  炸雞、薯條、玉米濃湯、熱沙拉、可樂,矮桌上擺滿了的食物。澤村盛著玉米濃湯,注意到黑尾的視線一直盯著桌上的食物轉,卻遲遲沒有動手。
 
  「怎麼了?」
  「不,不是...我只是...覺得有點安心...」
  「...有點安心...有點安心是什麼意思啊?」
  「啊嗯...就...看到澤村買了肯德基的炸雞覺得很安心...有炸雞、薯條、可樂、又有你作的熱沙拉和玉米濃湯,如果全都是你做的,我承受不起...」
  「噗。在說什麼東西,挖苦我嗎。來,你的湯。」
  「不是啦!啊謝謝。我覺得...很開心。只是怕太麻煩你了。」
  「還好。你也買蛋糕來啦。」
  黑尾偶爾會講出邏輯比較奇怪的話,澤村不會去深究,有時候還挺有趣的。澤村突然想到,自己似乎從沒看過這張矮桌上擺著這麼多的食物,看起來好熱鬧。
  雙手合十,兩人一齊說:「開動了!」澤村率先伸手拿起一塊被金黃麵衣包裹的雞腿,指頭感受的溫度還是熱的。
 
  「好喝耶。」
  黑尾拿起湯匙喝下第一口熱騰騰的玉米濃湯,那開心滿足的笑容讓澤村暗自鬆了一口氣,這頓聖誕晚餐應該還算可以吧。
 
  「那就多喝點吧,把他吃光。其實,要自己做炸雞也不是不行。只是還要花時間,而且會用很多油。過年前要回家一趟,那些油用不掉就得直接丟掉,挺浪費的。」
  「這樣啊。也是耶,不能擺太久。澤村還會想到這些問題啊?」
  「有做飯習慣的話,自然就會想到這些問題啦。」
  「原來如此。這個菜好吃!」
  「謝謝啦。黑尾你慢慢吃啦。」
  黑尾應該是有餓到,一下夾菜一下咬炸雞的,吃相頗為豪爽。
  久違的肯德雞炸雞,澤村咬了一口,是挺好吃的,但也有點油膩。
 
  「所以,澤村是過年前要回家一趟嗎?」
  「對啊。不是說過年要一起過嗎,所以先回家一趟。我這邊是二十八號開始放假,很標準的放到一月三號。想說二十八號早上回老家,你也要回東京吧?」
  「嗯,很早就和同事一起買了早鳥票,那時候是買二十七號晚上,下班就去坐車。」
  「這樣啊,那之後再見面就是三十一號了吧。」
  澤村想到今年就不會在老家過年了,回去就先跟父母還有朋友們說一聲吧。
 
  「嗯...關於這件事情,澤村大概什麼時候會回這邊呢。」
  「回去也會見見朋友,差不多三十號回來吧。」
  「那我可以三十號晚上來這裡找你嗎?」
  「這樣你回家時間會不會太短?」
  「不會啦,回去也跟你差不多,就見見朋友啊。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進入十二月三十一號,陪你過生日。」
  十二月三十一日是澤村的生日,自己一時之間忘記了,然而多年未見的黑尾卻記得這件事情。男人溫柔的凝視蘊含熱烈的情意與些許的羞赧,令澤村的心頭緊縮發疼。
 
  「我應該...過中午就會回這裡吧。」
  「那決定啦!我會直接過來喔,會有個行李來這邊占空間,沒問題吧。」
  「沒問題。你本人就很占空間了。」
  「嗚哇...真過份...」
  「...意思是沒關係啦。」
  「嘻嘻...好啦。」
  一邊吃一邊聊著周圍的瑣事,兩人將本以為份量會過多的聖誕晚餐吃完了,澤村煮的玉米濃湯與熱沙拉都被黑尾吃得乾乾淨淨。
  澤村將黑尾帶來的蛋糕打開,六吋大的黑森林蛋糕以艷紅的草莓為主題做著裝飾,夾層內餡是布丁以及拌有鮮奶油的酒釀櫻桃,看起來有一定的價位。
  本以為口味會太甜,但餡料的甜味與巧克力的微苦調整的剛剛好,鮮奶油滑順不膩,澤村很喜歡這個口味。只是六吋的蛋糕兩個男人要在大餐之後一口氣吃完實在很困難,黑尾帶回去也很麻煩,這幾天澤村都有飯後甜點了。
 
  「不知不覺就吃太多了...有點難受...」
  「這時候就很崇拜學生時代的自己了...怎麼吃都沒關係...嗝──唔。」
  「你還好吧...」
  「沒問題沒問題,給我一杯水就好了。」
  澤村想起三年級那年的與梟谷學園集團的集訓合宿所舉辦的烤肉大會,所有人大吃大喝,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只覺得很滿足。
  那時候真的很開心啊,心裡只有打排球。
 
  「澤村大人,你在笑什麼。」
  「嗯?嗯...只是想到高三的集訓而已,那時候不是有烤肉大會嗎?」
  「...喔,對啊,大家都狂吃肉,很開心很青春呢。」
  「青春...現在又沒多老。」
  「至少是會被叫叔叔的年紀啦,嘻嘻。」
  「你真的很煩耶。」
  說到當年,澤村突然好奇其他學校的主將後來過得怎樣,兩人以此為主題開始聊天,直到時鐘指上了九點半。
  黑尾開始整理桌面上的東西,澤村表示自己來就好,但黑尾故意忽視這句話,一直問澤村各種東西該擺放的正確位置。
 
  「收拾好啦,我也該回去了。」
  一般來說,聖誕夜應該會留下來過夜吧。不過明天兩人都得早起上班,黑尾看似也沒有帶留宿的用品,雖說這裡已經有擺放他專用的牙刷。
  澤村的內心覺得可惜,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澤村大人希望我留下來嗎?」
  「唔。我又沒有說什麼。」
  「但都寫在臉上啊。」
  「哪有,你想太多了好嗎。」
  「好啦,算我想太多。那可以給我一個暫別的擁抱嗎?嘻嘻。」
  批上黑色大衣的黑尾掛著奸詐的笑容,張開雙臂要澤村主動上前擁抱他。
  要自己投懷送抱的態度令人火大,澤村是照做了,附贈一個緊勒肋骨的蠻力擒抱。
 
  「這麼、熱情!我是、很開心的!」
  「是嗎是嗎。哼!」
  「嗚呀呀呀!不行!不行了!再下去會有東西出來的!放棄!我放棄!」
  「哼...認輸就好。」
  澤村減輕擒抱的力道,面前的黑尾不爭氣地咳了兩聲,溫柔地回擁過來。
 
  「讓我親一下,好嗎?」
  對於這奇怪的問題,澤村只能微微地仰起頭。
  似乎不想引起彼此的情慾,黑尾輕輕的點吻澤村。澤村閉上雙眼,讓自己沉浸在黑尾給與的溫度之中。
  也許是白天想了太多,對於黑尾要回去,澤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寂寞。
 
  「我有東西要給你。」
  「咦?」
  「等我一下。」
  想到聖誕禮物還沒有給,澤村快步走回房間拿出裝有手套的牛皮紙袋交給黑尾。
 
  「雖說今天沒什麼過節的氣氛,但至少要給你一個聖誕禮物...」
  「...哎呀...糟糕了...我都忘記要準備禮物了。抱歉!」
  「沒關係啦,你過來了就好。這個你就收下吧。」
  「我下次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這禮物我可以現在打開來看嗎?」
  「當然可以。」
  澤村看著黑尾將貼住牛皮紙袋封口的膠帶撕下,從袋中拿出那雙黑色的皮手套。
 
  「因為你總是雙手插在口袋裡不戴手套...所以就挑了這個給你...」
  「這裡面有毛耶!一定很溫暖。」
  黑尾立刻將手套套上自己的左右手掌,尺寸剛剛好。
  知道黑尾的手掌跟自己差不多都屬於大手掌,澤村直接選了男性最大的尺寸。黑尾似乎非常中意這雙手套,雙眼都發亮了。
 
  「謝謝你...我會珍惜的。」
  「珍惜歸珍惜,你要用喔。」
  「嘻嘻,會啦,馬上用。」
  黑尾在玄關穿好鞋子,戴好手套,出門前又突襲了澤村的嘴唇,這次黑尾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是說...澤村大人,這個手套的回禮我一定會給你的,只是時間會有點晚,可以嗎?」
  「不用回禮啦!只是想送你禮物,並不是為了要回禮才給你的。」
  「這樣不行喔,澤村有一種...委屈求全的感覺,你應該要有更多的慾望才行。」
  「委屈......有嗎?」
  「有。但面對我可以任性一點啦,應該說我希望你可以任性一點。」
  「嗯...我考慮看看。」
  「你真的很難纏耶。」
  「彼此彼此吧。」
  「那我走囉。」
  「嗯。」
  目送走出大門的黑尾進入電梯,澤村關上了大門。
  要我多任性些嗎──澤村笑了出來,同時也覺得心痛。因為任性而影響別人,澤村作不到這件事情。因此對於黑尾的要求,澤村不知道該怎麼作。
  把握眼前這些小小的幸福,是澤村認為自己唯一能作的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